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6|回复: 4
收起左侧

从袁隆平院士的杂交水稻说嫘祖科商

[复制链接]

713

主题

1922

帖子

1万

积分

常务站长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10306
发表于 2019-8-13 17:3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从袁隆平院士的杂交水稻说嫘祖科商
用“科商”研究嫘祖解答“李进难题”,把盐亭说是“嫘祖诞生地”,这与国内其它省市争“嫘祖诞生地”的各地还有一点不同,是同时分清“嫘祖教民育蚕”的民间传说,与远古历史真实“科商”进程的区别。这就是把“嫘祖教民栽桑养蚕缫丝织绸”,类比袁隆平院士引领着我国杂交水稻技术发展的“科商”在研讨。这是为啥?
在我国杭州市余杭区的良渚古城遗址,包括公元前3300年至公元前2300年的城址、功能复杂的外围水利工程和同时期分等级墓地、祭坛,一系列以象征其信仰体系的玉器为代表的出土文物也为其内涵及价值提供了有力佐证,以及此地的农业经济在稻作之余,良渚的先民们还学会了使用多余的稻米酿酒。除了农作物之外,良渚文化的遗址中出土了不少竹编器物和丝麻织品。如在六七千年前的河姆渡古文化遗址中,已经有丝织工具的图像。2019年7月6日良渚古城遗址已成功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但面对另一个话题是,延续了一千余年的良渚文明虽然灿烂辉煌,为啥在公元前2300年前后忽然消亡?
其次,在远古连尼加拉瓜和拉伊尔的历史都流传在这些地区,虽然未使用通常意义上的货币,但已采用纺织品作临时货币。因为他们的先民有的懂得用石头打制树皮等植物纤维,纺线织网做衣服;有的懂得用棕榈叶纤维,织成精致的贡布。古埃及6000多年前已出现了麻布。古印度5000多年前已出现了棉布。另外,笔者在家乡盐亭收集嫘祖民间传说,遇到很多人对嫘祖“教民育蚕”的“科商”从哪里来?回答不出来,于是他们也如同各地争嫘祖诞生地都是大同小异:像盐亭嫘祖育蚕的故事----只从打“智商”牌、“情商”牌的真实,才被一批人认可,才能说明中国古代有科学一样----相传远古时嫘村山有一家人生下一女,取名嫘凤。当时人间还没有衣服,以岩洞栖身,吃树果野菜。嫘村山长有许多桑树,嫘凤每天摘果孝敬父母吃。
一次嫘凤没采着果子,又渴又饿又累,又不敢空手回去,就在大桑树下哭起来。哭声直冲天庭,玉帝拨开云雾看见凡间一孝女在树下伤心哭泣,就发了善心,命七彩仙将罪仙“马头娘”带下凡间,变成天虫吃桑叶吐丝,为民造福。又饿又渴的嫘凤,发现果子掉下来,拣起来放到口里一尝,又香又甜。从那以后,嫘凤每天都要出去摘桑果。时间长了,嫘凤发现有虫在吃桑叶,后来竟吐出一根丝,还做成了网子。她觉得很奇怪,就顺着网头,把丝拉出来。这样越拉丝越多。她把丝拿回去,给二老做睡垫,暖和得很。嫘凤想,要是把这些细丝编织起来,那该多好。她就再将拉出的线,以十字形编成很多方块,由小方块连成大方块,然后将大方块丝披在父母身上。这就是人间第一件用丝织成的衣服。后来,嫘凤将摘下的网茧拿回去,不久发现蛹变成蛾。蛾子交配后,生下很多虫蛋。嫘凤把虫蛋保存起来,观察它的变化。第二年,她将虫蛋拿出来,放在父亲用竹编的浅筐内,不久变成了小虫子。她把这些虫放在家里,每天给这些虫弄桑叶喂养,等养大了后让它做网子,再抽丝。这件事一传出,邻近的百姓也来学养天虫……笔者不是说这类民间传说、神话不真实,而是说人们都共同只看重生活的“小环境”,没有考虑“大环境”。
即使像西平从嫘祖与黄帝的婚姻考虑,认为嫘祖只有出生在河南,离黄帝近,婚姻才有可能,其他嫘祖诞生地都离黄帝远,争嫘祖诞生地就不真实。但在盐亭有关嫘祖的民间传说、神话外,笔者还收集到“天垣盘古王表”、歧伯是嫘祖的舅父、夸父精卫是嫘祖的父母等传说,而且和笔者亲身经历印象难忘----解放初笔者还在童年,陪伴母亲在村里水沟边洗衣服,常看见一群群灰黑花色的类似黄豆雀的小鸟雀,沿水渠飞翔出没,笔者问什么鸟?母亲说是叫“精卫”。母亲没有文化,是地道的农村妇女。其次,那时村里还有临时用煮饭的铁锅,和简易木架+踏板+转轮自家缫丝木机的人家,看到大人一手用长竹筷子挑动热水锅里的蚕茧,一手理丝;一只足踩踏板,不但缫丝的轮子转动,而且木架上竖立的长杆端做的木鸟也在转动,并发出“拐乖阳”的响声,如同家乡农村春天里早晨的布谷鸟的叫声。
