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6|回复: 1
收起左侧

《滇西雄峰》节选六金钱豹 识字岗

[复制链接]

595

主题

3980

帖子

1万

积分

总版主

Rank: 16Rank: 16Rank: 16Rank: 16

积分
15427
发表于 2019-1-21 20:33:3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和永德县所有的乡村学校一样,班卡完小的教师回校后的第一个任务是找学生回校上课。施主任第二天傍晚才回学校。廖文刚感到他的神态有些不自然。在教师会上,他没有谈德党学习的问题,只是把大家分成三个小组,每个小组两三个人一路,逐队去找学生回校。
      廖文刚和施主任、赵钰一个组,他们走的地方是放马场、十二炉火、尖山。每到一个寨子,狗都叫成一片,他们都不得不随手操起一根长长的柴或者竹棍。他们见人就喊,请他们通知寨子上的学生明天到校上课。开课之后,各个班都一定还有没来的,晚上各个组的老师们又到寨子上这些学生的家里,一家一家地作工作,一个一个地动员。
      这天晚上,他们三人从尖山回来,每人都打着一个手电筒,走到一个斜坡上,路的下方是一个三角形的庄稼地,里面长满了苞谷,廖文刚的手电筒照着了玉米地里两个晶亮的眼睛。赵钰说:“不要照,豹子!”三个人赶快熄了手电筒,蹑手蹑脚地急行。天上有星月也有云团,沟谷里雾气正在渐渐腾起。大家走几步又回头看一眼。廖文刚借着淡淡的星光看那豹子,离他们不过十来米,硕大的头高高昂起,警惕地竖起宽大的耳朵,有肥壮的大猪那么长,一身的毛皮,在月光下也似乎闪着光彩。那豹子似乎并不想攻击人,听见他们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一纵身跳进沟谷里,跑了。大家这才长长舒了口气。
      廖文刚问:“要是豹子进攻怎么办?”赵钰说:“马上点火。”“如果没有火呢?”“上树也可以。”廖文刚说:“手里捏一把匕首,如果不怕死,人能战胜豹子吗?”施主任说:“那得看你的气力了。”赵钰说:“我们县就出过一个打豹英雄,是一个民兵排长。名字我可记不清了。他一个人到区里开会回家,打着一把柏树皮火把。这种火把,一甩就燃起明火,不甩,就只是红红的一团。坡头上就蹲着一个金钱豹,他可不知道,照样走他的路,那火把已经甩到了豹子的鼻尖子上。那豹子‘嗷’的一声大叫,纵身向他扑来。那民兵排长眼明心稳动作快,就地一滚,滚到了豹子的身后,那豹尾一扫,头都可以给你削去半边。”“有那么凶呀?”廖文刚问。施主任说:“写文章都要求凤头猪肚豹尾,可见豹子尾巴特别有力。”
      赵钰接着说:“那民兵排长也是情急智生,还在豹尾没有甩动之前,双手紧紧抓住了豹子尾巴。幸运的是,他正好站在了一个向下倾斜的坡上,他拼命往下拖,豹子反而害怕了,死劲往上奔,完全没有回过头的打算,那民兵排长力气大,抓紧豹子尾巴一点一点地往坡下拖,拖到了一堆柴的旁边,他双脚一蹬,腾出右手顺手抓起一块柴,狠命向豹子的腰上砸去。”施主任说:“豹子是铜头铁背豆腐腰嘛。”赵钰说:“那豹子就瘫了不能动,被民兵排长一顿猛打,死了。这些地方虎豹伤人的事很多,那位民兵干部,还被评为了打豹英雄,政府还奖给他一枝猎枪哩。”廖文刚问:“是哪一年的事?”“1952年。”施主任说。“具体是永德的什么地方?”赵钰说:“也记不清了。大概是小勐统方向的人吧。”他们回到学校,已经是月儿西斜了。
       廖文刚有天天看报的习惯,可惜这里往往是一个星期才来一次报纸,从这一叠叠的报纸上,廖文刚看出内地的文化大革命已成风起云涌之势,报纸上毛泽东一次又一次接见红卫兵,李秀芝寄来了一大堆重庆的传单,上面载有诸如毛泽东的《炮打司令部》、重庆的815、川大的826各造反派的主张和争论,不久又传来了昆明823和炮兵团的传单。其中有昆明的“95”悬案,连云南省委书记、昆明军区司令员阎红颜上将也不明不白地死了。廖文刚有了“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到了下学期开学的时候,班卡完小的老师们都觉得我们也应该响应毛主席的号召配合文化大革命做点什么。
