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99|回复: 4
收起左侧

[探索争鸣] ]《山海经》记载黄帝出身在岷山即今汶川县布瓦村历代名家赞同//石云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5-22 18:58: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山海经》记载黄帝出身在岷山即今汶川县布瓦村历代名家赞同                 石云龙

       凡论述黄帝、嫘祖诞生地,当代史学家提示,四条原则。第一,先秦以前就有其人。第二,先秦以前就有史书记载。第三,要有考古文物做支衬。第四,黄帝和嫘祖出生地远近要适宜,绝非北拜黄帝南拜嫘祖的说法,否则就是一句空话。
      《山海经》条条经文记载黄帝出生在岷山,即今汶川县布瓦村遗址,《山海经》的作者是谁!自古有名言:“大禹行之,伯益记之”大意说:大禹治水,帝尧派伯益相助,伯益跟随大禹治水所到之处的实录,《山海经》是中国上古最古老的地理名著。
       一、历代名人评注
       1、《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有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棲为吉,不寿者乃八百岁”。
上文的关键词是“江山”二字,“江”指的是岷江,“山”指的是岷山,大意是:“轩辕之国,在岷江流域,岷山的南边,住在这里的人没有凶夭,可以长寿。”
       名家评注:
       西晋著名史学家郭璞云:“轩辕之国,在岷山之南。”
       清朝著名史学家,郝懿行云:“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此云岷山者,以大江出岷山故地。”
      两位著名史学家均明确论证,黄帝所居轩辕之丘,在岷江流域,岷山的南边。
     2、《山海经•海外西经》:轩辕之国在穷山之际,不寿者八百岁。
名家评注:
      四川大学著名史学家,袁珂教授注云:《大荒西经》云:“有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棲为吉”。《西次三经》亦有“轩辕之丘”郭璞注云:黄帝居此,即此是也。
     上文大意是说《大荒西经》有“轩辕之国,在江山之南棲为吉”。与《西次三经》有“轩辕之丘”是“同地而异名”,都是言黄帝的出生地在岷山。
     3、穷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在轩辕国北。其丘方,四蛇相绕。
     名家评注:
     对于黄帝出生地在“穷山”西晋初皇甫谧撰《帝王世纪》,(215-282),皇甫谧认为黄帝出生于寿丘,寿丘在鲁东门之北二十里。皇又言:黄帝之孙昌意之子颛顼高阳氏,自穷桑徙商丘。皇又言:黄帝之子少昊于穷桑,都曲阜,地在鲁城之北。皇又言颛顼高阳氏尝居空桑。皇又言:《山海经》曰:轩辕之丘在穷山之际,西射之南。皇甫谧认为:“穷山”“穷桑”,山与桑一音之转,是同地异名,故皇甫谧言:《山海经•西山经》所载“轩辕之丘”在“穷山之际”。皇甫谧认定,穷山在鲁东门北二十里,是黄帝的出生地,唯推崇四川大学著名史学家袁珂撰《山海经新辞》珂案:《楚辞•天向》云:“阻穷西征,岩何越焉?化为黄熊,巫何活焉?咸播秬黍,莆雚是营,何由并投,而鲧疾修盈?”此数语自来多不得其所。自唐兰《天问•阻穷西征新解》(禹贡半月刊)(第七卷第123期合刊)一文出谓“穷”即《山海经•海外西经》“穷山”,“鲧尸剖而生禹,其尸体遂化为黄熊而西征,被阻于穷山,卒越岩而南,求活于诸巫”,乃豁然贯通焉。鲧所“阻”之“穷”,确即此穷山,因巫咸国在其南,去此不远也。此“穷山”即“岷山”
      《楚辞•天问》是战国时期,爱国词人屈原被放逐,彷徨于山泽,作《天问》,全诗373句,1560言,完全是问句构成,一口气对天、对地、对自然、对社会、对历史、对人类、对人生提出173个问题,被誉为千古至奇之作。历代史学家多有注解:
    屈原原文               解白文
    阻穷西征,        鲧被放逐不准西行,
    岩何越焉,        高山峻岭怎么越行?
    化为黄熊,        鲧化为神通的黄熊,
    巫何活焉?        神巫为什么使他复活?
    咸播秬黍,        鲧治水让人们种上了黑色的黍籽。
    莆雚是营。        水进河畔长满了香花瑞草。
     何由并投?        鲧有功于民,为何仍然遭到了驱逐,         
                              同四凶一样摒弃。
     而鲧疾修盈?      使他身后长背恶名呢?  
