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8|回复: 2
收起左侧

《滇西雄峰》节选十登腮吃细鳞鱼 教师游土佛山

[复制链接]

595

主题

3980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27
发表于 2019-4-12 20:10:1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到了1968年的春天的一个星期天,学生都放了归宿假,施主任便约起班卡完小的8位教师和亚玲亚平两姊妹,一共大小十个人,去春游。廖文刚问带什么工具,主任说:“我已经找聂世德带了,只要几个盆子几斤米,再加点油盐就行了。”
       他们出发的时候,东方天空正红云朵朵,山峰清亮。一路上野草如毯,山花似锦,千岭叠翠,万木披金,好一派滇西春光。到了班卡大寨后,他们走的全是下坡路,路很宽,很陡,他有时简直是不由自主地在跑。
       廖文刚问施永福:“好一阵都没有看见新报纸来了,也没有收到过一封信,我差不多又交出一封信,一封回信也没有,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有什么消息没有?”主任说:“我也在纳闷,昨天我才听见周社长在找马帮,叫他们去澜沧江运岩盐,现在全县都没有盐了,到昆明一路都是武斗,交通已经断了三个月。周社长还喊我不要走漏消息,以免引起社会混乱。”
       廖文刚更增添了“家书抵万金”的况味。他最放心不下的是李秀芝,他收到的最后一封信说到重庆武斗,她处境危险。他回信安慰,并给她出主意,既然大学都没有上课,干脆就回家去。后来,就没有了消息。廖文刚正在深思,教师们都高声唱起歌来。赵文龙说:“廖老师,声音好,来一个!”廖文刚说:“行!”于是放开喉咙唱起了“接过雷锋的枪,我们都学习他的榜样;接过雷锋的枪,千万个雷锋在成长……”歌声在山谷间缭绕不散。
      他们下到了登腮寨子,这是一个傣族寨子,有三五百户人家,登腮小学的杨正高老师,正在校门外种菜。杨正高,傣族,三十多岁,个子不高,但身板宽厚,总是笑微微的,说话慢条斯理。赵文龙给廖文刚说:“老杨可是语言专家,会十几种少数民族语言,在永德县,他到哪个寨子都可以找到饭吃茶喝。”
       杨老师见了老师们,说:“坐一会儿,喝杯茶吧。”施主任说:“行,歇歇脚,喝杯茶再走。”一行人进了登腮小学。廖文刚一看,校舍整洁,桌椅都是新的。就说:“杨老师,不简单呀,比班卡完小的条件还好。”杨老师笑着说:“这得感谢毛主席、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好。”一行人到厨房,喝了罐儿茶,握手告别了杨老师,又继续春游了。
        他们穿过寨子时,遇见了队长陶三,正在芭蕉林下,和一个健壮的妇人说笑。施永福招呼道:“陶队长,正忙啥呢?”陶三,小个子,尖脸,长得黑瘦,说道:“叶凤花又和男人打架了,我正作工作哩。”廖文刚看了一眼叶凤花,长得又高又大,健壮异常,浓密的长发,方方正正的脸,浓眉大眼,粗手大脚,白短衫,长长的黑桶裙。
      老师们都和熟人们、学生们打着招呼,一会儿就下到了登腮河底。登腮河,河床有几十米宽,春天,满河床都是嶙峋的巨石,里面的碎石大多不是鹅卵石,而是有棱有角、丫丫杈杈的,不像是被水冲成的,而是像被炸药炸破的。水则是清粼粼的,像一条乌黑的蟒蛇,在乱石间乱穿。赵钰说:“别看登腮河水现在这样安分守己,到了夏天,真是奔腾咆哮如虎狼。”他们沿着河上的一座石拱桥,过了河。这座桥,完全是用乱石垒起的,除了桥面的石头比较平整外,砌桥的石头,也是棱角分明的。施永福说:“你们看,这座桥,选的位置多好,这里的河面很窄,两边都是往下倾的峭崖,水无论怎么涨,这座桥都是淹不了的。”


