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4|回复: 0
收起左侧

活用13——微说微诗【78】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7-9 08:45: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活用13——微说微诗【78】
微说人:山城子(李德贵)

既然找到了现成的例子,就说说喻拟兼通感式的活用吧:

任性的夜
  文/鼎立


非得
服下你那粒“晚安”
方能入睡

【微说】

数量词“一粒”在自由体新诗中已经被普遍运用,自然为了追求语言的新颖别致,谁都不肯用于以“粒”为计量单位的物品上。微诗中也有,今天在鼎立诗友的作品中看到,于是想说一说。
原来一声“晚安”,也可以“粒”的。这让我想到安眠药是颗粒状的,诗人在此是暗藏着比喻了。声音变物,又藏着两种积极修辞,一个是拟物,另一个是通感。于是,“那粒'晚安'”这个短语,就成了喻拟兼通感式的活用了

我还想说,由于一些东施效颦的人,不明词类活用的原则,就不管什么都“粒”一下子,什么“一粒鸟鸣”“一粒犬吠”等等,仿佛他不“粒”一下,就达不到诗人标准了似的。既然“粒”,就得与粒状相关。相关才可以实现艺术的准确。鼎立诗中的原意隐约可见,恢复不精练的非诗句当为:“非得听到你的那一声‘晚安’,就像服下一粒安眠药片一样,我方能入睡。”这“粒”活用得没毛病,实现了艺术的准确。而“鸟鸣”成“粒”,就很不阅耳了,美感顿失。

类似乱用“粒”的无逻辑的活用,也还不时地碰到。具体到人,还批评不得,他会振振有词地说,某某都这样用了云云。呜呼——诗坛乱象,由兹而生,悲哀无奈甚矣。

2018/7/6于黔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