       本文的关键词是“穷山”,因《山海经》告诉人们黄帝的出生地轩辕之丘在穷山的北面,战国时期的屈原告诉人们穷山就是岷山,乃豁然贯通焉。
       4、《山海经•西山经》云:又西曰轩辕之丘,无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
      名家注言:
       西晋史学家郭璞云:“黄帝居此丘,娶西陵氏女,因于轩辕丘。”
      “轩辕之丘”之辞,始见于《世本》,《世本》是战国时期越国人所作,其文云:“黄帝居轩辕之丘”娶于西陵氏之子,谓之嫘祖,产青阳及昌意,青阳降居泯水,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于浊山氏之子,谓之昌仆,产颛顼。至西汉司马迁引《世本•帝系篇》作《五帝本记》帝系是指黄帝(嫘祖)子孙传代系数。其文曰:“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嚣,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是为帝颛顼。”  
     《世本》所载《帝系》据考来源于孔子所著《五帝德》及《帝系姓》。孔子生于公元前551的春秋时期。《山海经•西山经》所载“轩辕之丘”之辞,西汉  刘向之子刘歆上汉宣帝书称《山海经》是夏禹和伯益所著,是中国最古老的地理经书。早孔子一千多年说明春秋时期孔子所作《帝系姓》的资料,亦来源《山海经》是有依据的。可谓黄帝居轩辕之丘有史可考。是历代圣贤所为,是信史并非虚构。
     “轩辕之丘”究竟在何处,《山海经》条条经文记载“轩辕之丘”在岷山,然而岷山山脉绵延千余里,史学家研究了几千年。各持己见,无所作为,然而《成都晚报》2009年6月18日报道。记者从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该所与汶川县、阿坝州文管所联合开展田野考古调查,在汶川县威州镇发现和确认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布瓦遗址。该遗址距今约4800年,与成都宝墩遗址为同一文化体系,是三星堆文化的前身,黄帝于岷江上游迁徙至成都平原的传说,于此找到了一定历史依据。说明“黄帝的故乡在汶川”        早期的成都人,先祖故乡就在汶川。
      据介绍,布瓦遗址位于汶川县威州镇布瓦村三组(龙山组),岷江与杂谷脑河交汇处附近,地处岷江西岸、杂谷脑河东北岸。分布面积5万平方米,保存较好的中心区面积近1万平方米,海拔2100米。遗址表面原为一个斜坡,现已改建为梯田。调查发现的原生文化层厚度0.3-0.5米,上部的晚期覆盖层厚达约3米。工作队在遗址范围内采集到很多陶片、石器等遗物,其中磨制的残石斧2件,砺石1件,打制饼形器1件。4800年前的灰坑、红烧土和炭屑堆积等遗迹现象还存在。
      考古者告诉记者,采集的陶片特征与成都宝墩遗址同属一体系文化,是三星堆文化的前身,均属于四川盆地新石器时代的本土文化系统,距今年代约4800年。布瓦遗址将进一步挖掘和研究。
       印证:三星堆文化可能传承于此。长期从事川西高原考古调查发掘研究,并在岷山上游进行野外考古工作近10年的陈剑告诉记者,经过初期考察判断,处于岷山上游地区的布瓦遗址文化很可能就是宝墩文化的渊源,三星堆文化也可能都传承于此。“正好印证了《山海经》记载黄帝出生地轩辕之丘在岷山的说法”
      专家说法:布瓦遗址正是黄帝故乡
      那么,汶川县布瓦遗址是黄帝部族迁来成都之前的居住地,记者采访了省社科院历史学研究员谭继和表示,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布瓦遗址应是宝墩遗址文化的直接源头之一,具有相当重要的考古价值,表明了蜀文化发生、形成、迁徙、交流、交汇的过程和特征,也是蜀文化从岷山走向成都平原的重要佐证。黄帝的传说是有真实历史内核的。他们的部族也是存在的,只是被神话了。“可以这样认为,布瓦遗址正是黄帝部族迁到成都平原之前的故乡!”
位于成都川西平原岷江中游新津县龙马乡宝墩村古城遗址,距今4600年,应是黄帝在四川初次建都王城。
        国务院公布新津县岷江边宝墩古城遗址为“成都平原史前遗址”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宝墩古城址位于新津县城西北5公里的龙马乡宝墩村,在城址的台地中心,有两块大石碑,书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都平原史前城址”(新津宝墩),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二00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公布,四川省人民政府立。
       岷江中游宝墩古城史前遗址,是黄帝时期全国最大王城。应是黄帝在蜀地的初建王城。《炎黄汇典•考古卷》记载:近年来在长江上游地区的成都平原,发现了新津县宝墩古城址。
       该城墙的建筑方式,解剖分析,为平地起建,边堆土、边拍打或夯打的堆筑法,它的年代,据碳十四测定为距今4600年左右,属龙山文化黄帝时期的遗址。
      宝墩古城址位于新津县城西约5公里的龙马乡宝墩村,城址平面略成长方形,南北城墙各长约600米,东西城墙各长约1000米,面积达60万平方米以上,是龙山文化最大的城址。城垣确信系人工夯筑,在四川地区是属首次发现,像这样的遗址是在原始聚落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对研究长江上游早期文明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可以确认“宝墩时期的人们过着定居的农业生活,兼有采集和渔猎。更为重要的是宝墩时期的人们已经筑起规模巨大的城垣,其周长达3200米。在当时,要进行如此浩大的工程并非易事,没有相当的必要是不可能修筑的。”
