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214|回复: 6
收起左侧

国兴桥(修订本)

[复制链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5
发表于 2019-2-24 14:43: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2006年三月的早晨,民兴村的朱志鸿书记,就站在英雄河边抽闷烟。这两天睡不成眠也吃不下饭。这个村的新农村建设还有一个死角,那就是河对面的民兴坝。这个地方在英雄河边上,傍河有良田百亩,依山有梯地入云,盛产甘蔗,坐落着这个村的四组五组两个小组,48户人家。这么好的地方,现在却是全县有名的贫困组,说房屋,最好的也不过是小青瓦房,说到交通工具,最好的也只有自行车。原因,也是众所周知的,就是这条英雄河。河这边早已通了公路,河那边民兴坝的村民们终日望着河对门车轮滚滚,草房变瓦房,瓦房变楼房,节日张灯结采,罗鼓喧天,只能羡慕得流口水,民兴坝几乎还是五十年前的老样子!
    朱志鸿中等个子,却壮实得像条牯牛,虽然已经四十八岁,满头的黑发还油亮如染,两只眼睛仍然神采飞扬,娃娃脸,总让人觉得充满了孩子气。他要是去乡里县里开会,一定是衣冠楚楚,不认识的人还满以为是省里的下派干部哩。他把已经烧到嘴皮的烟屁股往河里一撩,自言自语地说:“只有一个办法,修桥!”可钱呢?
    正在这时,他背后的公路上一辆奥托飞驰而来。朱志鸿不由自主地迎了上去。车门开处,出来一男三女,其中两个小女孩,不过十来岁,都热情地喊着“朱书记”,“朱叔叔”,大人都上前握手。朱书记握着男同志的手说:“真老板,让你也动龙步了!”
    这位真老板,只有三十来岁,笑吟吟地说:“真大婶过世了,能不回来吗?当年就是真大叔跳到河里救了我们三兄弟的命,他老人家,却被河水冲走,尸首都没有找到。”朱书记说:“是呀,由于真大叔的事迹,这条真家河才改名英雄河。大老板,怎么不换成奔驰?”
    真老板苦笑一下说:“再好的车,也开不到家门口。我真想把桥修起!”
    朱书记说:“好!真老板,就承这个头。”真老板,名叫真雪康,中等个子,平头方脸,浓眉大眼,成天笑吟吟的,穿得又朴素加上憨厚的神态,一看就知道不是吹壳子的人。他的女人高挑个儿,城市人打扮,两个女儿,穿得花蝴蝶似的,可就完全是大都市小孩的风姿了。真雪康说:“趁真大婶过世,四五组的人都齐,我们商量修桥,村里还有五个老板,我负责拉他们来资助。”
    朱书记说:“有真老板这句话,我朱志鸿悬着的心,算落下了,中午一定敬你三杯。”
    他们把车托付给路边的人家照管,就顺着河坡小路,走到河谷,走上了六合堰。这个堰是六个村的人共同修的,坝高六米,宽的三五米,搭着水泥板,过人。这时两个妇女各挑着一挑甘蔗过坝来,虽才二月天气,却都满头大汗。他们互相打着招呼,真雪康一行人让到旁边。真雪康说:“这坝相当稳固,如果稍加改造,加固,上面加盖石板,这样修桥,三万元都够。”朱书记说:“你看,卖点甘蔗,都这么艰难。堰改桥,可得请示。”
    把真大婶送上山后,四五组的人都聚在真大婶的院坝里喝酒。这个院坝,背后是一片竹林,三面是小青瓦房,当门是直拖到英雄河边的田野。这时,豌豆花开一片霞,小麦抽穗满眼碧。真雪康给大家讲明了修桥的想法后,全场人都欢声雷动。朱志鸿书记说:我晓得民兴四组五组的兄弟姐妹们,除了五个老板外,腰包儿都还是瘪的,不过大家的事还得大家办,我建议,人平出一百元,按人头出工出力,建桥还得有人管钱、有人管帐,有一个人负总责。现在人最齐,商量一下,怎么样?”
    这时一个老人站起来了,白发飘飘,却精神矍烁,满脸沟壑,声如洪钟:“大家都晓得,我真雄已经七十岁了,但为了给子孙后代造福,我家里八口人,愿意出钱1000元,我山上还有一百多根柏树,完全捐赠大桥工程。我还有一个请求,如果大家信任,我来当建桥总指挥!”
    全场立即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朱志鸿激动得眼里迸出了泪花。他站起来大声说:“老英雄啊!真雄年青时当兵,后来当民兵连长,正得像松,刚得像雷,是当总支挥的料!”真雄发言之后,村民们都争先恐后发言,真学康又表态捐出废弃的鱼塘保坎的石头,真俊良、真俊凯、洪良、真小军、真二娃,都答应捐款一万两万。送终宴上,两个组,共有意向性现金十二万。大家除选真雄当总指挥外,还选真伯星管帐,真伯民管钱。村支书领导下的村民自发建桥行动拉开了序幕。
    新来的吕镇长听了朱志鸿的报告后说:“太好了!乡镇府也在愁哩,全力支持你们修桥。”朱志鸿眉开眼笑地问:“支持多少钱?”吕镇长笑盈盈地回答:“一百元,还得我私人掏腰包。”朱志鸿说:“穷县穷乡,本来我就没有巴望政府,只要不一卡二要就好了。”吕镇长说:“我立即向县里汇报,争取资金,不过,现在已经三月份了,这笔钱县里根本就没有列入预算,我们县财政那么紧张我可不敢有什么承诺。桥,如果能从水坝上过,那就省票子了。城里各单位我都熟,我去跑办手续的事。”朱志鸿说:“那就谢天谢地了!”
    吕镇长找到了苟局长,苟局长胖得像肚子上抱着个大坛子,眯缝着眼睛,听完吕镇长的陈述后说:“吕乡长呀,建设新农村,想为老百姓办实事,其心可嘉,其情可悯,可是,那个水坝是20多年前建的,在上面放桥板过汽车,那不是异想天开?”吕镇长说:“我找人去测算过了,那么坚固的水坝,底部又全是石头的,想办法加固,是没有问题的。”苟局长皮笑肉不笑地说:“想象可不能代替科学。吕镇长,你这个歪方案,还是趁早丢进焚尸炉去的好。如果出了事,丢乌纱帽还是小事,住不要钱的房子,可就找不到后悔药了。小老弟呀,我比你多吃几碗饭,在官场上混,先不要求有功,先得要求无过。”
    吕镇长碰了一鼻子灰,又去找了书记县长,他们都支持修桥,但都认为水坝能否铺桥,还是得听主管单位的,人家有专业知识嘛。钱,可是一分钱也没有。因为没有列入预算。
    朱志鸿在电话里听吕镇长讲完请示上级的情况后,去民兴坝找到了真雄,说明情况后,真雄说:“离了张屠夫,未必就吃混毛猪,我们在下游找地方建桥。报告朱书记,几个真老板的钱都已经寄到了。我们建桥领导小组一起去看地形。”
    真雄和领导小组的三个人同朱志鸿、老石匠殷三爷,提着二锤,到了离水坝一里多地的石滩头。这条河宽不过五十米,平时水也平稳,是这个县唯一没有受污染的河,解放后几十年来,县城的人吃的就是这条河里的水。他们一行六人来到河边,四月天气,阳光正好,河里波光粼粼,两岸菜花、胡豆花、碗豆花,开成一片锦绣。殷三爷说:“这是个石头滩,枯水季节,这个石滩会完全露出水面,形同一只巨龟,人称神龟滩。20年前,修水坝时,就是从这里取的石头。”这时,水从神龟的颈子和尾巴边流过,四个人就吊着河边的大竹子,到了龟背上,老石匠抡起二锤在龟背的十几个地方砸下去,仔细听了听说:“石滩根基牢得很,这里修桥,没问题。”
