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01|回复: 6
收起左侧

《井研抗战老兵战地访问团滇西行纪实》节选六

[复制链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7
发表于 2019-4-9 20:41:4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3月27日,早晨曹满文来旅馆,把廖向希带来的书拿到了会场。访问团的所有人都退了房,廖向希和他们商定:“开完会,你们就走。大家都可以简单发一个言,交流。廖沛林就讲参加书法协会后给自己带来的生活乐趣,这也是老兵晚年生活的内容。潘光远就介绍一下自己。范云中就讲一下老科协的工作,曹垒就介绍你的道生国学馆。你们走后,我留下再和他们交流。我从保山到龙陵相会。”
      交流会在体育中心召开。这个中心很大,永德县老干部诗书画协会在那里有一间办公室。曹满文是这个协会的书记兼会长。原来商定星期六开会,因为我们的时间提前了,今天是星期五,就只有德党的会员和协会负责人来了,只有14个人。会议开始,曹满文主持,先由一位副会长致欢迎辞,然后曹满文介绍他们协会的情况。这个协会在云南比较著名,和临沧、昆明都挂有钩。他们的《永德诗书画》已经出到十二集。叫我讲话时,我先介绍了我们访问团成员,说明他们要赶到镇康去,先由他们一一发言。曹垒最后讲,他说:“孔子的学说,是重文又重武的。孔子本人会驾车、射箭,后来的腐儒,只重文,不重武,所以,后来总是打不赢。”
       他们离开后,廖向希留下和他们交流。廖向希先唱了《井研县老年人书画协会》会歌,他带有几本杂志来,送给大家。他带来的书,大家都很喜欢。廖向希昨晚上就看了他们的作品,都是用方言写诗,因此,他特别讲了,要有韵书,要依韵写诗,才能上档次。
       然后,他们的每个到会的同志,都发了言。个个都很认真。
       散会后,大家合了影,由廖向希办招待。廖向希说:“我在永德六年,永德人民对我的恩情山高水长,所以,大家一定要支持,由我办一顿小招待,算是报恩。”大家听廖向希这样说,只得不争了。
      永德人把中午饭叫早饭,在廖家开的饭店里吃。店主是女的,是班卡廖家寨村长廖国民的女儿。
      饭后,廖向希和大家一一握手告别,由罗锡昌的儿子开车,送廖向希、赵文龙、罗锡昌去永康见张必双,到廖向希工作过的班卡去看看。到永康的路,原来是31公里,现在的路更好,更宽大了。永康,以前廖向希很熟,不但在班卡教书时,常来这里开会,而且后来还在永康工作了几个月。以前的永康,廖向希在《滇西雄峰》中有过详细的记载:
     “环滁皆山也”,永康和滁州一样,不过山更雄峻巍峨。群山环抱中的永康坝,有永康河像一条碧蓝的玉带从中穿过,永康街就在河东的山脚下,街呈“T”字形,那上面一横,是滇缅公路的一段;从德党方向来,右手边依次是车站、邮电所、区政府、卫生所,左手边,芭蕉林掩映着的是糖厂、缝纫店、几家居民住宅、永康饭店、巨大的大青树枝叶掩映下的一个篮球场,篮球场背后是芭蕉林、果树林遮护的傣族寨子,从露出的屋角能看出有几十户人家。邮电所正对着的就是“T”字形的那一竖,这条街向下倾斜,坐落着供销社、市场、粮油站等。下面就是永康河和河边的一坝农田和几个寨子了。 在四周连绵起伏的群山中,对面那座山特别雄伟,看起来,仿佛是一支巨象的屁股。廖文刚花了一个来小时的工夫,把永康街游了个遍,觉得大小和德党不相上下。
      可是,眼前的永康,廖向希觉得特别的陌生,街道和房屋不知增加了多少倍。按他心中的坐标推算,如今的永康主要是向永康河边发展。罗锡昌的家和张必双的家,都离原滇缅公路有好些距离。廖向希和赵文龙,先到罗锡昌家里坐了一会儿。罗的妻子和儿子,都在家里。他们也要去班卡。他们开车到了张必双家。张必双,和廖向希四十多年未见面。两人握手,都觉得如在梦中。张必双额上有几条深深的横纹,生了病,正在打吊针。笑容满面,显得慈祥朴实热情。他告诉廖向希:“真没有想到,你还会记得我,还会到永康来。”廖向希送给他一本《滇西雄峰》,说:“你亲自牵一匹马从班卡到永康来接我,还同室同床半年多,我都详细记在这本书中了。”张必双身体不好,不准备去班卡,约定晚上在罗锡昌家喝酒聊天。
