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6|回复: 1
收起左侧

[专家专论] 组建中的中国超越爱因斯坦共同体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8-14 10: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组建中的中国超越爱因斯坦共同体
齐新(内蒙古北方经济报社)
本文已在网上已发表,是再做交流好了。这是以下记者、作者讲述的“创新故事”:《中国科学报》记者科讯,《光明日报》记者齐芳,《科学通报》记者闫蓓、安瑞、邹文娟,《科技日报》记者张巍巍,《新华每日电讯》记者全晓书、喻菲、屈婷,《新民周刊》记者王煜,《人民日报(海外版)》记者孔晓宁,著名作家吴树、蒋铮,网络名家鲍得海……集大成后的汇集。这是非同一般的超越者针对爱因斯坦相对论发出了不同声音。2016年1月20日,中国科学院网站发布了如下报道:科学家建立超越广义相对论的引力量子场论。
文章来源:中国科学报,科讯(作者)。近日,中科院院士、中科院卡弗里理论物理研究所研究员吴岳良,打破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中关于广义坐标变换不变假设的局限,不再从推广狭义相对论和坐标时空几何的途径来构建量子引力理论,而是基于量子场论和对称原理,建立超越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引力量子场论。相关成果发表于《物理评论》。
齐新短评之一
吴岳良建立上述超越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引力量子场论之后,《中国科学报》、《科技日报》、《光明日报》和各大网站都发布了有关的报道。可以说,权威报纸和大网站陆续举荐,表明了有关方面对吴岳良的信任和支持。在以往,只要有人针对爱因斯坦相对论发出了不同声音,就有人斥责这是没学懂相对论的“民科”行为。然而,吴岳良的身份却非同一般,他是中科院院士,曾经担任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所长,现在是中科院大学副校长。吴岳良院士堪称中国理论物理学界的顶级权威之一,面对吴岳良,如果有人要想说吴岳良是“民科”,因为没学懂广义相对论才自大妄为,贸然“超越”,那么,敢于给出这种说法的人至少得具备如下资格:对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对吴岳良新理论、对理论物理学、对相关学科、对广泛的实验事实的了解等,都得超过吴岳良。唯有如此,你才有资格居高临下地“判决”吴岳良吧?那么,在吴岳良院士面前,谁能成为这样的“大牛”呢?
在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研究所网站“科研动态”栏目中,有一个关于2016年1月25日“前沿科学论坛”的预告。对于上述“前沿科学论坛”,《光明日报》在2016年1月27日以“寻找最简单的完美理论——记中科院院士吴岳良与他的‘引力量子场论’”为题发表了记者齐芳撰写的报道。报道中有如下内容:1月25日下午3时,中国科学院理论物理所报告厅,一场学术报告会正式开始——中国科学院大学副校长、理论物理所研究员吴岳良院士向大家报告了自己的最新成果——“超越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引力量子场论与量子暴涨宇宙”……吴岳良迈出了重要一步。“我认为如果再沿着爱因斯坦的路走下去,肯定还得不到答案。因此,我们需要创新,需要另辟蹊径。”他从量子场论出发,提出了“引力量子场论”。根据目前的研究进展,这一理论可在量子场论的框架下统一描述四种基本相互作用力,并能够兼容广义相对论。吴岳良院士致力于把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取而代之”
把吴岳良“超越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活动分列成两条来介绍,是因为吴岳良的“超越”活动极其特殊,非同一般。中国科学杂志社《科学通报》杂志2016年第14期发表了记者闫蓓、安瑞、邹文娟撰写的采访报道:“对话吴岳良: 从时空的涟漪到太极计划”。吴岳良在报道中指出:最近我本人发展的引力量子场论表明,时空本身就是物质。因为真正的时空应该叫做引力场时空,而不是通常的坐标参考系时空。所有的物质其实都在引力场时空中运动,这就是为什么所有物质自然地都与引力场发生相互作用。……空间引力波探测不仅仅要精确检验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更要探索超越广义相对论的量子引力理论。因广义相对论这个理论还并不完美,无法在量子场论框架下与其他三种基本相互作用力进行统一描述。
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网站2017年4月26日发布了一篇报道:“吴岳良讲述极小粒子与极大宇宙的内在统一”,来源:早培,作者:王清扬、孙雨滢、石宗华。在报道中有如下内容:正当大家为如今物理学的惊人成就而入迷的时候,吴岳良又谈到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的不完善……吴教授十分欣赏早培学生的精神,同时也向早培班学生提出了几点建议:要积极接纳新的思想,不要被所谓的权威所吓倒,坚持自己的想法。
