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回复: 0
收起左侧

【转】釆撷中华民族的灵光 (或:创造云蒸霞蔚的诗与美) —序祁念曾诗集《延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0-3 21:18: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釆撷中华民族的灵光
(或:创造云蒸霞蔚的诗与美)
—序祁念曾诗集《延安,我把你追寻》
唐德亮
祁念曾老师是成名已久的老诗人。他不光擅写诗,还能写散文、报告文学、电影剧本、文艺评论与学术专著,多种文体均有不凡的成果,当然以诗歌创作成就最大。那首《延安,我把你追寻》不仅是他的代表作,也是一首名作,被选入人教版小学语文教材二十多年,最近又被选入人教版初中二年级语文教材,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殊荣。  托马斯·莫当特在《蜜蜂》一诗中写道:“灿烂的生命中一个忙碌的时辰,抵得上一世纪的默默无闻。”一首高质量的名作,胜过一万首平庸之作。祁念曾写诗发诗或许不算太多,仅出过3本诗集,但有这么一首名作传世,就颇值得自豪。须知,一旦被选入人教版语文教材,其作品影响力就会成几何数不断增长。几百万乃至几千万的小学生都读、背诵他的诗,这是多么荣耀的事!
笔者与祁念曾老师神交已久但相识甚晚。二十几年前我就注意他并追踪他的诗文。直到2017年3 月我们一同参加中国作协举办的学习习近平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精神培训班上才首次见面。我们一见如故,他也说很早就注意我了,于是我们便成了好友。此后,我们互发微信、常通电话,交流对文坛尤其是诗坛或者某部(篇)作品的看法,有很多共同语言。
《延安,我把你追寻》这部诗集,是祁念曾老师几十年朗诵诗的精选。读之,有徜徉在一条斑斓的彩河的感觉,感受着诗人思想感情力量的撞击。
祁念曾的诗,有一种磅礡的思想美。“人是会思想的芦苇。”思想是诗歌的灵魂。没有思想的诗歌是不过是一具僵尸。美国诗人罗伯特·佛洛斯特说:“一首完美的诗,应该是感情找到了思想,思想找到了文字。”祁念曾的诗之所以耐读,就因为他的感情找到了思想,思想找到了诗歌,他的许多诗具有深刻的思想。以那首《延安,我把你追寻》为例。
延安,我把您追寻

像翩翩归来的燕子,
去追寻昔日的春光:
像熠熠闪亮的流星,
去追寻失落的太阳……

追寻你,延河叮咚的流水,
追寻你,枣园梨花的清香,
迫寻你,南泥湾开荒的镢头,
追寻你,杨家岭讲话的会场……

一排排高楼大厦像雨后春笋,
一件件家用电器满目琳琅;
我们永远告别了破旧的茅屋,
却忘不了延安窑洞温热的土炕……

航天飞机探索宇宙的奥秘,
电子计算机奏出美妙的交响,
我们毫不犹像丢掉了老牛破车,
    却不能丢掉宝塔山顶天立地的脊梁!

我曾登上高耸入云的埃菲尔铁塔,
我曾在东京的银座流连徜徉,
纵然走遍了天下的奇山异水,
却总是怀念黄帝陵翠绿的山冈!

洁白的小天鹅蹁跹起舞,
蓝色的多瑙河淙淙流淌,
敞开的窗口流进异国的声音和形象,
我却难忘兰花的真挚、信天游的悠扬……

啊!延安——中华民族的灵光!
如果一旦失去了您啊,
我们将变成一堆行尸走肉,
怎能向光辉的未来展翅飞翔?

啊!延安一一我把你追寻,
追寻信念,追寻金色的理想;
追寻温暖,追寻明媚的春光;
追寻光明,追寻火红的太阳!

