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5|回复: 1
收起左侧

《心中贮满露水的的诗人——木斧评传》后记 /张效民...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8-15 11:44: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QQ图片20171216163114.jpg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8-8-15 11:44:02 | 显示全部楼层
                              《心中贮满露水的的诗人——木斧评传》后记

                                              张效民




《心中贮满露水的的诗人——木斧评传》的写作到了完稿的时候了。关于这本书的写作,需要向潜在的读者做一个说明。首先要说这个书名,是接受木斧老人的建议而确定下来的。我觉得也确实比我想的几个书名好。好就好在切合木斧的为人、符合木斧纯真的性格,也比较符合本书的体例。这里向他表示我的感谢之意!

我原来想的是为木斧写一本传记,而不是现在确定的评传。原因是木斧从开始创作至今,作品极其丰富,涉及领域也十分广泛,一本书既要“传”,又要“评”,恐怕是难以容纳的。再说,评,要有学养,逻辑思维能力要强,而我离开学界已久,对于新诗更无研究,确实力有不逮;而且一本书既“传”又“评”,这二者关系究竟如何把握为好?我没有想好。

我认为。作为评传,实际上包含着两个部分。“评”,就是评论,属于文学研究的范畴。需要作者对于传主生平经历和思想状况具有比较全面的了解,需要对于传主全部作品具有全面的研究。在此前提下,作者要以自己的学养(包括历史观念、辩证思维能力、美学素养、理论功底、文学积淀)为基础,以逻辑思维的方式,去对于传主每一部作品的意蕴和风格特色进行多方面、多角度、条分缕析的比较、提炼和概括,进一步在这个基础上对于传主的创作成就做出一个整体的判断。其基本思维方式是逻辑思维,其基本的表达方式则是论说性质的,这其中也自然包含着分类、归纳、概括等等一系列地逻辑思维运动,但是其物质成果的呈现则是理论色彩明显、突出的论辩性的说理文章。

所谓传,就是传记,传记这种文体本质上属于历史学科。传记写作遵循的根本原则是真实,是对于传主人生历程的真实而不夸大、不虚饰的记录和叙述。当然也包含着对于传主纷繁史料的辨析和选择取舍,但是作为传记写作来说,最为基本的写作方式是叙述式的,则是无容置疑的。其成果的呈现方式则是对于传主生平事迹的历时性的写完整叙述文字,其特征是叙事,是记叙,从问题上说属于记叙文章。

如此看来,“评”和“传”其实是两种不同的文体。思维方式不同、表达方式不同、成果呈现特点不同,所坚持的标准也不同,二者各自独立,各有特点。但是“评传”则需要把这两种不同风格、不同类型、不同体裁的文章合二为一,这就有个“史”(传)“论”(评)矛盾调和的问题,需要把“史”(传)家的严谨真实叙事和“论”(评)者缜密入微的研究功力结合为一个较为谐和的整体,这中间的难度可想而知。难就难在如何将这两类风格各异的文章比较和谐地统合为一个整体,使读者阅读的时候不至于太觉得生硬而难于接受。难以调和而又必须调和,这既是一个很值得学界研究的理论问题,也是我这本传记必须解决的实践问题。

我写作《心中蓄满露水的诗人:木斧评传》就是在这种难以调和的矛盾中进行的。我自知能力有限,写出来的东西难以达到预期的目标,但是也只能如此了,无论如何,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提高一个人的综合素养,是不可能的,这一点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

阅读完木斧先生的全部著作(诗歌、小说、散文、戏装画集和戏装照集、文艺理论等方面)之后,有个感觉越来越明显,这就是我认为木斧漫长的创作历程中,他最具有成就的时期是在60岁离休之后迄今的27年中。从创作时间和业绩的实际情况来看,木斧离休之后迄今的连续创作时间是27年,大大长于改革开放后至离休时的12年;撇开反右和“文化大革命”这两个时期不算,从开始创作,写作革命诗的1946年到1955年,也不到9年时间,因此,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说,木斧离休之后的这27年,是他创作生涯中的真正的黄金年代,也是他的生活最为多姿多彩的时期,他真正是随心所欲地活出了一个精彩的自己;从木斧的创作业绩来看,木斧的创作题材、创作风格和创作的领域的角度看,离休之后,木斧在继续坚持诗歌创作,写下了大量诗歌作品,为新诗坛贡献了大批他本人此前未曾体现出来的风格的新诗作品,而且同时代的诗人也未曾做出过这样的贡献。与此同时,他还在新诗写作题材、体裁等方面做出来几十年未曾间断的探索;他的成书信体诗歌以其巨大的篇幅、创新的表达方式、多样化的风格特点,成为古今书信体诗歌的集大成者,可谓前无古人;他探索以戏入诗,写下了数十首非常优秀的戏诗,也是中国诗人中前所未有的,木斧当之无愧地开了戏剧与诗歌结缘的先河。

离休之后,木斧还在长、短篇小说创作领域中获得了骄人的业绩,他的长篇小说《十个女人的命运》被视为反映西南地区回族生活的的史诗,既填补了反映西南回民生活小说创作的空白,也体现了木斧驾驭小说题材的非凡能力,并由此摘取了全国第三届少数民族优秀文学奖。他的短篇小说集《汪瞎子改行》汇集了他解放前后讫至改革开放后所能收集到的全部作品,也展示了木斧在这个方面的成就。此外,他的关于新诗发展的一些探索,对于中国新诗的未来发展路径,也提出了自己可资借鉴的思考,他关于京剧创新发展的一些思考,对于继承和发展优秀中华民族文化,也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因此,我认为从创作角度看,无论是作品数量和质量,也无论是创作风格和题材开拓方面,木斧都为当代文坛做出了巨大贡献,在一些方面是前无古人,无可替代的。他是当代诗坛、小说界的一道独特的景观,也是一座极其挺拔、令人仰望的高峰!