齐新短评之二
从吴岳良对自己创建的新理论的定位可以看出,吴岳良所说的“超越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在某种意义上就是要“取代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而不是对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进行小打小闹的补充完善。据有关资料介绍,爱因斯坦相对论包括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简单地说,狭义相对论是关于物质、时间、空间和电磁力的物理学理论;广义相对论是关于物质、时间、空间和引力的物理学理论。以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为基础,还有爱因斯坦宇宙学,有时候,有些人也把爱因斯坦宇宙学也包括在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中。面对实际存在的物质、时间、空间、电磁力和引力,爱因斯坦相对论并不是客观事物本身,而只是对客观事物的一种反映和描述。形象地说,爱因斯坦相对论给出的反映和描述,既有类似于摄像、照片、素描、速写的内容,也有类似于推理、假设、想象、虚构的内容。可以说,所谓的“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就是致力于给出更符合实际的反映和描述,增加摄像、照片、素描、速写的内容,减少推理、假设、想象、虚构的内容。
不过,有很多人却把爱因斯坦相对论这种反映和描述当成了客观事物本身,不仅把摄像、照片、素描、速写的内容当成了实际存在之物,而且把推理、假设、想象、虚构的内容也当成了实际存在之物。导致这种结果的原因:一是有些相对论传播者的误导,有些相对论传播者可能自己就是“昏昏”,结果就使人也“昏昏”;二是很多人都缺乏基本的科学素养,不知道任何理论,包括权威理论跟客观事物都不是一回事,都是两回事。就像你对着一个苹果给出的说法,只是对苹果的一种反映和描述,说法、反映、描述跟苹果本身是两回事那样。那么,会不会有一天,吴岳良突然“挥剑”指向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也推出“超越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新理论”呢?“超光速”是“违背”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重要话题。
2011年10月17日,中国科学院网站转发了《科技日报》记者张巍巍撰写的文章《吴岳良院士:研究超光速可能性要从本质入手》。关于“超光速”,在报道中吴岳良院士给出了如下说法:若要研究超光速的可能性,就要从本质上来研究。……实际上我们所有的研究一直是在挑战能不能超越爱因斯坦、超越现有理论。大家知道,有关暗能量的问题,今年的诺贝尔奖颁给了宇宙加速膨胀的发现,这表明宇宙中存在一种新的物态,这种可能的物态就是所谓的暗能量,它的存在本质上也表明了要超越爱因斯坦。因此,要超越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就必须研究超越狭义相对论成立的条件,如超越四维时空,重新认识真空以及引入新的特殊相互作用等,必须有突破性的新想法。
齐新短评之三
可以说,在吴岳良的大脑里,在几百万张有内容的A4“原子纸”上,有很多A4“原子纸”都“写着”关于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的内容。但是,对于这些A4“原子纸”上的内容,吴岳良未必全都展示出来,都给大家看了。所以,在日后的某一天,吴岳良突然“亮出”令人吃惊的A4“原子纸”,对爱因斯坦狭义相对论也给出“超越”行动,并非完全没有可能。另有一些中科院院士,也是爱因斯坦相对论超越者。在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网站“学术活动”栏目中,有一个关于2017年7月18日“科技创新论坛(273)”的预告。
该论坛主题为《基础物理及宇宙学的疑难问题》。其中写道:报告人简介:李惕碚,中国科学院高能物理研究所研究员,清华大学教授。1963年毕业于清华大学工程物理系,1997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报告简介:在建立相对论的过程中,由于混淆了时空与位形时空,低估了局域相对论的局限性,爱因斯坦对于物理学时空框架等基本问题说过一些过头话。这些说法,虽然爱因斯坦生前曾经反复地进行过自我质疑,并在与友人的通信中部分地作了改正,却被其后的主流学界奉为教条,视为物理学理论的基础和理论发展的出发点……
2017年6月19日《新华每日电讯》6版 刊发了记者全晓书、喻菲、屈婷撰写的采访报道:“李惕碚:科学路上的“少数派”。报道中指出:……这一次,李惕碚要挑战的是以爱因斯坦、霍金为代表人物的宇宙学标准模型。在这个深入人心的主流模型中,宇宙诞生于一次大爆炸,将在不断地加速膨胀中最终走向大撕裂。“爱因斯坦在提出广义相对论的时候,只知道有物质,不知道有暗能量,整个宇宙只有相互吸引的力,没有相互排斥的力,所以他创造的广义相对论的引力理论适用于黑洞这样的天体系统,却不能用于描述宇宙。”经过数年的酝酿,对于宇宙的构成、起源、演化及归属问题,李惕碚给出了完全不同的回答。