    吕镇长到了管理局。局长听了民兴坝要修一座桥,很是高兴。就说:“你先到设计室,办设计手续,再到工程室,请他们钻孔选桥基。”吕镇长从这两个地方出来后,神情沮丧地回到镇上,立即用电话找来朱志鸿,他满脸愁容地说:“我找了他们,局长倒是一盆火,可设计室、工程队却是两只老鹰爪爪。”“不支持?”吕镇长苦笑了一下,“倒没有说不支持,只是设计室说,设计一座桥,少说也得二万五千元。工程队说,在石滩上打一个孔,就得六千元,至少得打十来个孔。”真雄说:“锤子!十来万还不够他们画两笔打几个眼眼?”
    吕镇长说:“我反反复复给他们说,这是老百姓自己集资修桥,是农民兄弟自己主动积极参与新农村建设,他们一共就只十二万块钱。你们可不可以象征性地收一点,我们镇里负责办招待。”他们说:“如果是你吕镇长个人的私事,少个千元万元,那没得说,现在你是来办公事,能不公事公办?再说,现在是市场经济,工人,能够干了事不给钱?你们那个民兴坝,又不通公路,单是搬机器,也少不了万把块钱。这个也优惠,那个也优惠,这个单位还能运行吗?”
朱志鸿说:“他们到底要多少?”“设计二万五,测量钻孔八九万。还没有说机器搬运费,招待费。”
    “去他妈的蛋,十二万,他们全吞下去还不够?”
    朱志鸿说:“我有办法。”他打开了自己的手机:“殷杰吗?老同学有件事求你呀?你是重庆交大学道桥的,我们英雄河要修桥,你可不可以回家一趟帮我们设计?设计室?他们要几万哩。你可不可以不收钱?我们负责你来回的路费。好嘛,最好这个星期就回来。我一定给你借风。”
    “行,殷杰答应了,说为了家乡的新农村建设,他马上回来设计,一分钱不要。”
    朱志鸿问:“那钻孔怎么办?”
    真雄说:“二锤钢钎,土法上马,这是我们农民的传统。”
    过了五天,英雄河两岸,真是热火朝天。民兴坝山上锤錾声响彻云天,抬工号子声惊山映水。早晨,只听真雄在山头上高喊:“石子到了,下车喽!”挑着小箩筐、畚箕的男女老少立即应声而出,运输大军横过六合堰,来到公路边,只听一阵“哗哗”声,石子就到了村民的肩上,又从村民的肩上堆到了大桥工地。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汽车不断地停在公路的尽头响喇叭,水泥、预制板、河沙、钢材等各种各样的建桥材料都在真雄的高喊声中,由村民们的铁肩运到了建桥工地。英雄河两边的公路在一天一天地延伸,神龟滩头,六个桥墩在节节高起。
    这天,朱志鸿得到报告,连接大公路的公路施工现场出了问题。他一直扎在大桥工地,约起真雄涉水爬坡到工地一看,看见赖老五的竹林边出现了一个大坑,离大坑不到三米远出现了一条深沟。这两个“工程”,把将要新修的公路卡在中间,不足三米宽。朱志鸿高声喊道:“赖老五,你也太勤快了嘛,昨晚上加班加点干这缺德事!”赖老五说:“我在我的竹林边挖坑,我在我儿子的坟场边挖沟,你管得着吗?你可只有权管你的民兴村。”朱鸿志说:“挨邻窄壁的,同喝英雄河的水,不助一臂之力,也不能乱踢一脚呀。”赖老五竟大吼起来:“老子的赖老大,到煤矿七天就被砸死了,谁助过我一臂之力!”朱志鸿这才清醒了,赖老五是仙鹤村的,自己无权管。便说:“赖五哥,我们两个村修六合堰时可是亲如兄弟,有什么意见,就好好谈谈吧。”“少了五千元就别提。”赖老五撩下话背着双手就走了。两人望着这个倔强老头的背影,只有摇头。
    这时五组的真群英跑来给真雄说:“三叔,四组修路的人只来了三个人。”真雄说:“好些人算来,钱已经要花光了,桥可能修不起来,就懒心懒肠的了。”朱志鸿说:“钱可真是个大问题哩。”真雄说:“我找过真雪康,他答应不够的由他负责。”
    真雄到了四组,挨家挨户的喊人,挨家挨户的动员。最头上三户人却说:“公路又不修到我们家门口,我去干啥?”真雄说:“公路的走向是我们两组全体村民商定的,公路长十米可就得多花好几百元钱。通了公路,你们家不也方便多了?”做了一个多钟头的工作,又有24个人带上工具上了修路工地。
    真雄刚走到桥下,李施工就说:“快进城买抓钉,马上浇铸桥墩搭脚手架要用。
”  真雄立即跑上公路,搭摩的到了街上五金店,买了160元的抓钉。开票时,年轻漂亮的女店主说:“给你开成200元,吃一顿回去吧。”真雄说:“不能多开。这都是村民自己省吃俭用凑的钱。”店主说:“共产党的干部,都像你这样就对了。”真雄说:“我还真是共产党员哩。”
    第二天,朱志鸿陪同吕镇长到了赖老五家。吕镇长说:“我是新调来的镇长,有什么困难要求,给我说,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办。”赖老五说:“儿子死了,虽说赔给了点钱,看我两老口,老的老,病的病,以后怎么办?”吕镇长说:“民兴村的村民们自己出钱修桥修路,就是为了大家的‘以后’,公路就在你的家门口,上个街,看过病,卖个鸡,卖只羊,手一招,车就停,你看有多方便。你老考虑的老了、病了以后怎么办的问题,想得很好。这也是我们广大农民和广大农村干部在考虑的问题,也是中央在考虑的问题。这个问题,一时解决不了,但是,支持修路,你老完全可以马上就解决,是不是?”赖老五默不作声了。
    朱志鸿乘机递过一支香烟去说:“我就知道赖五哥是通情达理的,下午,我就派人把坑和沟填起。”赖老五接过烟慢慢抽起来了。
    发洪水的季节到了,公路已经修好。六个桥墩和英雄河的堡坎经受着惊涛骇浪的考验。而民兴村四组五组的村民,也在经受一场考验:钱已经花光。在皎洁的月光下,人们光着上身,摇着扇子,在真雄的院子里开会。真雄说:“我们民兴坝人,下了天大的决心,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不能就修六个桥墩来看吧。关键是钱。”村民们七嘴八舌议论开了。讨论了半夜,大家想出了三个办法:一是卖掉机房,这是真雄承包的,也是他建议的。里面的打米机、抽水机、柴油机,价值两千左右。
    “桥修好了,河对门就有机房,用不着了”,真雄说。二是派人到县里找在外面干了事的老乡,求他们捐点款。三是请乡镇把实际情况报告上去,请求政府支持。
    这天,真雄抱着个大红鸡公到了县城麻局长家门口。按响门铃后,接待他的是局长夫人,真雄说明来意后,麻夫人说:“麻局长是个两袖清风的官,哪有余钱捐出?他到外地考察去了,十天半月还回不来。”真雄只得放下红鸡公走人。
    真雄又找到了吕镇长,吕镇长当即答应,可以给五千元,支持农民修桥。先给三千,过年前给两千。真学康听到消息,立即答应,再汇两万元回来。他还在电话里说:“我说了,不够的我负责,不要去找那些有口无心的人。”
    钱的问题,基本解决,洪水期一过,修桥工地,又是锤錾叮当响,