       告别张必双后,赵文龙、廖向希和罗锡昌一家,同往班卡。四十年前,班卡不通公路,莽莽松林,巍巍丛峰,完全要靠两只脚板来征服。1966年3月,张必双牵一匹枣红马驮着廖向希的行李,两人从早晨7点过,直走到晚上8点过,才到了班卡。现在有了公路,廖向希很注意地观察着路边的风景,想弄清楚公路的走向。这是一条乡村公路,还是依照以前滇缅公路的修法,随山盘绕,从谷底盘旋而上,又从峰顶盘旋而下。公路从麻溜寨下方过,经过忙东河谷,从登腮泰族寨子又盘旋到班卡山顶。
       班卡街,原来根本就说不上是一条街。只是一个篮球场,西边边上有供销店,南边边上有小饭店,街子天,农民就在这里卖鸡蛋、筐篼、绳子、芭蕉、酸角、白花木瓜、各种兽皮。而公社所在地、邮电所、小学、储蓄所、医务所,都在几家大地主逃跑后留下的几个四合院中,互不连接,完全不像一条街。现在,形成了一条大街,几条小巷。房子显得比较杂乱。大街上,一个少年骑在牛背上,赶着几头牛,慢慢走过。
       在街上,有人认出了赵文龙,赵介绍:“这是廖向希老师!”立即过来两个古铜色皮肤五六十岁的男同志,喊道:“廖老师,我是你班的穆润洲!”“我是穆改洲!”廖向希一一握手。穆改洲说:“廖老师,我还记得,我们的姓,你说你们读错了,不是读‘莫’,而是读‘木’。一个同学肚子痛,你还领到你宿舍,给他吃十滴水。”这些,廖向希都忘却了,只是笑着,大家一起到了班卡的文物———— 文笔塔下,这塔建造于光绪二十二年(公元1896年),共有七层,高8米,是十户(今班卡乡)大丛鲁光荣统领班卡众姓老幼,集资118两文银,请剑川石匠师傅赵文政、赵文盛花了两年功夫建造的。文笔塔的建造,为仁里之乡的班卡增添了姿色,使山村更加文雅秀丽。文笔塔建成后,其塔顶长有一棵大青树,春去秋来,经过许多年月,树根向塔的四面八方伸展,紧紧缠绕于塔身,形成了树包塔、塔包树的奇观。现在大青树高有七八米,枝不甚粗,而叶子极密。由于塔顶青树树根已坠地,长速迅猛,加之历次地震和大树枝叶的重力影响及风的作用,致使文笔塔渐向西斜。1992年,曾用钢架固定,也无法控制其向西倾斜之势。2002年,班卡乡党委、政府投资18万元,将塔身校正,加固了塔的基础部分,搬迁了三家农户,将塔四周筑起围墙,修建了大门,进行花园式管理,同时在文笔塔范围内开办了文化站,使之成为集文笔古塔和文化娱乐为一体的好去处。
       廖向希在树包塔下,与此同赵文龙、罗锡昌、穆润洲、穆改洲一同合了影,才驱车去老街班卡完小旧址。都是乡村公路,完全是按四十年前的原路扩建的,每一处,廖向希都记忆犹新。到了水井边,他问:“这上面是廖勤贵的家。”罗锡昌说:“廖勤贵已经死了。”廖向希记得这孩子,正如他的名字,非常勤谨,却天不予寿,如果在,也不过六十五六岁。
      老街和廖家寨已经连在一起,老街的下面还修了些房子。班卡完小,因为不在班卡的中心位置,已经废弃,学校搬到小寨到厂街的路口上去了。旧址还在,院坝是空的,长的草也不多,边上有村民堆了些杂物。还有一幢楼,屹立着,那是廖向希住过的宿舍楼南边的那一幢楼。只有两层,楼高五米左右,长有十来米。黑瓦,土砖,木窗,木柱。滴水檐还在,有一米长,铺着瓦,瓦上长满了草,都已干枯,在风中摇曳;朝外的粉墙,上部还是白色的,下面则斑斑驳驳,楼梯还在。楼上似乎还住着人,放着盆子;楼下堆放着些建筑材料。
      廖向希久久地看着,许多熟悉的师生的面容,如潮涌至。人世的沧桑,就是这样的无情,虽然有兴有废,是自然之理,但仍旧让亲历者觉得有些淡淡的伤感。
      他们走到校址外的斜坡上,看小黑河。四十多年前,日夜喧嚣、水清澈如碧玉的小黑河,数百师生饮水、游泳、洗衣的好所在,现在竟然变成了季节河,这时已经杳无声息。河水已经断流。他们说的炸了小黑河的石头,廖向希满以为是把出口的石头炸了,到这里才知,炸的是水流下忙东河的出水口。村民说:“自从炸了石头,夏天,河水就冲刷南岸的田地,反而成了灾害。”真不知出此主意者为的什么。
       班卡完小的石马山,原来是原始森林,高树参天,和四周的树林连成一片,现在,树子都砍光了,光秃秃的石马山,这才显出了本来面目,黑凛凛的石峰耸入天际,整个的山,都是黑石头,孤零零的屹立着。他想起了当年上山砍柴的艰辛。感慨不已。
      廖向希对赵文龙说:“交通方便了,房子也多了,生态却被破坏了。整个的云南,甚至可以说整个的中国,都是如此。”