齐新短评之四
李惕碚的报告和研究,也是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超越”行动。卢鹤绂是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教授,被学界誉为中国核能之父,他是对爱因斯坦相对论进行“超越”行动较早的院士。《新民周刊》在2014年7月23日发表了记者王煜撰写的报道,标题为:“卢鹤绂:挑战爱因斯坦的人”。报道中有如下内容:1995年,81岁的卢鹤绂与他的弟子王世明撰写的《对马赫原理的一个直接验证》在美国《伽利略电动力学》发表,该杂志的主编评价这篇论文:“开辟了挑战爱因斯坦的新方向。”这篇文章之前曾被美国《物理学刊》拒绝刊登,对此,卢鹤绂坦然说:“一般编辑部都不敢登这种文章,他们迷信爱因斯坦,怕人家说他们不懂物理学。”他不怕自己被人认为是疯子,关于这篇论文,他说,“我不过是把天空戳了一个洞罢了!”正当研究要继续时,卢鹤绂于1997年病故,为世人留下8大提纲44项研究进展,已发表的论文仅仅是他研究内容的十分之一。关于这项对爱因斯坦相对论的质疑,美国科学院在2002年投入巨资,用发射卫星的手段,深入这方面的实验。
国家科委前主任宋健院士也是爱因斯坦相对论超越者。2005年1月12日,《人民日报(海外版)》第二版发表了记者孔晓宁撰写的采访报道:《天赋人责———聆听宋健院士一席谈》。采访报道中有如下内容:宋健大胆质疑爱因斯坦,呼唤青年科学家敢于创新。宋健说:“当今科学创新的机会很多,我们应当号召全国科技工作者继承人类积累的科学知识,不受书本的束缚,敢于并善于创新,根据新的试验和实践,提出与以往不同的概念、理论、方法与定律。”说到这里,宋健讲了一个上月举行的第242次香山科学会议上,他与一批航天科学家一起向青年科学家呼唤发扬创新精神的事。整整100年前,爱因斯坦在他发表的那篇震惊世界科学界的关于狭义相对论的论文中,曾经提出过一句名言:“不可能存在任何大于光速的运动。”当今的科学界将此称为“光障”。然而,宋健说,这个“外推”至今并没有任何直接试验的证明。
齐新短评之五
根据242次香山科学会议参会者的回忆录和在网上的有关内容,第242次香山科学会议于2004年11月26-28日在北京召开,该次会议主题为“宇航科学前沿与光障问题”。国家科委原主任宋健院士、北京大学原校长陈佳洱院士、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王越院士担任了本次会议的执行主席。来自中国内地、中国香港、德国及意大利的44位专家学者参加了会议。242次香山科学会议结束后不久,在宋健院士指导下,科技日报社和北京前沿科学研究所联合创办了《前沿科学》杂志。宋健院士亲自为杂志题写了刊名,并任编委会主任。自始至今,该杂志已经刊发了很多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文章。参加242次香山科学会议的人,很多人都像宋健院士一样,大胆质疑爱因斯坦,呼唤青年科学家敢于创新。还有很多人都像吴岳良、李惕碚、卢鹤绂那样,亲自进行了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工作。会后由香山科学会议办公室发布的242次香山科学会议参会代表名单如下:
宋健院士,前国务委员、国家科委原主任;
陈佳洱院士,北京大学原校长、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原主任;
王越院士,北京理工大学原校长;林金教授,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
毕大川教授,北京前沿科学研究所;
黄志洵教授,中国传煤大学;
曹盛林教授,北京师范大学;
耿天明教授,首都师范大学;
鲁润宝副研,北京应用物理与计算数学所;
VenzoD.Sabbata教授,意大利国际宇宙学及引力中心;
王力军教授,德国Nurnberg大学;
江兴流教授,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陈颖健研究员,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
许少知高工,航天科技集团公司;
王毅平中级,北京前沿科学研究所;
掌蕴东教授,哈尔滨工业大学;
刘丹竹副高,北京前沿科学研究所;
齐新主任,内蒙古北方经济报社;
王永志研究员,总装备部;
逯贵祯教授,北京广播学院;
陈徐宗教授,北京大学;
李芳研究员,中科院电子学所;
白同云教授,清华大学;
杨本洛教授,上海交通大学;
董晋曦教授,北京石油化工学院;
沈京玲教授,首都师范大学;
沈乃瀓研究员,中科院物理所;
杨福民研究员,中科院上海天文台;
高山高级工程师,中科院电子学所;
张彦仲院士,中国航空工业第二集团公司;
杜祥琬院士,中国工程院;
张登义教授,国家海洋局;
余燊教授,香港理工大学;
杨乐院士,中科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
宋文淼研究员,中科院电子学所;