      大家过了桥,又沿河边走了几里路,到了河道转弯处,赵钰说:“就在这里吧。”廖文刚一看地方,河的右岸是一块浅草丰茂的草坪,草坪下是一个只有四五尺宽,两丈来长的水潭。大家都把带的行李放在浅草坪里。廖文刚还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只见聂世德、赵钰、赵文龙、谌源已经挽起裤腿下到水里,用手抠泥巴堵上游的水。廖文刚小时候也是干过这种事的,知道这是要拦水捉鱼,也挽起裤腿,下到河里。水冰冷刺骨,廖文刚大叫:“哎哟哟,好冷好冷!”聂世德笑着说:“水是从雪山来的,这就叫‘甜了嘴,苦了腿’。”赵钰说:“动起来,就不冷了。”
      除了唯一的女教师鲁李美外,大人小孩全都下到了河里,七手八脚地几下就把上游来的水引到了旁边的乱石丛中,这时几个人拿起盆子,站到水潭里,把水往外拂,拂出三五十盆水,水潭里全变成了浑水,到处浮游着黑黑的鱼脊背。再拂出几十盆水,潭里尽是急急慌慌奔窜的鱼,大家这才把盆子洗净,动手捉鱼。廖文刚伸手就捉到一条鱼,仔细一看,这种鱼只有四五寸长,二指宽,身上的鱼鳞细细如米粒,放在鼻尖上一嗅,连一点鱼腥味都没有。施主任说:“这是登腮河里特有的,叫细鳞鱼,是在雪水里长大的。”不到十分钟,大家就捉了满满的一盆。赵文龙说:“行了,吃不完了,留点种,明年又来。”大家把堵水的泥扒掉,水潭里渐渐注满了水,大家才洗脚上岸穿鞋做饭。
       一些人找石头搭锅灶,一些人收拾鱼,一些人捡干柴,一个盆里煮饭,一个盆里煮鱼。等到太阳当顶的时候,十个人头,已经圈住两个盆子,美美地吃起来了。廖文刚赞不绝口:“细嫩脆香,真算是山珍啊!”
       吃了午饭,洗涮完毕,大家又向土佛山进发了。面前是一个黄泥大坡,满坡都是大松树,这里的松树,和别地的松树,长得不太一样,一是树干特粗,二是叶子更绿,三是枝丫更多。施永福对廖文刚说:“永德三景致,土佛弯桥石洞寺。以土佛居首,你马上就会看到,太神奇了。”
      廖文刚想象不出,土佛是个什么东西,他一路仔细观察,一直爬到山顶还一无所见。只见山顶的松树巨大,一般都一两人伸手还抱不住,十个人在松树林里,人都被粗大的松树挡住了,一个人也看不见。这些松树都高入天际,松枝又极为密实,虽说还是中午,松林里竟然只能看见从叶缝中漏下的几个金亮的小圆点,加上山风频来,松涛阵阵,对面说话也听不清楚。
      廖文刚左看右看,都看不见人,似乎钻入了迷魂阵中,他正想喊人,却见他班上的学生黄国美挑着粮食过来了。黄国美是这个班的班长,虽然只有15岁,却是班上个儿最高的。“廖老师,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廖文刚说:“黄国美,你的家有这么远?”“到这里还要走8里路哩。”“完小的老师都来了,参观土佛,土佛在哪里呀?”黄国美说:“老师跟我来吧。”
      廖文刚跟着黄国美回头走了十几步,还是只见满眼的大松树。廖文刚狐疑地问:“在哪里呀?”“老师,注意脚下,往下看!”廖文刚这才发现,脚下的坡有些异样,里面高高耸立的竟然并不是松树,而是黄黄的塔形建筑。再向前走了几步,只见前面方圆几十百来丈的山坡里,古塔林立。这些塔的顶和山坡齐平,廖文刚的脚就正好在最高的那个塔的塔顶旁边。从这里放眼望去,只见千百座宝塔在阳光下显得塔身辉煌,塔顶有的长满了草,有的光光的,在阳光下黄澄澄的,像涂了一层金粉。这些塔的巍峨和庞大,让人震惊。廖文刚问:“能进去吗?”“能,你看,那不是施主任吗?”廖文刚这才看见高塔下面有人影晃动。