      汶川布瓦村遗址,距今4800年,是龙山文化时期黄帝的先祖少典氏遗址,以是黄帝的遗址,与成都平原宝墩古城遗址是同一文化体系,为此证明《山海经》条条经文记载黄帝出生在岷山不是虚构的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事实。致于黄帝的先祖少典氏是如何从渭水流域的上游迁徙到岷山上缘的,有专文述(《山海经》佐证黄帝诞生在布瓦对为何被误为蚕丛遗址)。
      下面概述三个问题:
      第一、蜀之为国,不是开始于蚕丛,而是始于黄帝。
    《华阳国志•蜀志》引《蜀王本记》云:蜀之为国,肇於人皇,与巴为囿,至黄帝,为其子昌意,要娶蜀山氏女,生子高阳,是为帝颛顼,颛顼封其支庶于蜀,世为侯伯,历夏、商、周、武王伐纣,蜀与焉。
       上文的关键词是“蜀之为国,肇於人皇,至黄帝”十一字。黄帝本三皇之一的人皇,黄帝既然是蜀国的开国之君,为何又说到了黄帝之时,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女,说明前者的人皇是黄帝的先祖少典氏於4800年在布瓦村遗留下来的遗址。后来黄帝继承了人皇之后,是在情理之中。这里请史学者注意《五帝本记》云: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女,生子高阳,是为帝颛顼,颛顼继承黄帝位后,封他次妃之子蚕丛於蜀,世代为古蜀诸侯,历经夏、商、周、武王伐纣、蜀侯以参与了。
       上文明白告诉人们,黄帝是蜀国的开国君主,蚕丛是黄帝之孙,颛顼继承黄帝之位后,才封他的次妃生的儿子名蚕丛於蜀,世代为诸侯,怎么能说蚕丛是蜀国的开国之主呢?蚕丛是蜀国的开国之主的说法明知是谬误,其谬误在四川为何延续了几千年,而且好像根深蒂固,其原因正如:四川嫘祖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段渝在1999年《海峡两岸研讨会》撰《四川省软科学研究项目》在《黄帝、嫘祖与巴蜀关系的真伪》一节中指出:“嫘祖是黄帝正妃,历代载籍略无异词,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女。”历代载籍亦无歧义,历代载籍所提供的相关内证,如此一致,应当说是信史,但遗憾的是,论者当中对此史实持怀疑态度,仍不乏其人,究竟原因,不外有二,一是疑古过甚,怀疑一切,一是认为巴蜀古为西戎,南夷,不当上承黄帝的后裔,成为帝颛顼德母家,显然这是“内诸夏,而外夷狄,”那样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陈腐观念在作怪,其实质是中华文明起源于於中原论在作怪。可见要纠缪释疑,必须正本清源,才能回到历史的原貌。可惜这段5000多字的铭言,后来的盐亭嫘祖故里文艺杂志转载该文时,被全部删掉。其原因可能是盐亭有人怕承担否定中华文化中原论的风险。其实是自欺欺人、作茧自缚,成为历史的罪人,因为古蜀文明史,迟早会正本清源,现在是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时候了。
古蜀文明不是孤证。
      笔者石云龙于本年4月12日专程前往西南交通大学拜会释注《华阳国志》首席释注专家汪啟明博士,我们开门见山畅谈如何继续开展弘扬西汉时期,杨雄撰著《蜀王本纪》的史学观精神。汪博士乐意为拙作写序言,并合影留念。两周后汪博士电告石云龙他对拙著之一的《中华民族-元化(指帝系)与中华文化中原论的区别》特别感兴趣。他认为我国几千年来中华文化误以为发源於中原且根深蒂固,石老你说到点子上来了。必须纠误。如此说明弘扬古蜀文明终于觅着知音同路人了。
       《炎黄汇典》总编李学勤对黄帝与古蜀文明早已定论。李学勤在《古史,考古学与炎黄二帝》撰文中指出,长期以来,大家讲黄河是中华文明的摇篮,这句话今天仍然是正确的。特别是文明早期的几个朝代,所定都城都在黄河下游流域。可是谈到“文明的起源”考虑到当前考古成果,应该认为长江流域有着同样重要作用,长江地区从考古文化来看,是相当进步的,绝对不是人们讲的西戎南夷落后的地位。李学勤认定长江上游,成都川西平原新津县龙马乡宝墩村古城遗址,距今4600年。应属龙山文化,是黄帝在四川初次建都王城,认定《山海经》、《世本》、《史记》、《纪年》、《大载礼•帝系》等书都详细记载了黄帝与古蜀的关系,这些都应是信史。
       第二、汶川羌族是黄帝子孙大禹后裔的由来。
      《史记•夏本记》记载: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禹之先祖昌意及父鲧皆不在帝位为人臣。此传代系数,疑古者提出与舜之传代系数为何差异甚大何故?《五帝本记》记载舜的传代系数为:
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皆微为庶人。
      司马迁作《史记•夏本记》交待得很清楚,禹之先祖及父鲧为人臣。说明为庶人者皆未记载。有疑古者提出应该像虞舜传代系数有个明确的交待。然而《山海经•海内经》却有明确记载云: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生氐羌。如像虞舜传代系数排列则为:禹之父鲧,鲧之父曰氐羌,氐羌之父曰先龙,先龙之父曰西丘,西丘之父曰伯夷,伯夷之父曰颛顼,颛顼之父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可见黄帝至舜共九世,与黄帝至禹九世完全相同。真是无巧不成书,不是巧合而是历史的必然,说明《山海经》是一部历史奇书。笔者石云龙于本月上旬专程到汶川县布瓦村考察黄帝遗址,临街有座“禹羌宫”据说禹的先祖是羌族,难道又是一次巧合吗?不!又是一次历史的必然。诚然难免还有一些抵触有另文交待。
      第三、近年来嫘祖圣地为何多?今后还会更多!