李志武正高,中国电子学会;
黄寿增教授,北京前沿科学研究所;
刘晓陆教授,北京前沿科学研究所;
焦克芳研究员,军事医学科学院;
杨新铁副教授,西北工业大学;
沙踪教授,中国电波传播研究所;
梁思礼院士,中国航天科技集团公司;
陈德仁院士,中国航天科工集团;
胡德风研究员,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
车晴教授,北京广播学院;
李家明院士,清华大学;
刘继南教授,北京广播学院;
杨旭海副研,中科院国家授时中心;
李增惠研究员,香山科学会议;
杨炳忻教授,香山科学会议;
吴水清领导的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是超越先锋队。
在北京,有一个名为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的科研机构。创始人叫吴水清,曾经担任中科院主办的《现代物理知识》杂志主编。2002年,吴水清离开《现代物理知识》,创建了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并任会长,同时创办了《格物》杂志,任总编辑。据称,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和《格物》杂志的终极使命之一就是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吴水清领导的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很多成员都是科研机构、大专院校的专家学者,其中还有很多外籍华人学者,堪称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先锋队。
在网上有一份发布于2009年的“国内部分相对论超越者及其代表作品名单。在该名单中,很多超越者都跟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存在密切关系。这些超越者很多都是科研院所、大专院校的研究人员、教授专家,其中包括著名学者。他们都在正规的学术期刊、科学杂志上发表了规范的科学文章、研究论文。该名单详情如下。
董晋曦,北京石油化工学院科技处原处长、教授;代表作品:任意惯性系中往返平均光速不变性不成立的理由及相关问题,《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学报》,2009年第1期。
付昱华,中国海洋石油研究中心研究员;代表作品:用新牛顿力学部分取代相对论及解决相对论无法解决的问题,《许昌学院学报》,2003年第5期。
耿天明,首都师范大学物理系教授;代表作品:超光速运动的可能性,《首都师范大学学报(自然科学版)》,2002年第1期。
顾梦洁,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所研究员;代表作品:把握“本体论”精义,走出“相对论”迷宫,《北京相对论研究联谊会五届年会论文集》,2009年8月。
郝建宇,大同化纤纺织厂高级工程师;代表作品:相对论、光子、光速和时间,《发明与创新》杂志,2004年第12期。
黄志洵  中国传煤大学微波工程系教授;代表作品:《超光速研究的理论与实验》,科学出版社,2005年。
黄德民,海军西安代表处现役军官,硕士研究生;代表作品:《论物理现象的本质——物质作用论挑战相对论》,陕西科学技术出版社,2001年。
季灏,上海东方电磁波研究所所长;代表作品:关于电子Lorentz力和能量测量的实验,《中国工程科学》杂志,2006年第10期。
姜让荣,国家环保总局辐射环境监测技术中心研究员;代表作品:光速不变性实验结果分析,《格物》,2007年第24期。
焦克芳,军事医学科学院研究员;代表作品:如何面对“超光速C的实验”,《科技导报》,2001年第5期。
林金 ,中国运载火箭技术研究院教授;代表作品:爱因斯坦光速不变假设的判决性实验检验,《宇航学报》,2009年第1期。
李文秀,中国科技大学物理学系 教授;代表作品:Logical Inconsistencies in Special Relatvity Theory,《Galilean Electrodynamics》,10,1999。
李映华,广州天河南华应用科学研究所;代表作品:《物理学的几个重大理论问题》,华南理工大学出版社,1997年。
李子丰,燕山大学石油工程研究所教授;代表作品:狭义相对论的本质及对科学哲学和社会的影响,《科技信息(学术研究)》,2007年第19期。
梅晓春,福州原创物理研究所所长;代表作品:爱因斯坦时空、引力和宇宙学理论基础存在严重缺陷,《科学时报》,2008年10月17日。
齐新,曾经从事高校教师,报纸编辑、记者等工作。代表作品:科普书《智胜爱因斯坦》,内蒙古教育出版社,2006年。
曲元春,航空工业部退休工程师;代表作品:相对论在因子推导上存在逻辑矛盾,《宁夏工学院学报》,1998年第1期。
师教民,武夷学院教授;代表作品:经典力学的剖析与发展,《石家庄职业技术学院学报》,2002年第2期。
宋文淼,中科院电子学所研究员;代表作品:物理学要开辟新路——第242次香山科学会议随感,《发明与创造》,2005年第2期。
沈卫国,中国人民大学哲学学院现代逻辑研究所研究员;代表作品:《论自然科学的若干基本问题》,海风出版社,1998年9月。