笔者家乡农村,把布谷鸟也称“拐乖阳”。笔者好奇问大人们:“为啥装个‘拐乖阳’?”他们也说是“精卫”鸟。这种缫丝也许家乡80岁左右的老人都见过。现在明白,那是纪念嫘祖的父母夸父和精卫----夸父追日一去不复返,精卫在寻找丈夫。奇特的家乡天垣远古得到的印证是,1961年笔者初中毕业回家务农,父亲当时还是村上生产大队的副业主任,他带社员在如今天垣盘垭“盘古庙”旁边的石坡修建“氨水池”。一天中午回家吃饭,父亲告诉说:“今天挖氨水池,挖出板块残缺的石碑,上面的文字真奇怪,像传说的古文字鸟爪子和蝌蚪图形”。当时农村没有文物保护意识,再加上搞阶级斗争,深怕出事,也就不了了之。2019年年初,笔者接到成都有位女士打电话来问,她在寻找何拔儒先生曾用过的“盘古王表”龟碑的临摹拓片,还能找到吗?笔者只能告诉她:“不知道。唯一的办法是找1995年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何九盈等主编的《中国汉字文化大观》一书,披露盐亭县曾发现一个完整的上古界碑,上面刻有50多行类似文字的符号,与6000年左右的半坡彩陶刻划符号相类似。说是来自甲骨学者的天津王襄老先生公布的一块从盐亭县得来的石碑,说碑是清末四川盐亭出土的,当地称为‘蛮碑’,其文字不易辨识,而刊出供鉴古家与研究少数民族文字者作为参考。也许与此有关”。
到底中国古代有没有科学?或者说:“真有科学”,只是没有被部分现代人“发现”、“认定”和“视而不见”----如中医传统的“阴阳”、“五行”概念,如果分别引进“量子起伏”的卡西米尔平板对效应和“量子交流”的“柯召-魏时珍猜想”理论----“空心圆球内外表面不撕破,能将内表面翻转到外表面”,请证明----联系智能手机和二维码支付----手机类似一个“膜面”,照扫的商家的二维码平面类似平行另一个“膜面”----“量子信息交流”移动支付的“新型卡西米尔效应”的兴起,使用手机刷卡坐车、买东西等都很便利----也使中医理论得到长足理解。对历史不懂,对中医不懂,对世界医学和基础科学前沿现状不懂,偶尔“崇洋媚外” 、“仇洋排外”----汪品先院士说是有可能治理的。
联系华夏文明“嫘祖教民育蚕”,即使《淮南子·说林篇》记载“桑林生臂手,此女娲所以七十化也”;以及南宋《路史》称:“伏羲化蚕,西陵氏嫘祖为帝妃,始教民养蚕制丝,以供衣裳”,即约公元前5070-4170年立足山海的女娲氏时期,已发明桑蚕缫丝,并使用帛币,也还不是很普遍。正如中国水稻栽培已有七八千年的历史,然而袁隆平院士从上世纪七十年代发现一株野生的雄性稗育稻开始,引领着我国杂交水稻技术的发展,22年间为我国突破增产3300多亿公斤粮食,仍不失为一位水稻发明家,而被誉为“杂交水稻之父”。5000多年前的嫘祖在女娲之后普及发明桑蚕缫丝,正类似今天的袁隆平院士。按“科商”定义,追寻前沿科技原理思考,要么是有理论创新研究的提出,要么是有组织应用收获的实在。从后者说,袁隆平院士和嫘祖元妃都有“科商”。
从欧洲“维京人”与中华“天下人”的“科商”划段区分来说,西方资本主义“以工促农”生产方式的“科商”诞生和对外扩张,才打破嫘祖“以农带工”生产方式的“科商”----嫘祖开拓桑、蚕、茧、丝、绸、销,是人类历史上一次实现农业与工业的现结合----这种“以农带工”生产方式的“科商”,从嫘祖延伸到小平时代的改革开放。既然不能指望传统的“以农带工”或“以工促农”生产方式的“科商”,搞出石破惊天的技术和消灭战争,“维京人”与“天下人”的统一,只能是如2019年7月8日第八届世界和平论坛在清华举行,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开幕式并致辞讲的:新中国成立实现了从温饱不足到全面小康的历史巨变,迎来了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世界的发展也离不开中国。中国主张推动构建新型国际关系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毫不动摇地推进经济全球化,构建合理、有效的共商、共担、共治、共享国际秩序。现在网上有篇公号文章《请暂时遗忘袁隆平,我们应该认识一下这些给我们米饭吃的人们》,奇文共赏想说的问题是:袁隆平“杂交水稻之父”名不副实;“给我们米饭吃”的人,除了袁隆平还大有人在;袁隆平的成就被“过度放大”,应该被“暂时遗忘”,把“舞台”留给其他科学家。