      才农历的二月间,竟然打起了雷。罗锡昌说:“要来暴雨!”大家只得上车而去。在车上,只听雷声隆隆,暴雨如注。好在雷雨一瞬而过。很快回到了永康罗锡昌的家里。他的儿子要开车回德党,他是车站的,请他订好了明天去保山的汽车票。赵文龙也要同车回德党去,便握手而别。
       罗锡昌夫妻杀鸡煮饭,廖向希和他们的儿子看电视。一会儿,张必双来了,大家喝茶聊天。廖文刚问别后的经历,他说,他后来被调入中学教数学,还当过教导主任、校长。
      晚饭时,罗锡昌招待喝茅台酒。大家都喝了酒,尽欢而散。吃完饭,廖向希说:“找一个旅馆,要离车站近的。”张必双说:“我陪你去。”廖向希谢过罗锡昌夫妇,握手别去,同张必双出门找旅馆。一会儿到了宏锦旅馆,张必双说:“是我的亲戚开的。”张必双对店主说:“这是老同事廖向希。”廖向希正要摸身份证进行登记,店主说:“不用摸了,我认识你。”张必双说:“那就好。”他见不早了,也握手别去。廖向希看这店主人,70多岁,身材高大,不胖不瘦。问道:“高姓大名,我们在哪里有过交往?”他说:“廖向希,我有印象。坐下,听我说。”并提了提椅子。廖向希坐下了。店主说:“我叫杨宏达,以前也是教师,一次开学习毛主席著作积极分子代表大会,你负责审定材料,我负责崇岗的材料,有过接触。”廖文刚把最后剩的一本《滇西雄峰》送给了他,这本书装订得不好,没有送人。
       两人摆了一会儿,大家都感叹不已。杨宏达领廖向希到楼上住宿。廖向希要付钱,杨老师坚决不收,说:“这是我自己开的店,你那么远的来,怎么能收钱!”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636

主题

9017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36497
发表于 2019-4-9 22:38:46 | 显示全部楼层
欣赏!问好老兄!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4450

帖子

1万

积分

副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274
发表于 2019-4-10 10:46:58 | 显示全部楼层
廖总好,先顶再读。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83

主题

4450

帖子

1万

积分

副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274
发表于 2019-4-10 10:47:06 | 显示全部楼层
慰问抗战老兵,牢记历史,值得大力弘扬。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7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20:07:29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胤道 发表于 2019-4-9 22:38
欣赏!问好老兄!

谢向管,问安好!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7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20:08:16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湘元 发表于 2019-4-10 10:46
廖总好,先顶再读。

问好湘元诗友!致谢祝安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7
 楼主| 发表于 2019-4-10 20:0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宗湘元 发表于 2019-4-10 10:47
慰问抗战老兵,牢记历史,值得大力弘扬。

再谢湘元诗文友!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