谭暑生,国防科技大学教授;代表作品:《从狭义相对论到标准时空论》,湖南科学技术出版社,2007年12月。
仵凤鸣,中国航空工业第一集团公司第5716厂职工;代表作品:解读“奇点定理”,《前沿科学》2009年第2期。
许少知,航天科技集团公司高级工程师;代表作品:相对论的数学基础是错的,《发明与革新》,2001年第1期。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8-14 10:16:32 | 显示全部楼层
杨本洛,上海交通大学教授;代表作品:《自然哲学基础分析——相对论的哲学和数学反思》,上海交通大学出版社,2001年。
杨新铁,西北工业大学副教授;代表作品:关于超光速粒子的加速器测量,《北京石油化工学院学报》,2006年第4期。
章钧豪,汕头大学物理系原主任、教授;代表作品:《狭义相对论引力理论引论》,香港华文科技有限公司,2000年。
朱永强,复旦大学物理学系教授;代表作品:带电体运动产生磁场的跟踪观察,《前沿科学》,2009年第1期。
朱纪东,上海电力学院计算机科学与工程系教授;代表作品:论狭义相对论的实验基础,《上海电力学院学报》,2003年第3期。
郑铨,科学出版社编辑;代表作品:《近代物理学问题:相对论质疑》,学术书刊出版社,1990年。
庄一龙,上海科技管理干部学院教授,代表作品:论电子电荷值与电子运动速度的关系,《时空理论新探》,地质出版社,2005年。
宋正海主持的“天地生人”学术讲座,曾经有过大动作。
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史研究所研究员宋正海是国内著名学者,曾经连续多年组办“天地生人学术讲座”。宋正海研究员在有关文章中指出,“天地生人学术讲座”开放办会,其中就有对相对论问题的争鸣。爱因斯坦相对论是20世纪最重大科学成果之一。但自其提出至今,争鸣也始终不断。在持不同观点的学者中不乏世界级物理学大师、诺贝尔奖得主。为此以“关于爱因斯坦相对论问题的学术争鸣”为名组织了“系列学术讨论”、创办了《简报》。2000年以后连续举办了两届全国会议。会后出版了两本论文集。宋正海所说的两本论文集分别为:《相对论再思考》,地震出版社,2002年;《时空理论新探》地质出版社,2005年。
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支持者,也相当众多。中国科协原副主席、航天工业总公司总工程师庄逢甘院士任《宇航学报》主编期间,《宇航学报》曾经刊发了很多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文章。例如《论GPS与相对论时空观》(1998年),《时间、空间及运动的测量原理与时间和空间的理论》(2000年),《爱因斯坦相对论诞生之初的失误》(2009年)。《宇航学报》由中国宇航学会主办,是中国航天科技领域的最高级综合类学术期刊。
《科学中国人》杂志是由中国科技新闻学会主办的高层次科普杂志。著名媒体人于华夫任《科学中国人》杂志社社长期间,曾经刊发了许多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文章。后来,于华夫还主编了《科学中国人优秀论文选》,其中也刊发了很多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文章。
近年来,《发明与创新》杂志刊发了大量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文章。2005年11月,《发明与创新》杂志社、北京天地生人学术讲座等6单位发起在长沙召开了“首届全国民间科技发展研讨会”,迄今该研讨会已举办6期,2015年11月,全国第六届民间科技研讨会在惠州举行。在历届讨会上,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一直是重要主题之一。
2011年10月26日,北京市应用科学研究院在北京举办了“第二届挑战爱因斯坦相对论学术研讨会”,在研讨会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几十名科学工作者围绕国内外挑战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新形势和新进展展开了深入的讨论,并提交了十几篇有分量的论文。由北京市应用科学研究院学术委员会纪世瀛教授主编的《挑战爱因斯坦相对论学术论文集(1、2集)》也在同日首发。论文集收集了一批资深研究爱因斯坦相对论科学工作者的论文。
2003年10月,由西北工业大学主办,中国航空学会等单位协办,在西安召开的“相对论及现代物理创新国际学术会议”,其主题也是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
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可以推动认识突破和技术突破。因为爱因斯坦相对论是关于物质、时间、空间、电磁力、引力的物理学理论,所以,吴岳良院士、李惕碚院士、卢鹤绂院士等超越者在认识上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之后,就可能对实际存在的物质、时间、空间、电磁力、引力等获得更全面深刻的认识,在此基础上,就可能在有关问题上实现认识突破和技术突破。