杂交水稻属于基因学说原理的应用,袁隆平虽然不是基因学说原理的提出者,但他在这方面的“组织应用和收获的实在”,即使不说是“科商”,那么他在对“基因学说原理”的理解、敏锐的洞察、超强组织和坚定执行上,有没有过人的“科商”,让业界对袁隆平佩服的?四川农业大学水稻研究所所长李平教授说:受历史环境因素影响,我国当时与国际科技界基本为“零交流”。袁隆平院士的原创性发现,在于开创了杂交水稻学科和杂交水稻产业。扬州大学潘学彪教授说:“1971年找到雄性不育系,1974年找到三系配套模式,此后成立‘全国杂交水稻研究协作组’,1976年我国就实现了三系配套大规模制种。不到六年时间,在国际上都尤为惊人”。安徽农科院研究员朱启升教授说:“袁先生是杂交稻研究领域的‘旗手’和战略家。在他思想指引下,科研工作者才知道怎么去寻找和创造不育、保持、恢复系等材料,进而培育杂交稻组合”。
以上专家虽然肯定了袁隆平在杂交水稻学科和杂交水稻产业上的功绩,但并没有说明袁隆平在“基因学说原理”的“科商”高过他们----其实“科商”定义已经挑明存在“意识形态划线等暴力相威胁”。“以苏解马”以“东西方对立”为“科商”,并没有获得马克思、恩格斯、列宁对存在“虚数”物质超前认识的“科商”,而是拱手把一些自己同胞的前沿科技原理的发现,送给西方,这是前苏联解体的主要原因。例如,米丘林学说部分的“组织应用和收获的实在”----短期环境改造能改变物种的“李森科发挥”,能否打倒代替西方的“基因学说”,并没有通过“东西方交流”的“进攻性马”类似华为的实践,就在社会主义阵营国家中强行推开,后来以失败告终;在我国至今在存在反相反量反中医的极端“科商”者,而不重视类似“柯召--魏时珍猜想”的引力量子学创新等,也是“以苏解马”遗留下的惯性。
“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院士,是百多年西南大学最杰出的校友,为中国和世界的粮食安全做出了重要的、实实在在的贡献。他的“科商”过人在哪里?实际就在对基因学说的理解上,袁隆平懂英文,他在大学的外文书刊中自学知道摩尔根的理论,遗传基因在染色体上的位置很稳定,但麦克林托1947年提出的基因可移动的“转座因子”理论,是1932年发现类似我国农村说的“花包谷”----某些玉米的颜色会跳跃一样改变位置,而麦克林托已潜心观察了15年。西南农学院一位姓蒋的教授,1930年代留学日本掌握家蚕基因育种,回国后在西南农学院讲授遗传基因困难重重,直到1957年被错化“右派”放去“劳教”。1980年代蒋教授获“平反”已经残废。1950年代初蚕茧有两种颜色:黄色和白色。而野外蝴蝶的颜色更是多彩。这对大学时代袁隆平的“科商”是一次激发。2016年袁隆平院士谈过“转基因”,有人说他想搞“转基因食品”。其实,“转基因”分为“人工基因剪接”和生物间自身选择。上世纪七十年代袁隆平开创发现一株野生的雄性稗育稻,是属于“后者”;至于人工基因剪接的“转基因食品”是否安全问题?不是袁隆平的科商主攻的对象。
 都世民教授对笔者说:“科商概念在百度网没有这个关键词,一个科学家能否被社会承认?是天时地利人和所决定,不是贡献所决定。事后讨论科学家的 科商概念,很难说清楚”。都世民教授说对了一部分----百度网不是科学编写的垄断,况且百度网本身就有一种封闭性之嫌。其次科商的定义本身就强调后天的学习,事后讨论科学家的科商,更具有天时地利人和复杂分化的说服力 ,而不是“学霸”论天下。例如西南大学公布的袁隆平的学籍卡和大学成绩单,袁隆平1950年入读西南农学院(后并入西南大学)农学系农学专业,1953年毕业。他在大学4年8个学期的平均成绩(百分制)是:76.5、70.8、74.9、71.3、72.1、76.4、73.8、75.5。重要的专业课成绩是:植物学(一上) 65 ,(一下)75;农场实习(一上) 67, (一下)75;作物栽培学(二下)75;新遗传学(二上)63 (二下)63;遗传育种学(三上)72。为啥袁隆平不是“学霸”?“科商”有眼。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13

