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63|回复: 1
收起左侧

老屋

[复制链接]

94

主题

184

帖子

1732

积分

版主

Rank: 8Rank: 8

积分
1732
QQ
发表于 2019-4-16 13:50:0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老屋
  文——深呼吸
  一个夏夜,村里的大禾场上皮肤黝黑,高大英俊的王诗文在女人堆里讲着昨天晚上未完的故事:空山之中,木鱼响起,飞鸟在林中听禅,人们在为生计奔忙,菩萨在接受人间烟火,和尚在吃肉酒鱼饭......
  女人堆里有一个小媳妇就问:和尚怎么会吃鱼吃肉呢?王诗文顺着声音探索过去,原来是高家的媳妇袁芬芳。
  袁芬芳是前年冬天从沙岭上嫁来肖家湾的。因为生了小孩不久,家里的条件不错,生的稍微胖了一点,尤其是呼之欲出的胸部丰满而不失韵味,翘臀细腰,一双眼睛又大又圆。见过世面的人都说她就是个尤物。
  袁芬芳的男人高有根是家里的独生子,长相英俊,在村小学任教。公公婆婆把媳妇当亲闺女待,芬芳也蛮孝顺,现在他们的女儿也半岁了,一家人其乐融融,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王诗文跟高有根是初中同学。诗文的爸妈因病去世后,诗文就辍学了。出门谋生好几年,最近回乡,据说是混的不错。每天王诗文都在村里各家坐坐,拉拉家常,跟村里的老老少少没几天就都蛮熟悉了。最近几天,诗文都在村里的大禾场给婆婆阿姨,大姑娘小媳妇们讲故事。
  看是袁芬芳发问,诗文一笑,这和尚也是有真有假,念经的有吃鱼肉的也有,菩萨都看在眼里了的。今天晚上就讲到这里,明天继续,王诗文说。
  女人们意犹未尽又不得不散去。
  袁芬芳的家在前面有点远,大禾场过去一溜水稻田再转个弯就到。
  看袁芬芳一个人,王诗文紧走几步说:嫂子,我送送你,顺便找有根叙叙旧,他天天在学校,只有晚上才回来。阵阵晚风吹来,能嗅到田间的水稻和着草木的清香,蛙鸣声声不绝于耳,乡村的夜晚让人心旷神怡。
  两人无话一会儿就到了高家,袁芬芳的公婆带着孙女在西边房间早早休息了,有根刚刚准备出去找袁芬芳,门刚刚锁好,王诗文就送袁芬芳回来了。看到昔日同窗好友到来,高有根打心眼里高兴。如果不是王诗文父母早逝,诗文不辍学,肯定比自己厉害。
  寒暄之间,袁芬芳已把茶泡好来,兄弟二人边喝茶边聊。说起在外面这些年的经历,王诗文打开了话匣子。做过搬运工,卖过老鼠药,近两年在做一些投机倒把的生意。只要赚钱,啥都做。最近市场上化肥紧缺,肖家湾乡亲们地里等着施肥,王诗文想尽办法弄了两车,明天就到货了。不知不觉夜已深了,高有根留王诗文就在家里过了一夜。(那时候,乡村是没有宾馆的)有根家里条件好,房子大,准备的有客房。
  化肥解了乡亲们的燃眉之急,这一下王诗文成了湾里的红人。哪家需要什么东西只要王诗文方便了都会带回来。高家也不例外。
  话说有一天高有根在学校感冒了,昏昏沉沉发着高烧,骑自行车回家在田间小路上看不清楚就摔下来了。在水里泡了一夜,第二天早上王诗文路过看到急急忙忙把有根背了送医院抢救。高有根醒来看到袁芬芳哭的梨花带雨,父母亲都像老了几十岁一样。
  王诗文跟高有根一家更亲密了,高父硬是拉着王诗文认了干儿子。
  不知不觉又过了两年,袁芬芳的女儿快三岁了,有根的娘就天天在家里的神龛前念念有词,求神拜佛想袁芬芳为高家生个大胖孙子。
  晚上袁芬芳看有根又要睡着了,就推了一把:咱妈又在求佛,想要个孙子呢!有根没说话,身子又朝里挪了一点,背对着女人,芬芳不解,掰过男人的脸,看到有根在流泪。这一下袁芬芳明白了,有根自从那次感冒摔跤到现在没有跟自己有过房事,有时候说累了,有时候又睡着了。原来是身体出了毛病。
  高父知道了一急,血往上涌,一下子就心肌梗死了。遭此巨变,伤心欲绝,有根一下子就蒙了,没有了往日的精气神。家里的大小事情就都落到了袁芬芳的肩上。
  王诗文经常回来看望干娘,看芬芳辛苦也蛮心疼,农忙的时候就帮忙犁地,插秧,收割,把自己溶进了这个家。这一天收割回来,有根娘弄了许多菜,王诗文喝完了一瓶白酒就昏昏沉沉的去自己的客房睡了。半夜醒来,发现身边躺着袁芬芳。王诗文酒吓醒了,揉揉眼睛,只见袁芬芳醉眼朦胧,两颊绯红睡的正香。王诗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想出门去问干娘,门却打不开了。只听见老人在敲打木鱼,嘴里念念有词。