例如尼古拉•特斯拉是爱因斯坦同时代的美国著名科学家。尼古拉•特斯拉的研究领域极其广泛,包括交流电系统、无线电系统、无线电能传输、球状闪电、涡轮机、放大发射机、粒子束武器、太阳能发动机、X光设备、电能仪表、导弹科学、遥感技术、飞行器、宇宙射线、雷达系统、机器人等。因为尼古拉•特斯拉在电力学和磁力学方面都做出了杰出贡献,所以有人称他为交流电之父、无线电之父。也有人认为,尼古拉•特斯拉与达•芬奇是世界公认为两大旷世奇才。
对于电磁力和引力,特斯拉进行了大量的观察和实验研究,发明了大量的实用技术,其中有些技术还是生产军事武器的重要基础。有学者认为,对于电磁力和引力的研究,人们超越爱因斯坦和相对论之后,将可以实现许多突破。其中包括回归到特斯拉的方向上,实现认识突破和技术突破。
超越爱因斯坦相对论,可以对一些物理学理论获得新认识。不久前,著名作家吴树、蒋铮合写了一本书,名为《天骄之殇》,吴树在新浪博客节选转发了一部分内容,标题为:《“诺贝尔”门前的中国神童》。其中包括如下内容。谢彦波,中国科学技术大学78级第一期少年班学生。他跳过整个中学阶段,由小学直接进入了少年班。十一岁上科大。十五岁上科学院理论物理所读硕士,跟于渌院士。十八岁读博士,跟中科院副院长周光召院士,被看好有希望在二十岁前获博士学位。中国博士没读完,又去普林斯顿大学,师从诺贝尔奖获得者安德森做固体物理理论研究。由此,谢彦波成为中科大首届少年班中唯一被人们寄望摘取诺贝尔奖的天才学员。就在“神童”谢彦波满载国人的厚望,向着科学的天空展翅翱翔之时,一场意料不到的变故,竟令他折翅铩羽。赴美10年后的某一天,谢彦波结束了他宿命中的所有神话与童话,被组织上接回了中科大。一颗曾被寄予国人厚望的少年“启明星”,为何去到全球科学大本营美国后未及升空就突然陨落?对此,国人少不了议论纷纷。“物理是一门很悲哀的学科,尤其是谢彦波从事的理论物理研究,发展到一定程度就变得不可验证,比如说黑洞,谁见过黑洞?全都是几辈子科学家没法实证的,像玄学一样!正是因为没有检验标准,空想当道、学派林立、靠嘴皮子干仗就成了理论物理的现实情况。”
齐新短评之六
在上述博文中,吴树指出了一些物理学理论的本质——像玄学一样!没有检验标准,空想当道、学派林立、靠嘴皮子干仗。有分析人士指出,实际上,包括爱因斯坦在内的许多理论物理学家,他们就是“物理学理论”这种特殊商品的生产者。包括相对论在内,很多物理学理论就是“多面性商品”。作为“多面性商品”,物理学理论的最重要作用之一就是为生产者“赚钱”,同时兼顾发展认识,奉献真理。所以,就像其他商品,质量有好有坏,既有名优产品,也有假冒伪劣那样,物理学理论也存在“商品质量”问题。无数历史事实已经表明,有些物理学理论含有较多真理性内容,有些物理学理论只有少量真理性内容,还有些物理学理论则充满想象虚构。然而,一直以来,对于物理学理论这种特殊商品,其产品质量却一直缺乏公正的第三方检测机构和监管机构。相反,常常是物理学理论生产者自己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他们常常是自己给自己吹哨,自己给自己定价。因此,为了在商品交换中实现利益最大化,有些物理学理论生产者夸大产品质量、功能、价值,隐瞒产品缺陷、不足、失误的情况,就屡见不鲜。
分析人士指出,天才少年谢彦波就是因为年少幼稚纯真,追求科学真理,幼稚地把自己的学术导师安德森当成了没有个人利益追求,纯粹生产真理的无私天使。因此就在空想当道、学派林立、靠嘴皮子干仗的理论物理学家圈子里懵懵懂懂地“冒犯”了学术导师安德森的“商业利益”,被学术导师安德森寻找借口,逐出师门,因此就蒙冤而归,半途夭折。
2016年2月11日,美国激光干涉引力波天文台(LIGO)召开了规模庞大的新闻发布会,宣称他们于2015年9月14日首次观测到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预言的引力波,验证了爱因斯坦广义相对论。LIGO指出,他们探测到的引力波是由13亿光年之外的两颗黑洞在合并的最后阶段产生的。经过13亿年的漫长旅行,终于抵达了地球,被引力波探测器探测到。LIGO的论文发表在2月12日出版的《物理评论快报》。关于LIGO首次发现引力波,在网络名家鲍得海的科学网博客中有一个“段子”,标题为“关于LIGO发现‘引力波’的若干质疑。”文章部分内容如下。
最近,美国的LIGO项目,在Physics Review Letter上发表一篇文章,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声称其LIGO已经“发现”了双黑洞融合过程中所发出来的引力波。在看了许多介绍文章之后,二傻对于其中的逻辑链条很有些迷惑不解。于是,又仔细阅读了PRL上的原文,结果发现其中的逻辑链条确实有些“诡异”!具体到本次观测,那两个“黑洞”,貌似只存在于假设中!推理线索貌似是这样的:(1)假设老爱的广义相对论是对的;(2)计算各种模式下发出的“引力波”波形,建立海量波形数据库;(3)调好足够灵敏的设备;(4)守株待兔,只等在一串串的背景噪声中,出现一段与海量数据库中的某个具有相似的波形;(5)哎呀!突然发现有段波形(就0.5秒!)很像“双黑洞融合模型”所计算出来的波形!(6)赶紧调整两个黑洞质量、大小、距离、角动量等参数!将理论波形与实测波形拟合到科学家可以接受的程度(5.1西格玛);(7) 大功告成! 发表文章!举办新闻发布会! 号称:“伟大结论”。我们不仅发现了“引力波”,还发现了“双黑洞”,观察到其“融合过程”还同时证明了爱因斯坦的广义相对论的正确无比!