       黄国美挑着两个口袋。廖文刚看得出来,一头挑的是米,一头挑的是菜。黄国美说:“廖老师,跟我来吧。”廖文刚跟着黄国美从左手边的山梁往下走,完全没有路,只能攀着松枝,抓着深草,向下移步。黄国美挑着东西,走得稳稳当当,廖文刚空着手,还走得东倒西歪。走了几分钟,他们进入了一个平坝,说是平坝,完全没有人工的痕迹。使廖文刚大为吃惊的是,到这里他才看清了,面前巍巍峨峨高插云天的建筑,竟然都是黄土。这片天地里,完全没有大树,傲立的其实全是土堆、土柱。
      廖文刚慢慢移步欣赏,黄国美放下担子,也跟在后头。这些土柱,长得千奇百怪。矮的一般只有一人多高,有的甚至还匍匐在地,一团团,一堆堆,像游龙,像奔马,像群猴嘻戏,像百鸟朝凤,像泥塑木雕的菩萨群,像芦沟桥头的石狮子。而细小的,有的像尖尖的竹笋,有的像圆圆的蘑菇。有的像残碑,有的像断墙。
      抬头看那些高大的,真有震人心魄的力量:有的像七层宝塔,从地面层层高起,耸入霄汉,雄武豪迈;有的像摩天大楼,冲空而起,遮天盖日,轩峻宏伟;有的像神殿仙宫,高柱翘檐,宽阶阔厅,神秘莫测;有的头上野草披垂,如亭亭玉立的女子,长发飘逸,姿态袅娜;也有些颇像佛菩萨,长得慈眉善目,俯视着抬头看的人们。这些直立的土块,高的有十余丈,人在下面显得渺小不堪;粗大的可以遮挡几十个人。这些土柱,层次非常清晰,看起来,和断岩绝壁显示出的岩层完全一样。这种土柱的四棱都不是平滑的,并不像用刀切的那样整齐,而像是用强力拉扯开的那样残缺参差。因此,究竟像什么,完全是随心所欲了,你觉得像什么就像什么。
      这种土柱,接二连三,左牵右连,横七竖八,摆了几百平方米,人在其中,像进入了八阵图,辨别不清方向。又像是进入了龙宫天府,满眼是玉宇琼楼。直走到中间,才遇见了老师们。赵文龙说:“明明是土堆,却风吹不倒,雨淋不坏。老廖,你说怪不怪?”廖文刚说:“大自然的造化,就是这样神奇。但我看这模样,应该是塌陷而成的,你们看和山坡相挨的四边,没有冲刷的迹象,却有断裂的痕迹,这里正好是一个倾斜的坡,你看,越往里的土佛就越高,越往下的就越矮,不管它多高多矮,都和这个山坡完全齐平,”
       施主任问:“那这些土佛为什么没有被冲走?”廖文刚看了看四周,想了想说:“这里紧靠山梁,又是大松林,没有流水冲刷;有可能下面是一个大溶洞,或者阴河,垮塌了;立着的,是因为它的底座很坚实,其余部分则塌入了洞窟中,正好把洞填满了。也有可能是这些泥粘性特别强一些。总之,是自然力形成的。但我觉得不是水冲刷而成的。因为周围并无水源,而且所有的土佛都看不出冲刷的痕迹,只有断裂的痕迹。”
      赵文龙说:“老廖说的有点道理,以前大家都以为是水冲刷成的呢。”鲁李美说:“经常有人来这里拜土佛,有的从几百里路远的地方来,还带着祭品哩。”廖文刚说:“这无疑是大自然的奇观。还没有弄清楚它们的成因,就有一种神秘感,人们来礼拜,也就不足为奇了。”
      他们回校时,一路上,都遇见返校的学生。他们在班卡大坡头,能够远远望见芒东的学生,一大群,一大群地向班卡涌来。廖文刚说:“那边的高小学生那么多,为什么不就近办一所高小呢?”施永福说:“我也在这样想,实际上,班卡完小并不处在周边公社的中心位置。”


点评

1968年的春游,路途见闻,午餐,登山,观看土佛,十分有趣,旅途快乐。  发表于 2019-4-13 11:07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595

主题

3980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27
 楼主| 发表于 2019-5-4 20:02:52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本成诗文友!致谢祝安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