    十月九日下午三点时分,一辆奔驰小轿车如风卷来,停在英雄河对面。车门开处,管理局四个头头,气急败坏地沿河而下,到了神龟背旁的河岸。风度翩翩的乌局长,声嘶力竭地大吼:“赶快停工!”真雄们的号子声更加响亮了。石匠们都埋头挥着锤錾,谁也没有理睬他们。
    四个官员脸都气歪了,想涉水到神龟滩头上来,可是看了一眼湍急的流水,又怕跳不过去,只好呆站着。局长说:“走,找他们的乡长吕安民去!”
    真雄说:“吕乡长有好果子给你们吃的!”
    奔驰车停在了镇政府门口,四个人听说镇长下乡未归,就问了值班员,打通了吕镇长的手机。乌局长说:“民兴村不经审批擅自修路修桥,你为什么不报告、不制止?如果哪天修桥死了人,桥塌车毁,可得问你过领导不作为。首先挨处分的就是你!你要是还想保住乌纱帽的话,就马上配合我们的工作,停止施工,拆掉违法修起的桥。”乌局长说得斩钉截铁。只听吕镇长说:“乌局长的意思我听清楚了,不过,请局长先生不要忘了,我们都是为老百姓服务的。我看乌局长必须马上做的事是怎样帮助民兴村把大桥修好,而不是去拆桥。这座桥,我可是三次找你,乌局长可是油盐不进啊。”乌局长呆了三分钟,钻进奔驰向城里奔去了。