      近期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为此全国各地都在争先创建文化大省,特别是那些著名的老牌文化大省更不甘落后,争创炎帝、黄帝和嫘祖的诞生地和归葬地。但是,一个人的生地和葬地,不是以人们意志为转移就能得到的。正如2006炎黄文化会在河南省西平县研究嫘祖诞生地时,著名史学家朱紹侯为之写序强调指出的:嫘祖功盖华夏,凡是其足迹所至都有嫘祖传说流传,不乏嫘祖生活遗迹存在。但从严格意义上讲,出生地只能有一处,换句话说,故里应该只有一处,而且出生地肯定故里,嫘祖也有原生地和次生地之别。与会学者在论及嫘祖故里时提出(四条原则内容即本文的开头语)后来《文物出版社》出了一本《嫘祖文化研究》,把中华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撰文列入该书的会议纪要与讲话。其文言:西平嫘祖文化有深远的历史渊源,西平作为嫘祖故里的主要依据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甘肃武威出土的西汉王仗简有“汝南西陵县”的记录。二是在西平县董桥等遗址,大量是仰韶文化,黄帝时期的文化器物。三是西平距“轩辕之丘”“有熊之墟”的黄帝故里新都较近。作为与轩辕氏黄帝联姻的西陵氏这个地理位置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他最后提出:嫘祖和黄帝是距今四五千年前的中华民族人文始祖,由于年代久远,有些问题见仁见智,难有定论,是完全正常的,也为我们留下了进一步研究的深题。黄帝和嫘祖作为族团世袭领袖的称号,都经历了若干代的传承发展,又不断迁徙,因此他们的故里、陵墓等文化遗址多处并有就不奇怪了。至于具体年代和孰先孰后,开展各抒己见、百家争鸣,是学术繁荣的文化普及的好现象,也促使大家进一步学习研究的必要。
      到二〇〇七年九月笔者石云龙有幸得到了《嫘祖文化研究》这本书。记载了全国史学家50篇论文,都以武威出土的西汉王仗简有河南汝南郡有西陵县的记录,认定西平是嫘祖故里。有趣的是,为该书写序的朱紹侯教授开始强调《武威汉简》的重要性到了极点,“如果没有汉简这一条,嫘祖出生西平就不用说了”。但他又为该书写了一篇论文题目是《嫘祖故里试探》。该文又对汉简提出了质疑。从而推翻了汉简的重要性,体现了朱教授是当今负责人的历史学家。为此笔者石云龙以此为契机,撰写了《浅析西平嫘祖文化研究》和《嫘轩寻根颂》,颂词曰:嫘祖诞生西陵氏,黄帝居住在轩辕,西陵轩丘今何在,先秦史籍有铭言,《山海经》证轩辕丘,方位座落在岷山,轩辕之丘有多说。《帝王世纪》在穷山,穷山之际无法考,天话相传几千年,《楚词天问》金光闪,阻穷西征返家园,云山阻隔难如愿,化为黄熊越过山,鲧尸西征谜底解,一石击破井底天(穷山即岷山),嫘祖教民把蚕养,足迹所至都有传,元妃辅助轩辕帝,一统华夏建江山。西陵究竟在何处,全国各地乱纷纭,河南西平尤为甚,十支汉简证西陵,专家学者捧西平,连篇累牍压盐亭,云龙见此心焦碎,专研琢磨汉简文。浅析《西平嫘祖研究》,无理无据胡篡云。汉简本是民间语,并非兰台御史文。汝南西平远离古,不是古代真西陵,论文刊登光明网转载西平《论史坛》。专家学者默无语,明智学者笑开颜。从此西平大检点,网文关闭少妄言。2015年盐亭县委陈朝先主持召开嫘祖文化研究会,笔者石云龙发言后把嫘祖寻根颂,呈送给陈朝先书记,他阅后转交给袁明县长并对袁县长指着《嫘祖寻根颂》说:写得好!受到盐亭县委两位领导的赞扬。值得注意的是,盐亭县委两位领导对《山海经》佐证黄帝出生在古蜀岷山很感兴趣,认为嫘祖出生在盐亭找到了合法依据。弥补了嫘祖圣地碑轩辕之丘西陵氏远近适宜的孤证。中午吃自助餐时,袁县长当着陈朝先书记对石云龙说:我把你写的《嫘祖诞生在盐亭的二十二条佐证》已亲自送到中央文化部同志的手中,陈朝先书记表示赞赏。同年8月,中华炎黄文化会召开常务理事会时,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在杨万忠副会长的倡议下把《嫘祖诞生在盐亭的二十二条佐证》分送给每人一份,影响很大。对迎来2016年3月17至18日,海峡两岸在盐亭嫘祖故里召开祭祀嫘祖大典,起到了一定作用。
       重要题示:近年来,嫘祖圣地为何多,今后还会更多。  其论点,前文已述。来自2006年9月,炎黄文化会常务副会长鲁淳,在河南西平嫘祖文化研究会所言:黄帝和嫘祖其足迹遍天下的论断......所以嫘祖出生地多数并存就不奇怪了,但原生地只有一处即出生地。国务院对黄帝和嫘祖的原生地,一贯持谨慎态度,如2015年6月25日国务院参事室正式命名并授牌“世界丝绸之源花钱山漾”丝片迄今有4200年,晚嫘祖野蚕家养近300年,此信息来见《人民日报》而仅见《参考消息》来自美国报道。
       “嫘祖圣地”非“嫘祖故里”,“嫘祖圣地”是属于足迹所至,如果具备了一定条件,就可以授给“嫘祖圣地”的光荣称号。黄帝和炎帝偕同。2007年7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西平县为“中国嫘祖文化之乡”的光荣称号。2008年7月23日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同意为盐亭“嫘祖文化圣地”授牌的复函。希望做好授牌的各项准备工作,届时我会将派专人参加授牌仪式。可能是因不是嫘祖故里的称号,盐亭把授牌仪式一直拦执。有人竟说:研究嫘祖文化的目的是为了开发,开发就对了。把“嫘祖文化研究会”更名为嫘祖文化开发研究会,从此停止了嫘祖文化研究寻根的活动。直到2016年3月18日才接受了中华炎黄文化会授给盐亭“嫘祖文化圣地”的光荣称号。2017年4月11日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又授了湖北省定远县“嫘祖圣地”的光荣称号。2015年10月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领导专程来盐亭考察嫘祖文化石云龙有幸会见原常务副会长鲁淳,畅谈了一小时,我赞扬他2006年11月在西平会议上的讲话,这个讲话是继续掀起对炎黄和嫘祖文化的研究,特别是在嫘轩寻根方面是有力的号令。他说你写的《四川盐亭河南西平谁是嫘祖故里》我看后说,你专研的很深,感谢你!他问我今年多大了,我说88岁,他说长他三岁。他给我题词留念,其词曰:“弘扬嫘祖文化,建设和谐盐亭”并说给西平也是这样题的:“建设和谐西平”,研究嫘祖文化,必须以史为鉴,可以正历史,以人为鉴可以正衣冠。从此我所撰有关“嫘轩寻根”都寄他矫正。