众所周知,延安,是中国革命的圣地,是思想的高地,精神的高地,抗日的明灯、解放的明灯,从这里照亮全国,“万众瞩目清凉山”(陈毅诗句,清凉山代指延安)。延安,是一种精神的载体,延安精神是革命的象征、正义的象征。上世纪五十年代,著名诗人贺敬之的杰作《回延安》影响了几代人。可是,一个时期以来,“去历史化”“去革命化”将人们的思想搞乱了,歌颂革命的诗歌受到了冷落,低俗无聊的诗歌大行其道。《延安,我把你追寻》的出现,令人欣喜,教人振奋。这首诗,是祁念曾在新的历史时期,站在新的历史方位,对延安精神的新追寻与深情的呼唤。作者抓住延安精神与中华民族的“灵光”这个“魂”,进行联想、渲染,“像翩翩归来的燕子,/去追寻昔日的春光:/像熠熠闪亮的流星,/去追寻失落的太阳……”第一节用 “燕子”“流星”代表追寻者,“春光”“太阳”两个意象代表追寻的目标,“昔日的春光”“失落的太阳”是对沉沦的延安精神的呼唤。接着,连用四个“追寻你”将作者的思想具象化与深化:“追寻你,延河叮咚的流水,/追寻你,枣园梨花的清香,/追寻你,南泥湾开荒的镢头,/追寻你,杨家岭讲话的会场……”这是思想的源泉,力量的源泉。“枣园梨花的清香”“杨家岭讲话的会场”暗喻毛泽东思想,“南泥湾开荒的镢头” 暗喻延安“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下面四节用新旧对比与中外对比,告诫我们:“我们永远告别了破旧的茅屋,却忘不了延安窑洞温热的土炕……”“我们毫不犹像丢掉了老牛破车,/却不能丢掉宝塔山顶天立地的脊梁!”这“温热的土炕”指人民群众,党与人民群众血肉相连的优良传统,这“脊梁”(亦即‘灵光’)就是伟大的延安精神,也是中华民族、中国共产党不屈不挠、自强不息、发奋图强、实事求是、开拓创新、为人民服务的精神。“啊!延安——中华民族的灵光!/如果一旦失去了您啊,/我们将变成一堆行尸走肉,/怎能向光辉的未来展翅飞翔?”这是诗人的假设,也是来自心底的发问,发人深省,撞击灵魂。结尾四句直接点题:“啊!延安一一我把你追寻,追寻信念,追寻金色的理想;/追寻温暖,追寻明媚的春光;/追寻光明,追寻火红的太阳!”这是全诗思想的深化与升华。这首诗情感饱满,气韵生动,有一种打动人心的力量。这种力量,源于其思想感情的美,也得益于其巧妙的构思、鲜明的意象和优美的诗句。
祁念曾诗歌的思想美,还体现在他的其它大量诗作中。譬如《沸腾的五月》,他歌颂工人与劳动,雄健刚毅的矿工们,“在地下开拓/纷飞的汗雨,/冲洗着历史的尘沙;/钢铸的脊梁,/扛起时代大厦的基座!/黑黝黝的隧洞/多么漫长,/多么曲折。/为了有一个溢光流彩的世界,/我们咬紧牙关,/把顽石开凿;/能放光的,/就让他放光;/能发热的,/就让他发热!” 矿工坚忍不拔的“脊梁”形象,浮雕般立在我们的面前。在《锤与镰的颂歌》中,诗人将不新的题材写出了新意:“当马克思老人/从遥远的莱茵河畔/绘制出第一张蓝图/铁锤和镰刀/就不再是奴隶的工具/而成为战斗的刀枪/铁锤的火花/点燃了南湖红船的灯光/镰刀的弧线/高悬成井冈山头的月亮/锤与镰凝聚着/仇恨 愤怒 力量/魔鬼的宫殿/化作了莫愁湖的泥浆……”这些诗句富有力度,显示了思想的力量。
祁念曾热爱祖国,对人民有炽热而深沉的爱。高尔基说:“诗人是世界的回声,而不是自己灵魂的保姆。” (高尔基《论文学》)他说:“诗,如果不为人民歌唱,就像一株倒下的枯树,欣赏它的,只有呆笨的昏鸦。把根扎进人民的心田里,艺术之树才能开出朵朵诗花!” 他的组诗《祖国之歌》就表现出这种情怀:“清晨,你是绚丽的霞光,/给我披上金色的衣裳,/夜晚,你是皎洁的明月,照我进入甜蜜的梦乡?/我是一棵树苗,/你是肥沃的土壤;/我是一朵浪花,/你是浩瀚的海洋;/我是一条小溪,/你是怀抱我的山岗;/我是一个婴儿,你是哺育我的乳浆;……” “我穿过风雪投入你的怀抱,/你用热乎乎的胸脯把我温暖!” “我满怀深情走进你的身旁,/你给了我钢的骨骼,铁的肝胆!”“母亲的慈爱,父亲的威严——/祖国啊,你是春天!/我愿倾洒周身的热血,/浇灌你春光永驻,百花争艳……”这组诗,不仅写出了祖国的美好和可爱,还进一步写出了“我”对祖国母亲赤子般的爱,并更进一步,写出了“我”如何努力让祖国变得更加美好。在《伸出你的手》中,面对“天在转,/地在抖,/云在哭,/风在吼,/暴雨如瓢泼,/大地裂巨口。/天府之国遭磨难。/父老乡亲热血流……”汶川大地震造成的旷世灾难,诗人呼吁“伸出我的手,/伸出你的手,/和灾区人民心连心,/和抗震大军手挽手。” “我们的脉搏一起跳。/我们的热血一起流;/有钱就出钱,/亲情胜骨肉;/有力就出力,/铁臂写春秋。”对受灾群众充满了悲悯之情,富有感染力。在《梦回草堂》中,诗人缅怀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杜甫:“今夜风声雨声,/我枕着风雨入梦,/天府之国的那间茅屋,/多少次让我魂牵梦萦……/白发苍苍的诗人啊,/拄杖叹息着浩渺星空:/屋顶的茅草飞向何方?/无情的风雨击碎心灵,/痛苦的岂止是床头屋漏,/更牵挂天下寒士泪水濛濛!”作者从杜甫的“茅屋”进而回到现实:“安得广厦千万间,/让打工者也能躲雨避风?/何时天降霹雳火,/焚毁贪腐者的黑暗牢笼?”这是正义的激情与呼唤。我尤其喜欢这首《保尔向我们走来——电视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观后》:

仿佛是十分遥远的年代,
那连天的炮火早已被历史掩埋;
仿佛是童年梦中的岁月,
那狂暴的风雪早已化作尘埃。
唯有那团荒野上的篝火,
仍在我的心中燃烧;
唯有那颗军帽上的红星,
仍和共和国的春天同在!

啊!“保尔.柯察金”——
这个英雄的名字,
曾与几代人的红领巾一起飘舞,
曾与雷锋班的车镜同放光彩。
一个陌生的乌克兰小伙子,
冲过连天的烽火硝烟,
走进亿万中国人的心怀,
马克思和列宁的思想
哺育了无私无畏的一代!
尽管今日高楼如山鲜花如海,
新的“白匪”又在进攻
“苏维埃":
有人在灯红酒绿中醉死梦生,
有人被糖衣炮弹击中脑袋,
有人把权力地位当作
装饰的羽毛,
用鲜红的大印捞取钱财……
这时,保尔向我们走来,
从荧屏上大声呼唤:
“忘记过去,就意味着
背叛”——
一腔正气冲散鬼魅阴霾!
我们的肌体多么需要
再经受一场风雪的洗礼;
我们的灵魂多么需要
再接受一次清泉的灌溉。
啊!保尔,你向我们走来,
见你那永不熄灭的目光,
照亮每个人前进的道路;
愿你那永不弯曲的脊梁,
支撑起人生壮丽的舞台!