    腊月初,英雄河上已经傲然挺立着一座平板桥了,桥的两头各立着一个一人高的大理石碑,上面还没有刻字。这天上午,民兴村四五组的村民,都聚合在真雄的院子里,对修桥工作进行总结,并商议大桥的命名。大会由真雄主持,由朱志鸿书记总结。朱书记首先表扬了为大桥出资最多的真雪康老板,他说:“真雪康先后出资达7万余元,真雪康只有三十几岁,文化程度才小学毕业,他在成都收破烂,穿千条巷子,踩百家门坎,找点钱不容易啊!可他,舍得拿出七万元,占了整个修路修桥费用的一半。他为的是什么?他住在成都,一年能回家几趟?这就叫集体主义精神,这就叫社会主义精神。”全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真雪康站起来说:“没有英雄河、民兴坝,哪有我真雪康。我有了几个钱,为家乡办这点事,是我对家乡父老的回报。出力最多的是曾雄老人,他出工308个,也就是说,自大桥工程开工以来,他没有缺过一天。大家最应该感谢的是他老人家!”全场又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朱书记动情地说:“真雄,是这次修桥工程中涌现出来的英雄。由于他的带头和认真,由于他敢于打破情面,由于他耐心细致,才使大家捐的钱角角分分都落到了桥上路上,他的事迹,写一本书也说不完。你们看他赶走那个不负责任的建筑队,他撤掉不称职的管理人员,他收方的严格,简直就像一个叱咤风云的将军。还有一个真群英,是一个妇女,无论刮风下雨,她都没有误过工,也是全勤。搬沙运水泥,样样走在前面,她不愧为巾帼英雄啊!”全场又是热烈的掌声。
    说到给大桥取名字,大家意见分歧就大了。有的说,我们民兴坝的人修的,就叫民兴桥好了。有的说,在英雄河边就叫英雄桥好了。还有的说,修桥的人,绝大部分都姓真,就叫真家桥好了。真雄站起来说:“我们这座桥的钱,大多是老板出的。老板们为什么能找到钱?因为国家兴旺。我们这个民兴坝,不知存在了多少年,我们祖祖辈辈都住在这里,为什么现在大家才这么热心的修大桥,还不是因为国家兴旺了。所以,我建议,把大桥叫做国兴桥。”全场立即鸦雀无声。朱志鸿站起来说:“真雄说得好啊,国兴才有民兴,民兴才有国兴。国兴民兴,血肉不可分。我们地名民兴坝,再有个国兴桥,这就全了!”热烈而持久的掌声,表明了大家对大桥命名的认同。
    腊月二十六日,大桥上张灯结彩。在鞭炮声和掌声喝彩声中,桥两头的两个大理石碑分别被真雄和真雪康揭下套着的红绸,露出了雕刻的三个行书金色大字——国兴桥,醒目苍劲,气势非凡。五辆小轿车,三辆装满化肥的解放牌大汽车,缓缓开过长五十六米,宽四米的大桥。吕镇长、朱志鸿,坐在第一辆小车上,真雪康、真雄坐在第二辆小车上,另外三辆车上坐着修路建桥工程中出现的模范人物,村民们跟在车后面,载歌载舞,队伍过了国兴桥,踏上水泥公路,直向民兴坝奔去。
    参加完国兴桥峻工通车典礼,吕镇长,向县委、县政府写了一封长信,详细介绍了修桥的经过,并请求有关业务部门对公路和大桥进行验收。他在信的结尾说:“民兴坝是我县的特困地区。村民自觉筹资修桥修路完全是正当的,未经审批无疑是一个错误,我愿意一个人承担责任。如果组织认为是我失职的话,就撤销我的镇长职务。我总认为我们的政府既然叫人民政府,各个部门都有责任为新农村建设服务。我们可千万不能为了收取高额服务费,而脱离人民啊!”