       近十余年,嫘轩文化研究都是遵循鲁老所言,黄帝和嫘祖他们的故里只能有一处,其他都是他们足迹所至的次生地,次生地仍可祭祀,享受黄帝和嫘祖的荣光。然而称号只能是“圣地”之称,他们的故里究竟在何处,按照鲁淳副会长所讲具体年代孰先孰后,开展各抒己见、百家争鸣,按照四条原则是学术繁荣和文化普及的好现象。也是促使大家进一步学习研究,最终达到共识,实实在在的诞生地。按照鲁老的思维,今后的大局是:伏羲故里在天水早成定论,炎帝故里在宝鸡,国家已作定论,黄帝故里按《山海经》应在汶川县布瓦村,嫘祖故里在盐亭(唐碑)其余都应是足迹所至的圣地,圣地同样享受祭祀。故里为拜祖,葬地为祭祀。这是鲁老所言“弘扬先祖文化建设和谐社会”完全符合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说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相一致。
       最后几点说明。1、“黄帝有熊氏”之词的来历。《五帝本记》记载: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妃。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上文大意是:春秋以前,先祖的姓氏和国号没有分别。如黄帝的姓名轩辕或轩辕氏,又叫轩辕之国《山海经》尤是称呼,到了春秋孔子删定诗、书时才把国和姓氏分开以章明德这是有熊之词的由来。说明有熊是黄帝的国号,并非黄帝故里。
      《五帝本记》记载:炎帝欲侵诸侯,轩辕教熊、罴等六种野兽与炎帝战于版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孔子删《尚书•禹贡》时,唯独蜀国首贡熊、罴两种野兽作为贡品。说明古蜀国是熊、罴的老家。《蜀王本记•夏书》曰:“蜀宝有锦、绣”其他进贡的绢。而蜀国贡的是锦、绣说明黄帝与蜀国的关系。后来疑古派人篡改史籍,误导黄帝组织的是六种野兽为名作的部落,与黄帝战于版泉之野。又说《禹贡》时七州都贡有丝绢,唯独梁州和雍州无绢作贡品。疑古者目的是贬低古蜀国的文明史不承认黄帝与蜀的关系。
       2、新郑有熊之都的来历。
       新郑谓有熊之都之词,来源于西晋,皇甫谧作《帝王世纪》该书至宋朝已佚传。
     《黄帝汇典》记载《帝王世纪》云:黄帝都涿鹿,或曰都有熊(来源于初学记)。黄帝都涿鹿在上谷。或曰:黄帝都有熊,今河南新都是也。(来源于御览)
       黄帝有熊氏,母曰附宝孕二十四月生黄帝于寿丘,寿丘在鲁东门北二十里(源路史)
       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生于封丘(源于辞史)
      黄帝生于寿丘,在鲁东门之北,少昊自穷桑登帝位,穷桑在鲁北,后徙典阜。(源于正义)
       或言“新郑”县,故有熊之墟,黄帝之所都也,郑氏徙居之,故曰新郑也(源水经注卷二十二引)
       《炎黄汇典》类似的资料记载还有数十条不再录。
       上文充分说明,黄帝在新郑建都仅是皇甫谧一家之说,把新都列入“黄帝圣地”的光荣称号是可以的。如果有人主张新都是黄帝的故里与四条原则完全相悖。严重违背了史学观,会成为历史的罪人,难道不可悲吗?
       本文敬请盐亭县委袁明书记、县长向赟宣传部祝部长阅读、斧正。
       本文文责自负请原文使用。


                                     作者: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顾问
                                     盐亭县嫘祖文化开发研究会顾问
                                     2017年5月21日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5-23 21:33:01 | 显示全部楼层
历代名家研究《山海经》记载黄帝诞生在岷山
即是距今4800年的汶川县布瓦村遗址石云龙

凡论述黄帝、嫘祖诞生地,当代史学家提示,四条原则。第一,先秦以前就有其人。第二,先秦以前就有史书记载。第三,要有考古文物做支衬。第四,黄帝和嫘祖出生地远近要适宜,绝非北拜黄帝南拜嫘祖的说法,否则就是一句空话。
《山海经》条条经文记载黄帝出生在岷山,即今汶川县布瓦村遗址,《山海经》的作者是谁!自古有名言:“大禹行之,伯益记之”大意说:大禹治水,帝尧派伯益相助,伯益跟随大禹治水所到之处的实录,《山海经》是中国上古最古老的地理名著。
一、历代名人评注
1、《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有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棲为吉,不寿者乃八百岁”。
上文的关键词是“江山”二字,“江”指的是岷江,“山”指的是岷山,大意是:“轩辕之国,在岷江流域,岷山的南边,住在这里的人没有凶夭,可以长寿。”
名家评注:
西晋著名史学家郭璞云:“轩辕之国,在岷山之南。”
清朝著名史学家,郝懿行云:“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此云岷山者,以大江出岷山故地。”
两位著名史学家均明确论证,黄帝所居轩辕之丘,在岷江流域,岷山的南边。
2、《山海经•海外西经》:轩辕之国在穷山之际,不寿者八百岁。
名家评注:
四川大学著名史学家,袁珂教授注云:《大荒西经》云:“有轩辕之国,江山之南棲为吉”。《西次三经》亦有“轩辕之丘”郭璞注云:黄帝居此,即此是也。
上文大意是说《大荒西经》有“轩辕之国,在江山之南棲为吉”。与《西次三经》有“轩辕之丘”是“同地而异名”,都是言黄帝的出生地在岷山。
3、穷山在其北,不敢西射,畏轩辕之丘。在轩辕国北。其丘方,四蛇相绕。
名家评注:
对于黄帝出生地在“穷山”西晋初皇甫谧撰《帝王世纪》,(215-282),皇甫谧认为黄帝出生于寿丘,寿丘在鲁东门之北二十里。皇又言:黄帝之孙昌意之子颛顼高阳氏,自穷桑徙商丘。皇又言:黄帝之子少昊于穷桑,都曲阜,地在鲁城之北。皇又言颛顼高阳氏尝居空桑。皇又言:《山海经》曰:轩辕之丘在穷山之际,西射之南。皇甫谧认为:“穷山”“穷桑”,山与桑一音之转,是同地异名,故皇甫谧言:《山海经•西山经》所载“轩辕之丘”在“穷山之际”。皇甫谧认定,穷山在鲁东门北二十里,是黄帝的出生地,唯推崇四川大学著名史学家袁珂撰《山海经新辞》珂案:《楚辞•天向》云:“阻穷西征,岩何越焉?化为黄熊,巫何活焉?咸播秬黍,莆雚是营,何由并投,而鲧疾修盈?”此数语自来多不得其所。自唐兰《天问•阻穷西征新解》(禹贡半月刊)(第七卷第123期合刊)一文出谓“穷”即《山海经•海外西经》“穷山”,“鲧尸剖而生禹,其尸体遂化为黄熊而西征,被阻于穷山,卒越岩而南,求活于诸巫”,乃豁然贯通焉。鲧所“阻”之“穷”,确即此穷山,因巫咸国在其南,去此不远也。此“穷山”即“岷山”
《楚辞•天问》是战国时期,爱国词人屈原被放逐,彷徨于山泽,作《天问》,全诗373句,1560言,完全是问句构成,一口气对天、对地、对自然、对社会、对历史、对人类、对人生提出173个问题,被誉为千古至奇之作。历代史学家多有注解:
屈原原文               解白文
    阻穷西征,        鲧被放逐不准西行,
    岩何越焉,        高山峻岭怎么越行?
