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回复: 0
收起左侧

庞大鹏:读《长久的普京之国》

[复制链接]

543

主题

1279

帖子

755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7552
发表于 2019-4-28 11:45:1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庞大鹏:读《长久的普京之国》(摘录)
庞大鹏( 中国社科院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
编者按:中国社科院俄罗斯研究中心主任庞大鹏教授在上海“观察者”网,发表对2019年2月11日普京的重要智囊苏尔科夫的《长久的普京之国》一文的研读:《“三个普京”:俄罗斯的“2024问题”浮出水面》,现摘录如下以飨读者:

苏尔科夫认为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进入了2014+时代,俄罗斯以后既不做东方的西部,也不做西方的东部,俄罗斯就是一种独特的文明。普京的治理模式和俄罗斯历史上的国家模式内核形式完全一致,普京本人不在,“普京主义”也会延续。苏尔科夫暗示俄罗斯作为一种文明型国家,要立于欧亚大陆中心地位,不要做中心的边缘这样的思想。这就是俄罗斯的百年生存发展模式----俄国历史上一共存在过四种国家形式:一种是在15-17世纪,伊凡三世所建立的莫斯科和全俄大公国。第二个国家形式就是18-19世纪,彼得大帝建立的俄罗斯帝国的形式。第三个在20世纪,列宁建立的苏联。第四个就是普京在21世纪建立的当代俄罗斯联邦的国家形式。
苏尔科夫认为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俄罗斯国家模式虽表现不一,但内在的本质是一样的----国家的历史结构要素是一致的。在俄罗斯的意识中,东方总是落后的,西方是先进的。尽管俄罗斯危机之后现在向东看,但是只要欧洲和美国伸出橄榄枝,俄罗斯就会转向西方,转到欧洲的怀抱。那么,是要积极融入西方世界,还是要兼顾东西,实施大欧亚战略,成为欧亚大陆的强国?“普京主义”的特点,苏尔科夫这篇文章其实在很大程度上回答了以上这些问题----文章毫不讳言地阐述了普京主义的许多核心内容,指出“普京主义”的本质就是外生性、军事性、人民性。
“人民性”----“普京主义”的人民性,引出《长久的普京之国》的核心观点:“普京主义”基础或者俄罗斯在历史上国家结构的基础,本质就是因为俄罗斯不是一个深暗国家,因为俄罗斯有深层人民----深暗国家(Deep State)本意是说西方社会是深暗国家,民主都是外在形式都是工具而已,本身是不透明的,决策不透明,真正的民主沟通参与也不透明----苏尔科夫反其意而用之,认为俄罗斯不是深暗国家,因为俄罗斯一切事情都是放在明面上----“军事性”----俄罗斯国家的军事警察职能是最为重要、最具有决定性意义的职能。俄罗斯从来都认为军事的重要性高于经济,高于从事贸易的商人。“外生性”----即日益强大的、领土不断扩张的多民族一体性。
《长久的普京之国》回答了普京的这种执政理念和模式,是和俄罗斯一以贯之的俄罗斯国家特性是吻合的。“普京主义”模式这也是和普京现在面临的困境有关,俄罗斯现在经济下滑,外交面临国际制裁。普京执政近二十年,俄罗斯从“全盘西化”向俄罗斯传统回归。在继承叶利钦改革成果的同时,普京强调在俄罗斯历史、文化和精神的基础上保持俄罗斯特色并实现国家现代化。“普京主义”不仅是时代的产物,具有清晰的内在逻辑,而且与俄罗斯的国家特征和俄罗斯历史上的国家治理传统一脉相承,其内涵可以概括为俄罗斯政治的控制性、俄罗斯经济的政治性和俄罗斯外交的外延性。
通过苏尔科夫的文章《长久的普京之国》,来看看究竟俄罗斯人自己是如何理解“普京主义”的----这篇文章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第一次以官方的身份对普京过去将近20年乃至当前国际形势下,俄罗斯处在什么样的国际地位做出了自己的回答,并提出了“普京主义”这个概念----普京的重要智囊苏尔科夫发表《长久的普京之国》,将普京的治国理念与举措概括为"普京主义"----集中反映了俄罗斯精英阶层对国家发展之路的探索,意在回答俄罗斯需要什么样的发展模式和运行体制,以更好地实现国家崛起----“普京主义”与俄罗斯的国家特征和俄罗斯历史上的国家治理传统一脉相承。
理解“普京主义”,认识俄罗斯的发展道路,是研究俄罗斯的前提----“普京主义”里面,实际上有三个普京:具体的普京、抽象的普京和系统的普京(在政治系统中的普京)。“具体的普京”是指普京本身是一个执政者,是国际政治学中人的因素。“抽象的普京”是说普京本人代表的是俄罗斯国家,反映的是俄罗斯的国家利益与国家特性。“系统的普京”,即在政治系统中的普京,指的是一个政治系统有输入和输出复杂的过程,普京只是这个系统中的一个要素;一旦普京本人的执政理念和举措在俄罗斯形成一种执政模式之后,普京本人和系统发展本身之间也许就不是完全一致的。