大家不觉得奇怪吗?就一段0.5秒的一次性观察记录,怎么可能“证明”这么多东东啊?即使NAiVE地用“信息量”来推测,这段波形真有那么大的信息量吗?香侬先生?本次理论计算根本没有计入“引力波”在13亿光年传播过程中的任何可能“变形”。大家要知道:13亿光年可不近!(接近已观测宇宙大小的1/10)。“引力波”传播过程中,遇到大质量物体(其它黑洞)或者暗物质&暗能量(这些东东不是被公认占据宇宙95%以上的质量&能量吗?)的概率是相当大的!其“波形”在传播过程中发生严重变形的概率也是非常大的!
考虑到宇宙中存在大比例的“黑洞、暗物质&暗能量”已经是主流概念,LIGO这样的超级简化模型下得出的“完美拟合”,也许恰恰“暗示”其“伟大结论”的可疑?不是试图证明其结论错误,而是试图说明其“伟大结论”下得太草率! 逻辑链条非常微弱!如果非要二傻做出最恶毒的猜测,二傻没准会这么说:LIGO的经费刚好用完(记得其项目主管说了:刚好在预算范围内做出了该伟大发现),再不冒个大泡,将立即面临资金链断裂且没有后续投资的窘境……这使得他们匆匆给出不符合严格科学逻辑的草率结论。
齐新短评之七
有分析人士指出,在商品时代,几乎所有商品的质量都是由第三方机构公正认定和监督管理的,这就最大限度地避免了商品生产者弄虚作假、粗制滥造、夸大欺骗。而一些物理学理论及其实验验证却一直是“特殊商品”并享受特殊待遇,一直由“商品生产者”自己认定产品质量和学术价值,或者由利益共同体的小圈子来认定产品质量和学术价值。因此,如果发生弄虚作假、粗制滥造、夸大欺骗,公众就很难发现、很难遏制、很难纠正。可以想象,在商品社会,如果其他商品也像一些物理学理论及其实验验证那样,采用“自卖自夸、自己定价”的方法,那简直就是文明社会的毁灭性灾难,严重后果不堪设想。
到此为止,你需要读进大脑,需要写在“创新的”A4“原子纸”上的阅读内容就结束了。现在可以说,在你的大脑里,在几百万张有内容的A4“原子纸”中,已经有了两张有关联且并肩而立的A4“原子纸”。一张是你大脑里原有的“最科学”的A4“原子纸”,上面写着关于爱因斯坦和相对论的内容;另一张是你通过阅读本文,通过创新地使用大脑,“现场制作”的“创新的”A4“原子纸”,上面写着关于爱因斯坦和相对论的新内容。如上所述“创新的”A4“原子纸”上的新内容,就是针对“最科学”的A4“原子纸”,也就是针对爱因斯坦和相对论问题,你在大脑里获得的“初级的”创新认识。之所以称之为“初级的”创新认识,就是因为你对“创新的”A4“原子纸”上的新内容尚未作出正确与否、有无价值的独立判断。在大脑里获得“高级的”创新认识,接下来,面对自己大脑里如上所述的两张A4“原子纸”,“最科学”的A4“原子纸”和“创新的”A4“原子纸”,你可以继续进行完全独立的“创新活动”,也就是进行独立学习、独立思考、独立判断。
例如通过独立学习,你可以对这两张A4“原子纸”继续补充更多的新内容。然后,在你的大脑里,你就可以对这两张A4“原子纸”内容的孰对孰错、孰优孰劣、科学价值、发展前景等进行独立思考、独立判断了。你最后得出的独立结论,就是“高级的”创新认识。对于你在自己大脑里进行的独立学习、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过程,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可以说,在你的大脑里,对于这两张A4“原子纸”的关系你做出的独立判断,可能是如下三种情况之一:
一、面对自己大脑里“最科学”的A4“原子纸”和“创新的”A4“原子纸”,你像宋健院士、吴岳良院士、李惕碚院士、卢鹤绂院士等超越者那样,得出了如下独立认识:爱因斯坦是著名科学家,但是他也可能犯认识错误;爱因斯坦相对论有类似于摄像、照片、素描、速写的内容,其中不乏重要发现,但是也有类似于推理、假设、想象、虚构的内容,其中也可能也存在认识错误,逻辑错误,曲解实验的错误,误导实践的错误等;随着认识发展,爱因斯坦相对论被扬弃,被“三七开”,完全可能,完全正常;爱因斯坦和相对论是科学家和科学理论的代表之一,但是,面对无限宇宙,爱因斯坦和相对论肯定没干完所有的工作,随着认识发展一定会产生有关的、更优秀的科学家和科学理论……