    化为黄熊,        鲧化为神通的黄熊,
    巫何活焉?        神巫为什么使他复活?
    咸播秬黍,        鲧治水让人们种上了黑色的黍籽。
    莆雚是营。        水进河畔长满了香花瑞草。
何由并投?        鲧有功于民,为何仍然遭到了驱逐,            
                  同四凶一样摒弃。
而鲧疾修盈?      使他身后长背恶名呢?  
本文的关键词是“穷山”,因《山海经》告诉人们黄帝的出生地轩辕之丘在穷山的北面,战国时期的屈原告诉人们穷山就是岷山,乃豁然贯通焉。
4、《山海经•西山经》云:又西曰轩辕之丘,无草木。洵水出焉,南流注于黑水。
名家注言:
西晋史学家郭璞云:“黄帝居此丘,娶西陵氏女,因于轩辕丘。”
“轩辕之丘”之辞,始见于《世本》,《世本》是战国时期越国人所作,其文云:“黄帝居轩辕之丘”娶于西陵氏之子,谓之嫘祖,产青阳及昌意,青阳降居泯水,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于浊山氏之子,谓之昌仆,产颛顼。至西汉司马迁引《世本•帝系篇》作《五帝本记》帝系是指黄帝(嫘祖)子孙传代系数。其文曰:“黄帝居轩辕之丘,而娶于西陵之女,是为嫘祖,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一曰玄器,是为青阳,青阳降居江水,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是为帝颛顼。”  
《世本》所载《帝系》据考来源于孔子所著《五帝德》及《帝系姓》。孔子生于公元前551的春秋时期。《山海经•西山经》所载“轩辕之丘”之辞,西汉刘向之子刘歆上汉宣帝书称《山海经》是夏禹和伯益所著,是中国最古老的地理经书。早孔子一千多年说明春秋时期孔子所作《帝系姓》的资料,亦来源《山海经》是有依据的。可谓黄帝居轩辕之丘有史可考。是历代圣贤所为,是信史并非虚构。
“轩辕之丘”究竟在何处,《山海经》条条经文记载“轩辕之丘”在岷山,然而岷山山脉绵延千余里,史学家研究了几千年。各持己见,无所作为,然而《成都晚报》2009年6月18日报道。记者从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获悉,该所与汶川县、阿坝州文管所联合开展田野考古调查,在汶川县威州镇发现和确认一处新石器时代遗址--布瓦遗址。该遗址距今约4800年,与成都宝墩遗址为同一文化体系,是三星堆文化的前身,黄帝于岷江上游迁徙至成都平原的传说,于此找到了一定历史依据。说明“黄帝的故乡在汶川”        早期的成都人,先祖故乡就在汶川。
据介绍,布瓦遗址位于汶川县威州镇布瓦村三组(龙山组),岷江与杂谷脑河交汇处附近,地处岷江西岸、杂谷脑河东北岸。分布面积5万平方米,保存较好的中心区面积近1万平方米,海拔2100米。遗址表面原为一个斜坡,现已改建为梯田。调查发现的原生文化层厚度0.3-0.5米,上部的晚期覆盖层厚达约3米。工作队在遗址范围内采集到很多陶片、石器等遗物,其中磨制的残石斧2件,砺石1件,打制饼形器1件。4800年前的灰坑、红烧土和炭屑堆积等遗迹现象还存在。
考古者告诉记者,采集的陶片特征与成都宝墩遗址同属一体系文化,是三星堆文化的前身,均属于四川盆地新石器时代的本土文化系统,距今年代约4800年。布瓦遗址将进一步挖掘和研究。
印证:三星堆文化可能传承于此。长期从事川西高原考古调查发掘研究,并在岷山上游进行野外考古工作近10年的陈剑告诉记者,经过初期考察判断,处于岷山上游地区的布瓦遗址文化很可能就是宝墩文化的渊源,三星堆文化也可能都传承于此。“正好印证了《山海经》记载黄帝出生地轩辕之丘在岷山的说法”
专家说法:布瓦遗址正是黄帝故乡
那么,汶川县布瓦遗址是黄帝部族迁来成都之前的居住地,记者采访了省社科院历史学研究员谭继和表示,从目前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布瓦遗址应是宝墩遗址文化的直接源头之一,具有相当重要的考古价值,表明了蜀文化发生、形成、迁徙、交流、交汇的过程和特征,也是蜀文化从岷山走向成都平原的重要佐证。黄帝的传说是有真实历史内核的。他们的部族也是存在的,只是被神话了。“可以这样认为,布瓦遗址正是黄帝部族迁到成都平原之前的故乡!”