从木斧人生历程的角度来看,木斧离休后的生活也是他人生旅程中最为精彩的一个章节。纵观木斧的人生途程,我们可以看到,他的青年时代是在火热的革命斗争和社会主义建设时期度过的。其后就是1955年至1979年的24年中,他和他的家庭都是背负着沉重政治包袱,承受着极大政治压力的时代背景下憋屈地生活,改革开放后木斧在政治上得到了平反,但又忙于工作,忙于在诗坛“复出”、“崛起”,“心为形役,”实在没有办法按照自己的意愿、兴趣与爱好去生活。但是繁忙的生活也是木斧生活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他人生和创作的重要阶段;而离休之后,情况变了,自己可以支配时间了,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了,木斧选择了学京剧、演京剧,这一演就是24年,这是多么写意的人生,又是多么精彩的人生?!从这个角度看,可以说,离休以来是木斧人生旅程中最为精彩的段落,最为写意的篇章,是完全符合事实的。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这个本评传,就把重心摆在了对于木斧改革开放之后“复出”和“崛起”与离休后生活和创作的表现和评价。当然他解放前的创作起步也很重要,我们也以相当的篇幅予以展现。人总是生活在具体的历史环境中,离开具体的历史环境,人的行为和思想就失去了具体依据。作为一位诗人,木斧的生活和创作都发生在20世纪40年代后期至今的历史时期里,当今的读者对于几十年前的历史进程,许多都淡漠了,或者是缺乏亲身的经历,而不能理解那个时期的人和事,人的心理和行为,为了帮助今天读者的理解,我在书中也对当时的历史情况作了必要的介绍;为了展现木斧所生活的不同时代特殊的政治环境,为木斧的人生经历和性格展示提供真实的生活依据,我们花了一些篇幅对于不同历史时期与木斧人生相关的特定历史事件作了介绍。我们相信,这对于我们今天的读者认识那个时代环境,进而理解木斧这个具体人物在当时表现:他的痛苦、他的无奈、他的选择,是完全必要的,并不是为了拉长本书的篇幅。我们也对与木斧的生活、成长和创作密切相关的师长、朋友的情况作了必要的交代和说明。人总是生活在一定的人际关系中,一个人的成长也总是在具体人际关系的互动中实现的,这些情况的展示有利于读者对于木斧的成长过程有一个全面的认识和了解。我想这一点,读者也自会谅解的。

还应该说明,这本评传中我们还对木斧的诗歌理论、对于京剧改革创新、对于戏诗和书信是对于新诗坛的贡献进行了分析研究;对于他的小说创作也进行了较为系统梳理和研究。我还比较系统地梳理了木斧关于京剧改革的一些见解。这些努力得出的结论,可能与此前一些评论家不同,但是这种不同,所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盲目接受现成结论,是文学评论和研究中存在的正常现象。相信读者能够作出自己的评判。

木斧是一个性格突出的人,他有自己的兴趣和爱好。喜欢饮酒、喜欢适合自己口味的饮食,他自己也是一位喜欢钻研美食制作的美食家。为了展现木斧这些方面的特点,也是为了把他写成一个活生生的人,我在书中保留了大量的他的生活细节,相信对于读者进一步了解他、认识他有所帮助。

这本书的写作,一直得到木斧老人的关心和支持。24年前,木斧就审阅过《木斧传》的初稿,这次在写作本书时,木斧先生也给极其细致耐心的指导。他积极提供材料,审阅每章每节书稿,核对基本事实,对于书稿史实方面的错漏,他做了认真的校改,为这本书对传主生活历程的真实性表达方面做出必不可少、无可替代的贡献;木斧先生的爱人邓德芳女士也阅读了相关的文稿,提出了修改意见,也提供了重要的支持;成都诗人萧开秀女士不仅承担了向木斧先生转寄文稿的繁琐事务,也提供了不少与木斧戏剧生活和生活环境的生动材料,还尽其所知,校对改正了书中的一些错失;四川文艺出版社黄勤女士也热心地提供了这本评传写作所需要的书籍,木斧故乡的固原县志办也提供了清代固原回民起义的情况,等等。在这里,我要一并向他们表达衷心的感谢之意!我还要感谢木斧先生的各位朋友们,他们所编辑出版或者自己写作的相关与木斧先生的书籍和文章中提供了大量的木斧的生活细节和交往情况,如李临雅、余启瑜他们编辑的《论木斧》、《再论木斧》等书,都为本书提供了丰富的资料,还有徐方强先生阅读过本书部分章节,对一些地方提出过很好的修改意见。没有他们的关心、支持和帮助,这本书不可能仅仅以半年的时间就得以完成!也要感谢愿意出版本书的出版社的编辑和领导同志们为本书的出版提供了机会!

作者    张效民,1954年生,四川人。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会,中国鲁迅研究会,中国现代文学史料学会会员。广东省作协会员。

2018年8月9日完稿于深圳南山区西丽湖畔,2018年8月13日校订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