  王诗文明白了,是干娘导演的这一出,目的是要袁芬芳为高家生个胖孙子。
  再看袁芬芳迷离着眼,小嘴嘟起,说不尽多惹人爱怜。王诗文本来就喜欢袁芬芳,只是觉得她是嫂子从来不敢瞎想。此时此刻王诗文没有了顾虑,温柔地把女人抱在了怀里,袁芬芳昏昏沉沉以为是有根,久旱遇甘霖,恩爱缠绵的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十个月后袁芬芳生下一个胖小子,高有根家大宴宾客庆祝高家有后,王诗文比任何人都高兴,前前后后忙的不亦乐乎,有根在门前张罗着客人。看到王诗文在眼前晃来晃去心里莫名其妙别扭,跟王诗文说,你做你的客,真当自己是高家的主人了吗?王诗文一怔,知道自己以后不能常来高家了。
  一天,孩子高烧,袁芬芳忙喊有根,快、快孩子不行了,拼命地抱着孩子往医院方向跑。王诗文刚好在湾里,乡亲们都把钱交给他,要他帮忙买肥料。看到袁芬芳抱着孩子心急如焚,接过孩子就搭车去了县医院。孩子得救了,王诗文也把乡亲们的肥料钱花光了。
  出院那天,孩子坐在王诗文的肩上,三个人有说有笑的准备回家。刚走到肖家湾不远处的庙沟旁,好几个大汉挡住王诗文问他要肥料钱,王诗文这才知道问题严重了,耽误了乡亲们施肥,农作物欠收。马上赔礼道歉,可是愤怒的汉子们一拥而上,厮打成一团,其中有两个人落水了。
  王诗文就这样被关进了监狱,判了三年有期徒刑。
  袁芬芳觉得是自己害了王诗文,经常去看王诗文,给他送钱送自己织的毛衣,亲手做的布鞋。出狱那天带孩子去接了他。
  王诗文出狱后没有了往日的风光,人们看他的眼神都是鄙视的。只有袁芬芳对他越来越好。常常抽空去他的小屋给他收拾缝补,王诗文这时候就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最幸福的人。
  一晃十几年过去了,袁芬芳的儿子高俊杰也已长大成人。党的政策好,俊杰成了养鸭专业户。盖了湾里的第一栋楼房,袁芬芳说什么也不让儿子拆掉老屋,楼房只好建在老屋前面。
  袁芬芳的儿子要娶媳妇了,家里高朋满座,锣鼓喧天。袁芬芳一早就告诉王诗文了。王诗文像个孩子一样咧开嘴笑了。
  当天,王诗文把袁芬芳准备好的新衣服穿上,包了两个大红包就去高家喝喜酒。刚进门就看到高俊杰在招呼客人。王诗文还没开口,俊杰就沉着脸拉着王诗文朝后面的老屋走去。
  王诗文看高俊杰不让自己在前面吃酒席,心如刀割,自己这辈子没有成家为了谁?儿子结婚本来是满心欢喜来的,这些天晚上老是做梦都笑醒,可是儿子冰冷的脸色明明告诉他,他是多么不受欢迎。袁芬芳默默端来了酒,菜,两个人就在老屋里对饮起来。
  以后的日子袁芬芳就是给高有根做鞋,有根沉默着,看袁芬芳一针一线,仿佛扎在自己的心上。袁芬芳做了一大袋子布鞋,跟有根说,你可以穿几年了。有根不出声,眼里却有泪水不争气地流下来。这一天,袁芬芳收拾的清清爽爽,什么都没带,脸上洋溢着幸福的微笑,来到了王诗文住的小屋。两个人炒几个小菜,一壶小酒喝了个不亦乐乎。半夜时分,高俊杰跟他姐夫两个敲开王诗文的门,要袁芬芳回家,不要再丢人现眼了。袁芬芳不肯,两兄弟就用绳子把袁芬芳捆了用板车拉回家了。
  王诗文彻底愤怒了,这一次他不想屈服,他要为自己的幸福而活。赶到高家,看到袁芬芳对儿子说,你不能这样对我,不能这样对你的王叔。这个家欠你王叔的。做人不能没了良心。有根也在旁边哭,可是高俊杰就是不依,说欠他的情我来还,要多少钱我给。袁芬芳说儿子你还不起,你让我跟你王叔在一起,就当我死了还不行吗?高俊杰说,不行,高家的脸都被你丢尽了,如果王叔再跟你在一起,我就告他第三者插足,破坏人家家庭!王诗文听到这里,把袁芬芳抱在怀里,温柔地说,你不欠我的,以后我们不来往了,你跟孩子们好好生活吧!说完就蹒跚离去了。第二天,袁芬芳又去王诗文的小屋,发现屋里没有人,衣服,还有一些必须用品都没有了。袁芬芳哭了,哭的撕心裂肺的。
  作者简介:关红艳(笔名:深呼吸)监利县龚场五星侯家咀人,在荆州经商。






点评

《老屋》,一幅瑰丽的风景画,4个人物鲜活、生动形象,主题深刻,读来令人心情激荡,引人深思:“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为人,应该把握住自己,凡事不能超越法律和道德的底线,否则是会付出代价的。  发表于 2019-4-18 05:09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