位于成都川西平原岷江中游新津县龙马乡宝墩村古城遗址,距今4600年,应是黄帝在四川初次建都王城。
国务院公布新津县岷江边宝墩古城遗址为“成都平原史前遗址”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宝墩古城址位于新津县城西北5公里的龙马乡宝墩村,在城址的台地中心,有两块大石碑,书云: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成都平原史前城址”(新津宝墩),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二00一年六月二十五日公布,四川省人民政府立。
岷江中游宝墩古城史前遗址,是黄帝时期全国最大王城。应是黄帝在蜀地的初建王城。《炎黄汇典•考古卷》记载:近年来在长江上游地区的成都平原,发现了新津县宝墩古城址。
该城墙的建筑方式,解剖分析,为平地起建,边堆土、边拍打或夯打的堆筑法,它的年代,据碳十四测定为距今4600年左右,属龙山文化黄帝时期的遗址。
宝墩古城址位于新津县城西约5公里的龙马乡宝墩村,城址平面略成长方形,南北城墙各长约600米,东西城墙各长约1000米,面积达60万平方米以上,是龙山文化最大的城址。城垣确信系人工夯筑,在四川地区是属首次发现,像这样的遗址是在原始聚落基础上发展起来的。这对研究长江上游早期文明的形成具有重要的学术价值。可以确认“宝墩时期的人们过着定居的农业生活,兼有采集和渔猎。更为重要的是宝墩时期的人们已经筑起规模巨大的城垣,其周长达3200米。在当时,要进行如此浩大的工程并非易事,没有相当的必要是不可能修筑的。”
汶川布瓦村遗址,距今4800年,是龙山文化时期黄帝的先祖少典氏遗址,以是黄帝的遗址,与成都平原宝墩古城遗址是同一文化体系,为此证明《山海经》条条经文记载黄帝出生在岷山不是虚构的传说,而是实实在在的历史事实。致于黄帝的先祖少典氏是如何从渭水流域的上游迁徙到岷山上缘的,有专文述(《山海经》佐证黄帝诞生在布瓦对为何被误为蚕丛遗址)。
下面概述三个问题:
第一、蜀之为国,不是开始于蚕丛,而是始于黄帝。
《华阳国志•蜀志》引《蜀王本记》云:蜀之为国,肇於人皇,与巴为囿,至黄帝,为其子昌意,要娶蜀山氏女,生子高阳,是为帝颛顼,颛顼封其支庶于蜀,世为侯伯,历夏、商、周、武王伐纣,蜀与焉。
上文的关键词是“蜀之为国,肇於人皇,至黄帝”十一字。黄帝本三皇之一的人皇,黄帝既然是蜀国的开国之君,为何又说到了黄帝之时,黄帝为其子昌意要蜀山氏女,说明前者的人皇是黄帝的先祖少典氏於4800年在布瓦村遗留下来的遗址。后来黄帝继承了人皇之后,是在情理之中。这里请史学者注意《五帝本记》云: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女,生子高阳,是为帝颛顼,颛顼继承黄帝位后,封他次妃之子蚕丛於蜀,世代为古蜀诸侯,历经夏、商、周、武王伐纣、蜀侯以参与了。
上文明白告诉人们,黄帝是蜀国的开国君主,蚕丛是黄帝之孙,颛顼继承黄帝之位后,才封他的次妃生的儿子名蚕丛於蜀,世代为诸侯,怎么能说蚕丛是蜀国的开国之主呢?蚕丛是蜀国的开国之主的说法明知是谬误,其谬误在四川为何延续了几千年,而且好像根深蒂固,其原因正如:四川嫘祖文化促进会常务副会长段渝在1999年《海峡两岸研讨会》撰《四川省软科学研究项目》在《黄帝、嫘祖与巴蜀关系的真伪》一节中指出:“嫘祖是黄帝正妃,历代载籍略无异词,黄帝为其子昌意娶蜀山氏女。”历代载籍亦无歧义,历代载籍所提供的相关内证,如此一致,应当说是信史,但遗憾的是,论者当中对此史实持怀疑态度,仍不乏其人,究竟原因,不外有二,一是疑古过甚,怀疑一切,一是认为巴蜀古为西戎,南夷,不当上承黄帝的后裔,成为帝颛顼德母家,显然这是“内诸夏,而外夷狄,”那样一种“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陈腐观念在作怪,其实质是中华文明起源于於中原论在作怪。可见要纠缪释疑,必须正本清源,才能回到历史的原貌。可惜这段5000多字的铭言,后来的盐亭嫘祖故里文艺杂志转载该文时,被全部删掉。其原因可能是盐亭有人怕承担否定中华文化中原论的风险。其实是自欺欺人、作茧自缚,成为历史的罪人,因为古蜀文明史,迟早会正本清源,现在是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时候了。
古蜀文明不是孤证。
笔者石云龙于本年4月12日专程前往西南交通大学拜会释注《华阳国志》首席释注专家汪啟明博士,我们开门见山畅谈如何继续开展弘扬西汉时期,杨雄撰著《蜀王本纪》的史学观精神。汪博士乐意为拙作写序言,并合影留念。两周后汪博士电告石云龙他对拙著之一的《中华民族-元化(指帝系)与中华文化中原论的区别》特别感兴趣。他认为我国几千年来中华文化误以为发源於中原且根深蒂固,石老你说到点子上来了。必须纠误。如此说明弘扬古蜀文明终于觅着知音同路人了。