主题

1922

帖子

1万

积分

常务站长

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Rank: 18

积分
10306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17:33:25 | 显示全部楼层
1953年大学毕业时,袁隆平被分到了湖南安江农校。在当年大学生资源稀缺的大背景下,这算不上一个好单位。如果他是“学霸”,那么也许会与他同届毕业的学霸们一样,很可能留在大学担任老师。袁隆平没成“学霸”却“科商”有眼。西南大学教授、国际著名蚕学专家向仲怀教授说:“成绩并不代表实际能力”。但卢晓东博士不赞同向仲怀教授的解释,他说:“我们不能说学霸们的实际能力不高。这个简单的评论并没有抓住科商要害”----“米丘林学说”是遗传学中的“范式陷阱”----卢晓东博士对“以苏解马”一针见血。
卢晓东博士说:“1949年后,米丘林学说很快成为中国国家公认、唯一正确的遗传学理论,立即进入了农学、植物学、生物学等高校教学中,成为相关学科的主要范式”----米丘林学说构建的“范式陷阱”危害是:“学生在既有的旧知识范式之中学习,他们学习越好、掌握知识更精确、考试成绩越高,不断在旧范式中取得成功的同时,很可能在认知基础上陷入旧范式越深,越难以跳出旧范式而有所创造”。但对袁隆平来说,这个范式陷阱渗透在“新遗传学”等农学专业的核心课程中,很多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在认知方面深陷其中而难以自拔。非常幸运的是,袁隆平没有陷进去。“米丘林学说”的范式陷阱,让中国和苏联的农学、生物学等相关专业,20几届的学生都受到影响。那些基础扎实、考试成绩优秀的学生,更容易陷入其中而难以自拔。他们可能精力充沛、能力高强,但却因为少了对教材、教学和理论的怀疑,而在基本方向上形成了错误认知,因而难以在后期研究、实践中,轻易地改变方向。这就是范式陷阱,对创造性的制约----但“学霸”不会认账;袁隆平一旦引路,他们跟上后就争功劳。
再看争嫘祖诞生地,很多人说中国古代没有科学,但若说中国古代没有科学,从“嫘祖教民栽桑养蚕缫丝织绸”是说不过去的;若说中国古代没有产生符合现代人“口味”的“现代”科学,是说得过去的:没有“盘古王表”,就没有“中国化”----这与从古到今人类开创科商凝结的科技原理起的变不变有关。“盘古王表”联系女娲造人和伏羲造八卦等传说,可以认定人类开创科商凝结科技原理的起源时间,最早是在“立足山海时期的约公元前5070-4070年年”的巴蜀盆塞海洋文明和山寨城邦文明的远古联合国时代,代表人物就是女娲氏和伏羲氏。从远古联合国的“全球移民”、“世界贸易”来说女娲、伏羲等传说英雄人物,他们类似既是远古联合国的“秘书长”、国王,又是盆塞海世界贸易中商船商队的船长;山寨城邦的首席执行官、帮主、寨主;还是市场经济的商人、老板、厂主。天时地利人和强迫他们善于长期的仰观俯察,对发现发明科技原理是小事一桩。