自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后,保尔·柯察金也受到一些人的恶意污蔑与攻击。其实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表面上污蔑攻击的是影响、教育、鼓舞了几代人的苏联英雄保尔,实质上是污蔑攻击马列主义与社会主义制度。诗人忧患:“今日高楼如山鲜花如海,/新的‘白匪’又在进攻/‘苏维埃’/有人在灯红酒绿中醉死梦生,/有人被糖衣炮弹击中脑袋,/有人把权力地位当作/装饰的羽毛,/用鲜红的大印捞取钱财……”正在这时,电视剧《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受到广泛的好评,这无疑是对他们的有力回击。祁念曾疾呼:“‘忘记过去,就意味着背叛’——/一腔正气冲散鬼魅阴霾!/我们的肌体多么需要/再经受一场风雪的洗礼;/我们的灵魂多么需要/再接受一次清泉的灌溉。”这是灵魂的呼唤,正义的呐喊。车尔尼雪夫斯基说:“只有那些在强大而蓬勃的思想的影响之下,只有能够满足时代的要求的文学倾向,才能得到灿烂的发展。”(《车尔尼雪夫斯基论文学》上海译文出版社1978年版)那种认为歌颂时代与英雄人物的诗歌便是概念化的观点是不成立的。问题不在于是否歌颂时代与英雄人物,而在于怎样歌颂,有没有写出真思想、真感情。像贺敬之的《雷锋之歌》《回延安》《桂林山水歌》、郭小川的《向困难进军》《乡村大道》《甘蔗林—青纱帐》《将军三部曲》等许多广为传颁、影响深远的名作,不都是歌颂时代与人民、讴歌英雄的吗?
祁念曾的诗充满了深邃的理性之美。他对大自然的景物敏感而多情,同时又不乏深刻的思索,善于将感性、激情与睿智的理性相结合。如《春天的歌》《夏日吟咏》《金色秋天》《冬日诗草》等四组短诗。理性诗主要通过意念与意象、形象,用凝炼的语言,表达作者的思想。如《枯草》:
叶枯茎断,莫非你已经死去?
云遮雾盖,莫非你永远沉寂?
你把根顽强地扎进泥土里,
等啊,等待着春天的讯息……
这首诗,无论是意念还是意象都有新意。具象上,枯草“叶枯茎断”,仿佛“已经死去”;意念上这草却并没死,而是“把根顽强地扎进泥土”“等待着春天的讯息”。讲的是枯草,实际写的是人,是一种遭受打击却没有在挫折面前屈服、只是在“于无声处”中暂时沉默、蛰伏,等待时机,再焕发活力、生命力的一种人生态度。又如《沉思录》:
赞美你,灿烂的星群!
你们在高高的夜空,
不是互相倾轧,
而是互相照耀。
如果人间也能如此,
一定比天堂百倍美好!
写星星的诗很多,但这一首写出了新意,“灿烂的星群,不是互相倾轧,而是互相照耀”寓理性于具象之中,结尾两句假设颇有深度,又发人深思。“王冠上的苍蝇终究是苍蝇/茅屋里的灯光毕竟是灯光!”使人联想到鲁迅“有缺点的战士终究是战士,完美的的苍蝇终究是苍蝇”的经典名句,但思想更深化了,从“王冠”入手,将其与茅屋对比,苍蝇与灯光对比,内涵更拓展了。
恢宏的境界美。祁念曾善于营构一个壮丽宏阔壮美的意境,并形神统一、意与境相融。从《站立的河流》《泰山日出》《致大海》等力作中,我们感受到祁念曾诗歌的恢宏美。因为这些作品,诗人以其独特的想象力,描绘出一幅幅壮美恢宏的意境,大自然的美丽、神奇、伟大、壮观,天地之邈远,宇宙之深邃浩渺,缤纷多姿,令人神往。如《站立的河流》,视点高远、宏阔,将瀑布历经磨难,“咬紧牙关,把血液注入大地的脉管,/展开双臂,攀登危峰摩天的山崖………”的一往无前精神,“飞珠溅玉,从茫茫云端冲下去,/乘风破浪,在浩浩人间站起来!/站起来,昭示日月星辰,/站起来,阅尽五洲春色;/站起来,这才是最美的风景,/站起来,这才是生命的姿态!”这首诗创造了一个人格化、富有气势与动感、顶天立地的瀑布形象,诗人将抒情主体的情与抒情客体的境熔于一炉,有声有色,意境壮美,有动人心弦的艺术力量。在长诗《致大海》中,将“梦幻似的大海啊——/云蒸霞蔚,波涌浪翻……”“你那蔚蓝色的波涛啊,/日日夜夜使我梦绕魂牵;/你那翡翠般的浪花啊,/年年月月开在我的心田……”的景观描绘得那么多姿迷人。美的意境点染了大海的自然美,大海的自然美又点染了诗人美的情怀。作者又描绘了大海的另一副面孔:“银色的闪电划破沉沉夜幕,/映照出海水一张苍白的脸。/混浊的激流要把大海污染,/喧嚣的浪涛要把天地掀翻,/污秽的沉渣在浪尖上跳跃,/得意的泡沫在乌云下撒欢,/宝贵的珍珠在海底呻吟,/美丽的珊瑚在水中打颤,/礁石像张牙舞爪的怪兽,/将一艘艘航船葬入深渊……”这是令人恐怖的大海。诗人用细腻的笔触,抒发了对“玫瑰色的朝霞在天边闪耀,”“披一件美丽的海魂衫……” “海水平静得像一块绸缎,/阳光洒下了万点金星,/水面上绿得出奇,亮得耀眼。/群群海鸥在空中翱翔,/阵阵渔歌伴着点点白帆”的大海的由衷赞美,“可我这颗赤子之心啊,/依然深深地把你爱恋!/你给我搏风击浪的胆略,/你给了我望穿云层的慧眼,/……我愿化成一滴海水,一缕云烟;/为了使大海更加美丽,/我愿化成一条银鱼,一 只海燕!”在这首诗中,作者运用多种艺术手法,将富有色彩感、动态美的大海意境写得那么迷人、丰富、深邃、辽远,诗人情感奔涌,通过听觉获得诗作诉诸思想情感,格调昂扬,创造了一个广阔的诗美空间,展现出诗人丰富的想象力,神驰天外、驾驭时空的艺术表现力。
富有音韵美。诗集《延安,我把你追寻》是一本朗诵诗。朗诵诗的特点是押韵,节凑鲜明。这本诗集的诗作大多琅琅上口,激情饱满,洋溢着浩然正气,充满正能量,朗诵之,令人感奋,激情燃烧,值得推崇。
艾青说:“一首诗的胜利,不仅是那思想的胜利,同时也是那诗的美学的胜利。”(《艾青文集·诗论》花山文艺出版社1985年版)祁念曾的诗集《延安,我把你追寻》也如此。《延安,我把你追寻》中有一句“延安——中华民族的灵光!”,诗人正是釆撷汲取了中华民族的灵光,才写出了一首首有筋骨、有温度的诗,创造了云蒸霞蔚的诗与美,以其美的思想情感,美的发现,绽出了美的诗花,结出了芬芳丰硕的诗果。