比如常常有人说俄罗斯现在能源型经济这么严重,俄罗斯甚至都是世界经济的附庸,为什么不改革?事实上,对俄罗斯发展弊端认识和理解最深刻的人就是普京。普京早就指出,俄罗斯不实行创新发展战略,就是死路一条。但是普京是在他一手打造的政治系统当中的,这个系统所形成的治理模式本身如果缺乏动力的话,即便普京本人意识到俄罗斯的问题,这个系统会排斥被认为是破坏稳定的因素。
所以普京是处在这样的政治系统中的普京,他受到系统本身的制约。从这三层普京出发,苏尔科夫提出的“普京主义”就相应有三个层面的含义。第一个层面是“具体的普京”,即普京本人的举措。普京本人执政将近20年,他采取的执政举措,他所展现出来的执政理念是很成系统的。第二个层面是从“抽象的普京”这个含义来讲,普京本人所展现出来的举措和理念,都表现出了俄罗斯国家性和总统人格特质的结合。第三个层面,从政治系统中的普京的角度来看,我们实际上是看普京模式和俄罗斯发展道路的前景,这个系统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系统?根据我自己 的研究体会,俄罗斯具备一个政治控制非常强的治理体系,但是治理绩效在递减,有可能最后很多挑战甚至危机源自模式本身。这也符合俄罗斯国家历史上钟摆式的发展规律:俄罗斯的历史总会有一个爬坡、强盛、崩溃、衰败,再起来再爬坡的过程。这是俄罗斯历史的间断性特点,它与俄罗斯的治理模式是紧密相关的。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究竟要实行什么样的社会政治制度?西方那种资本主义制度吗?还是要回到过去,再实行集权制度?还是说创造一条符合俄罗斯当前阶段特点和历史传统的道路、制度呢?
西方国家对“普京主义”的理解主要包括三点:一是反西方主义;二是帝国思维;三是集权体制。西方与俄罗斯对“普京主义”的评价不尽相同,这与双方在俄罗斯发展道路、战略平衡问题、地缘政治等问题上的利益与看法不同密切相关。
普京执政以来,俄罗斯继续坚持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和市场经济的经济制度,虽然是不完善的,但同时也是不可移转的。与此同时,俄罗斯面临严重的困难和潜在的危机,从经济结构、管理效率、技术装备、腐败治理等指标来看,没有好转,反而在恶化。
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的西部边界实际上退回到300年前彼得大帝刚要开始扩张时的边界。这时就面临一个问题:是再次要像历史上一样,把后苏联空间的成员国重新一体化进行发展呢?还是守着现有的国土疆域内,按照正常国家的形式发展?这就是地缘政治上的基本问题----苏联解体之后,俄罗斯国内最大的一个缺失,是那种大国荣耀、民族自豪感的缺失,普京2011年再次回归克里姆林宫的时候,一提到欧亚联盟就得到选民的支持,可见在俄罗斯民众中,这种大国荣耀的意识是多么强烈。普京前八年之所以能成功,也是因为他通过治理,恢复了老百姓对于俄罗斯的大国荣誉感。
一个复兴的俄罗斯是不是需要一个统一的思想?是不是需要一个让全社会都要接受,并且可以指导俄罗斯发展的思想----从国际关系上来讲,俄罗斯百年以来面临的核心问题就是俄罗斯和西方的关系问题----苏尔科夫明确无误的指出:在俄罗斯任何一个历史时期,总有一批这样的人----这样的一批人,他们可以是财政预算人员,是公务员,也可能是工人,也可能是农民,散布在俄罗斯国内,做调查也调查不出来,通过社会学问卷也调查不出来,但是当俄罗斯国家历史出现衰败转折的时候,这批人可以把国家拉回正确的轨道-----俄罗斯实行保守主义也好,自由主义也好,社会主义也好,最终实行都是符合俄罗斯传统价值观的发展道路。
这样的一批人民还拥有一个特点:无条件、天然信任最高领袖。俄罗斯的社会结构、政治模式都是为了把最高领袖和深层人民之间的沟通打通----普京获得高支持率要靠民意基础----“普京主义”是在俄罗斯国内政治生态出现隐忧的时候被官方正式提出的。在现在世界各国投票率偏低、纷纷进入二轮选举的情况下,普京在能以两个70%当选后;但到9月份地方选举,信任指数又史无前例地降低到35%左右。所以苏尔科夫的文章有应对俄罗斯国内局势严峻的考虑,2024年这一任总统任期结束后,普京怎么办,俄罗斯向何处去----“普京主义”的提出实际上暗示俄罗斯将进入“没有普京的普京”时代。
俄罗斯目前的体制模式总起来看维持稳定有余,促进发展不足。未来相当长的一个时期内,普京依然面临国内问题的三大挑战。一是如何把政治稳定与政治现代化结合起来,既能增强政治活力又能确保政治控制,二是如何调整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模式避免经济衰退,三是如何应对俄罗斯与外部世界的变化以实现大国崛起的欧亚战略。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