例如,玻璃透镜的发现发明可从观察露水珠的放大现象,到类似四川平武等大山中有天然的水晶石矿,联系河流中有冲击出的鹅卵石,同理,鹅卵石状的天然的水晶石球,女娲、伏羲等船长、商人、老板、厂主也就能捡到。做望远镜和放大镜是商品制造,以及盆塞海洋中商船商队的需要,需要对发现发明出望远镜和放大镜是非常可能的。再具体地说,“女娲造人”类似“物质造人”、“基因造人”、“大量子论”,这也许是看到蚕蛾对尾交配、产卵、孵化小蚕、吃桑叶变大蚕、老化作茧子等变化循环,使女娲明白的“桑林生臂手”,而不是“神创论”。生活在约公元前5070--公元前4171年四川盆塞海山寨城邦文明和海洋文明远古联合国的鼎盛时期的伏羲,在教人结网捕鱼,遇到湖塘水面上的旋涡,以及教人制土陶生火做饭,看到锅中沸水的翻滚时,就已领悟和觉察到了圈态的线旋。为了表达和传授这一数学概念,他动了不少脑筋,例如他把摆卜爻文字用的草节茎棍带来的蓍茅草叶,圈起来扭转比划,终于发现了一个我们不妨称之为伏氏几何的智慧现象。用基础研究的话来说,就是“代数几何”----湖塘水面上的旋涡、锅中沸水翻滚的圈态线旋,演变对应易经的太极图徽所积淀的东西,现在反过来倒推再看太极图,这种“太极体”实际是今天基础研究的“量子”和弦论圈体。而摆八卦卜爻阴阳用的三条、六条横放的平行线,取两条平行线对应今天基础研究的“卡西米尔效应”平板和虚实量子起伏波动看,实际才能真正解释清楚《易•系辞》中说的一些互联互通的符号动力学效应。
再解释六七千年前的河姆渡遗址中已有丝织工具的图像;延续了一千余年的良渚文明,为啥在公元前2300年前后忽然消亡?道理是约公元前5070--公元前4171年的科商产生科技原理的中心,在远古联合国的巴蜀盆地。河姆渡和良渚文明说到底是盆塞海溃坝,古长江水流向东入海的河姆渡和良渚地区,灾难造成远古联合国派大量的能工巧匠和劳力、物资,到东海沿岸地区救灾,团结起那一带的古人修建城墙、排水渠等大工程,以及生活、生产物资的丰富、鼎盛,留下内部的阶层分化和社会矛盾等痕迹。等到公元前2300年前后在盆塞海彻底干涸,迁徙转移到的中原文明,女娲、伏羲等的“科技原理”变为老子、孔子等的《易经》、《道德经》和《黄帝内经》等阐述的“0”变1、2、3等万物的“无中生有”、阴阳五行、气血经络等隐、显性传输,以及巴蜀的“宽窄学”。再到新中国解放产生“柯召--魏时珍猜想”的类似庞加莱猜想外定理、量子“三旋理论”等。没有科商产生科技原理的中心的河姆渡和良渚地区文明,消亡也很正常。
这也正像古希腊文明的出现科商产生科技原理的中心,也与在约公元前5070--公元前4171年,就有巴蜀盆塞海洋文明和山寨城邦文明远古联合国时代的一部分产生科技原理的科商领军人物,迁徙转移到古中东、埃及和古希腊、罗马等沿海、沿江地带一样,即超越了我国中原文明而产生更符合现代人“口味”的“现代”科学解读一样。

点评

阅读此文,大开眼界,深受教育。  发表于 2019-8-13 20:21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709

主题

9668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38697
发表于 2019-8-14 07:03:3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分析的好!问好早安!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匿名  发表于 2019-8-14 22:08:02
谢谢向老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