唐德亮简介
唐德亮,笔名方野、方原、何家铁,广东连山上草沙水人,瑶族,现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作家,广东作家协会理事, 广东作家协会诗歌委员会副主任,清远市文联副主席,清远日报副总编辑,系清远市第六届人大代表,清远市第四、五批专业技术拔尖人才。已在《诗刊》《人民文学》《人民日报》《光明日报》《当代》《十月》《文艺报》《中国作家》《花城》《星星》《黄河》等国内外200多家报刊发表文学作品两千多篇,出版诗集7部、长诗1部,散文、文学评论、杂文、小说集各1部,主编文集10多部,个人诗集《南方的橄榄树》获第八届广东新人新作奖、诗集《苍野》获第七届广东鲁迅文学奖,长诗《惊蛰雷》在全国产生了较大反响并荣获首届“中国阮章竞诗歌奖”,被誉为中国新左翼现实主义的代表性作品;两次被儿童文学杂志评为“全国十大魅力诗人”; 2017年在由西南大学中国新诗研究所、光明日报出版社《关雎爱情诗》杂志与中国梦文学网等联合举办的“纪念中国新诗百年”全球华语诗人诗作评选活动中,被评选为 “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具实力诗人”; 2017年被授予“新国风杰出诗人奖”,文学评论集《文学的烛照》被《作家报》评为第12届作家报杯全国优秀文艺作品大赛金锐奖。共获各种奖70余次;诗作入选《中国百年新诗选》等200多种选本以及《大学语文》教材与小学语文课标读本,多篇作品被选作多个省市中学语文考试试题及高考模拟试题,《人民日报》《光明日报》《文艺报》《文艺理论与批评》等100余家报刊发表200余篇关于唐德亮的评论,内蒙古师大中国少数民族作家中心编选的研究评论唐德亮的《唐德亮研究专集》于2008年由作家出版社出版;被《文学自由谈》选作封面人物;有作品被《新华文摘》《中国文学年鉴》《青年文摘》《作品与争鸣》转载。《中国诗歌通史》《中国诗歌三十年》《中国当代少数民族文学史》以及《岭南现当代散文史》等多种文学史著作对其有专节评介论述。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