二、面对自己大脑里“最科学”的A4“原子纸”和“创新的”A4“原子纸”,你对“最科学”的A4“原子纸”的看法没有改变,你继续坚信爱因斯坦是伟大的科学家,爱因斯坦创建的相对论是伟大的科学理论,爱因斯坦和相对论是科学家和科学理论的杰出代表……同时,针对“创新的”A4“原子纸”,你认定所有的爱因斯坦相对论超越者都是因为缺乏足够的智力,没学懂相对论,所以才给出了超越的“盲动”……(这也算是一种“高级的”创新认识吧)。
三、面对自己大脑里“最科学”的A4“原子纸”和“创新的”A4“原子纸”,你得出了“极端性”结论:爱因斯坦相对论中竟然存在认识错误,逻辑错误,曲解实验的错误,误导实践的错误,因此可以说,爱因斯坦相对论错误太多,极其荒唐,应该抛弃……(这也算是一种“高级的”创新认识吧)。
当然,面对自己大脑里“最科学”的A4“原子纸”和“创新的”A4“原子纸”,你也可以做出其他内容的独立结论,获得其他内容的“创新认识”。然后,你可以把上述独立认识写在“创新的”A4“原子纸”上,这样,在你的大脑里,针对“最科学”的A4“原子纸”,也就是关于爱因斯坦和相对论问题,你就获得了“高级的”创新认识。应该指出,在你的大脑里,针对“最科学”的A4“原子纸”,你制作出“创新的”A4“原子纸”,你获得“初级的”创新认识,是通过阅读本文完成的。可以说,通过阅读学习获得类似的“初级的”科学创新,几乎人人都能做到。但是,对两张A4“原子纸”内容的孰对孰错、孰优孰劣、科学价值、发展前景等你进行的独立学习、独立思考、独立判断,所得出的独立结论,你获得“高级的”创新认识,却是你完全独立地完成的。可以说,对于自己大脑里有关系,甚至相互矛盾的内容进行独立学习、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这就是产生科学智慧了,这就不是人人都能做到了。
还应该指出,在上面,在你的大脑里,针对爱因斯坦和相对论你获得了“初级的”和“高级的”创新认识,不过,这都是不涉及专业内容的科普性“创新认识”。如果你具备一定的物理学专业基础,希望针对爱因斯坦和相对论也获得专业化的“创新认识”,咱们可以这样做:首先,在你的大脑里,挨着关于爱因斯坦和相对论的A4“原子纸”,咱们再找一张相邻且没有任何内容的空白A4“原子纸”;针对爱因斯坦和狭义相对论,针对物质、时间、空间、电磁力等问题,咱们在这张空白A4“原子纸”上列出若干基本问题;针对爱因斯坦和广义相对论,针对物质、时间、空间、引力等问题,咱们在这张空白A4“原子纸”上也列出若干基本问题;然后,咱们在你的大脑之外广泛深入地搜寻关于这些基本问题的“创新”说法,把他们学进大脑里,写在这张空白A4“原子纸”上;这样,在你的大脑里,针对爱因斯坦和相对论,你就可以获得“初级的”专业化的“创新认识”了;
接下来,在你的大脑里,你可以继续进行完全独立的“创新活动”,你可以通过独立学习,在这张A4“原子纸”上继续补充更多专业化的“创新”说法;然后,对这张A4“原子纸”上具体内容的对错、优劣、价值、前景等,你可以进行独立思考、独立判断;这样,在你的大脑里,针对爱因斯坦和相对论,你就可以获得“高级的”专业化的创新认识了(欲获得专业化创新认识者,可联系本文作者,详谈细节、深度交流)。总而言之,通过阅读本文,无论结果如何,对于创新地认识大脑,创新地使用大脑,进行“初级的”科学创新,获得“高级的”创新认识,你肯定获得亲身体验和具体收获了。顺便指出,在你的大脑里,对于很多A4“原子纸”上的内容,你都可以采用如上所述的方法,进行科学创新。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