点评

“一桥飞架南北,天堑变通途。”国兴桥是老百姓摆脱贫困,走向致富的光明桥。老百姓能够自筹资金建桥,也能够群策群力,走过任何火焰山,幸福就在前面。  发表于 2019-3-6 05:37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5
 楼主| 发表于 2019-3-5 17:30:55 | 显示全部楼层

问好向管!这是真实的故事,就发生在井研的殷家河。因涉及一些当权者,便没有用真实地名。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636

主题

9015

帖子

3万

积分

管理员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36491
发表于 2019-3-5 19:50:01 | 显示全部楼层
我有一个朋友,外地的,为一个红不占,白不沾的穷乡村修路钱花了几百万,被从乡到县的官员、和地痞敲诈无数次,修了三四次,都没把大桥修好,伤心透了,最后只修了个小桥。到现在丢了三千万在哪里,事还是没办成。现在的官员太腐败堕落了!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5
 楼主| 发表于 2019-3-6 19:04:14 | 显示全部楼层
向胤道 发表于 2019-3-5 19:50
我有一个朋友,外地的,为一个红不占,白不沾的穷乡村修路钱花了几百万,被从乡到县的官员、和地痞敲诈无数 ...

可叹!他不敢揭发贪官们吗?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30

主题

4159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6175
 楼主| 发表于 2019-3-8 18:37:08 | 显示全部楼层
谢向管,谢本成!祝快乐安康!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