       主任领导大家讨论了一小时。赵钰说:“我们学校的房舍,好些地方,瓦都破损了,有钱都没地方买瓦。”廖文刚问:“原来这些房上的瓦是哪来的?”杨富兴说:“都是从外地去请师傅来,造窑烧砖瓦,需要多少烧多少。”赵钰说:“破四旧,我们去把石洞寺的瓦搬回来,补到学校的房子上去。”施主任说:“这算一件事吧,边疆地区文化大革命是正面教育,扫盲识字,我们这些地方最需要,我们在校门口设一个识字岗,写出一些毛主席语录,能读的,就放过去,不能读的,就教他一个字,给他读一遍,再放过去。”聂世德说:“外面的草房也在漏了,我们上山去割草来盖好,也是好事嘛。”杨富兴说:“我们搞些节目,一个寨子一个寨子地去演出,送文化下乡。”经过讨论,大家决定先办好这四件事。
       这天正是赶场天,廖文刚奉命领着黄国美、崔玉华、杨凤美、廖勤贵、罗锡昌五个学生去摆设识字岗。地点选在老街向班卡街方向走七八十米的地方,也就是在水井的上方,那里有一片竹林,路较宽阔,好布置;上面是山,下面是崖,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势,好设卡。他们在左手边立一根一人高的竹筒,上面贴一张字条,上端写“识字岗”三个字,下面写毛主席语录:“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是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的左右两边各站一个个子高大的学生,把一根粗长的篾条扳成弓形,两人各执一端。从这里路过的人,识字的就读,不识字的就教一个字,给他们读一遍。
       一会儿,来了一个人,低眉顺眼,短衫草鞋,一根竹扁担,两头各挑一个禽类动物,那动物和鸡没有区别,但比鸡大得多,头,比两个鹅头还大,脚,和人腿差不多长。廖文刚问:“同志,挑的什么?”“鸡”。“鸡有这么大的?有多重?”“30多斤一只吧。你们要检查?”廖文刚说:“不,不,不,我们是识字岗,会认就读一遍,不会认就教一个字,给你读一遍。”“那,你们读吧。”学生崔玉华给他读了一遍。他挑起鸡过了岗,走了几步,自言自语地说:“找不倒事干!”廖文刚听了笑道:“这倒不假,内地闹得那么凶,是为了什么呢?”过路的人越来越多,一个人一个人地过关,人可就堆起了。廖文刚来了个小改革:一批一批地教和读。这可就快多了。
       已经要到中午时,廖文刚见远远来了一个头戴草帽的人,一直到了廖文刚面前,那人都低着头。廖文刚凭穿着知道是一个有年纪的人,就招呼道:“大爷,请读。”廖文刚用教鞭指着纸条,几个学生拔腿就跑。只有一个同学还站在旁边,竹篾的“弓”,已经变成了“剑”,直指天空:被崔玉华执着。廖文刚虽觉得奇怪,因为正在岗位上,还无暇问及同学们跑开的原因,直到那人发出含混不清的怪声,廖文刚才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脸上,一时惊得手足无措。
      这张脸比《聊斋》和《西游记》上的任何一个妖魔鬼怪还要可怕。整个的脸都不是肉组成的,而是布满了条条血色干枯的筋,没有鼻子,只有两个朝天的洞,“洞”里“毛骨悚然”;上下嘴唇,就是用廖文刚钉木箱用的那种废铁皮,歪歪扭扭地挂着。牙齿和牙龈全裸露在外,红白分明。耳朵没有耳廓,用更宽一点的铁皮做成耳朵模样,松松地挂在那里。所有脸上的部件,都用麻绳固定。眼睛,两颗晶亮的珠子,在血不像血,肉不像肉、骨不像骨,筋不像筋的眶里闪动着。
       廖文刚的第一反应是麻疯病人。他本想丢下教鞭就跑,又想到自己可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校学员出身,这毕竟也是一种岗位,他观察这人,四肢却很健全,分明是人的手,人的脚。那人看来还识字,不等廖文刚指,他已经读完,每一个字他发出的声音,都和这个字正常的发音有些联系。廖文刚示意让他过去,他友好地点点头。崔玉华也向他点点头,那个人头也不回地过去了。
      崔玉华说:“我认识,他是大落水那边的马会计,他们在山上收玉米,一个小孩被老熊抱走了,马会计去抢,被熊一把抓去了脸皮。”“那小孩呢?”崔玉华说:“老熊见后面的人追来了,把小孩丢下就跑了。”跑远的同学都回来了,七嘴八舌地说:“吓死我们了!”廖文刚说:“我也吓坏了,不过我不相信鬼神,我只怀疑是一个麻疯病人,其实他还是一位舍己救人的英雄哩!”
      这种识字岗坚持了两个星期,大家觉得价值并不大,也就没有继续下去了。


点评

金钱豹 识字岗:班卡玩笑的老师们,在找学生上学回来的路上,遭遇金钱豹,有惊无险;在识字岗上,教过路人认字,却遇见了一位舍己为人的英雄,耐人寻味。虽然都是平常人,却反映了文化大革命时期教师的生活状态。  发表于 2019-2-18 13:48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