《炎黄汇典》总编李学勤对黄帝与古蜀文明早已定论。李学勤在《古史,考古学与炎黄二帝》撰文中指出,长期以来,大家讲黄河是中华文明的摇篮,这句话今天仍然是正确的。特别是文明早期的几个朝代,所定都城都在黄河下游流域。可是谈到“文明的起源”考虑到当前考古成果,应该认为长江流域有着同样重要作用,长江地区从考古文化来看,是相当进步的,绝对不是人们讲的西戎南夷落后的地位。李学勤认定长江上游,成都川西平原新津县龙马乡宝墩村古城遗址,距今4600年。应属龙山文化,是黄帝在四川初次建都王城,认定《山海经》、《世本》、《史记》、《纪年》、《大载礼•帝系》等书都详细记载了黄帝与古蜀的关系,这些都应是信史。
第二、汶川羌族是黄帝子孙大禹后裔的由来。
《史记•夏本记》记载:夏禹,名曰文命,禹之父曰鲧,鲧之父曰颛顼,颛顼之父曰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禹者,黄帝之玄孙,而帝颛顼之孙也,禹之先祖昌意及父鲧皆不在帝位为人臣。此传代系数,疑古者提出与舜之传代系数为何差异甚大何故?《五帝本记》记载舜的传代系数为:
虞舜者,名曰重华。重华父曰瞽叟,瞽叟父曰桥牛,桥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父曰穷蝉,穷蝉父曰帝颛顼,颛顼父曰昌意。以至舜七世矣。自从穷蝉,皆微为庶人。
司马迁作《史记•夏本记》交待待很清楚,禹之先祖及父鲧为人臣。说明为庶人者皆未记载。有疑古者提出应该像虞舜传代系数有个明确的交待。然而《山海经•海内经》却有明确记载云:伯夷父生西岳,西岳生先龙,先龙生氐羌。如像虞舜传代系数排列则为:禹之父鲧,鲧之父曰氐羌,氐羌之父曰先龙,先龙之父曰西丘,西丘之父曰伯夷,伯夷之父曰颛顼,颛顼之父昌意,昌意之父曰黄帝。可见黄帝至舜共九世,与黄帝至禹九世完全相同。真是无巧不成书,不是巧合而是历史的必然,说明《山海经》是一部历史奇书。笔者石云龙于本月上旬专程到汶川县布瓦村考察黄帝遗址,临街有座“禹羌宫”据说禹的先祖是羌族,难道又是一次巧合吗?不!又是一次历史的必然。诚然难免还有一些抵触有另文交待。
第三、近年来嫘祖圣地为何多?今后还会更多!
    近期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
为此全国各地都在争先创建文化大省,特别是那些著名的老牌文化大省更不甘落后,争创炎帝、黄帝和嫘祖的诞生地和归葬地。但是,一个人的生地和葬地,不是以人们意志为转移就能得到的。正如2006炎黄文化会在河南省西平县研究嫘祖诞生地时,著名史学家朱紹侯为之写序强调指出的:嫘祖功盖华夏,凡是其足迹所至都有嫘祖传说流传,不乏嫘祖生活遗迹存在。但从严格意义上讲,出生地只能有一处,换句话说,故里应该只有一处,而且出生地肯定故里,嫘祖也有原生地和次生地之别。与会学者在论及嫘祖故里时提出(四条原则内容即本文的开头语)后来《文物出版社》出了一本《嫘祖文化研究》,把中华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撰文列入该书的会议纪要与讲话。其文言:西平嫘祖文化有深远的历史渊源,西平作为嫘祖故里的主要依据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甘肃武威出土的西汉王仗简有“汝南西陵县”的记录。二是在西平县董桥等遗址,大量是仰韶文化,黄帝时期的文化器物。三是西平距“轩辕之丘”“有熊之墟”的黄帝故里新都较近。作为与轩辕氏黄帝联姻的西陵氏这个地理位置是十分重要的。但是他最后提出:嫘祖和黄帝是距今四五千年前的中华民族人文始祖,由于年代久远,有些问题见仁见智,难有定论,是完全正常的,也为我们留下了进一步研究的深题。黄帝和嫘祖作为族团世袭领袖的称号,都经历了若干代的传承发展,又不断迁徙,因此他们的故里、陵墓等文化遗址多处并有就不奇怪了。至于具体年代和孰先孰后,开展各抒己见、百家争鸣,是学术繁荣的文化普及的好现象,也促使大家进一步学习研究的必要。
到二〇〇七年九月笔者石云龙有幸得到了《嫘祖文化研究》这本书。记载了全国史学家50篇论文,都以武威出土的西汉王仗简有河南汝南郡有西陵县的记录,认定西平是嫘祖故里。有趣的是,为该书写序的朱紹侯教授开始强调《武威汉简》的重要性到了极点,“如果没有汉简这一条,嫘祖出生西平就不用说了”。但他又为该书写了一篇论文题目是《嫘祖故里试探》。该文又对汉简提出了质疑。从而推翻了汉简的重要性,体现了朱教授是当今负责人的历史学家。为此笔者石云龙以此为契机,撰写了《浅析西平嫘祖文化研究》和《嫘轩寻根颂》,颂词曰:嫘祖诞生西陵氏,黄帝居住在轩辕,西陵轩丘今何在,先秦史籍有铭言,《山海经》证轩辕丘,方位座落在岷山,轩辕之丘有多说。《帝王世纪》在穷山,穷山之际无法考,天话相传几千年,《楚词天问》金光闪,阻穷西征返家园,云山阻隔难如愿,化为黄熊越过山,鲧尸西征谜底解,一石击破井底天(穷山即岷山),嫘祖教民把蚕养,足迹所至都有传,元妃辅助轩辕帝,一统华夏建江山。西陵究竟在何处,全国各地乱纷纭,河南西平尤为甚,十支汉简证西陵,专家学者捧西平,连篇累牍压盐亭,云龙见此心焦碎,专研琢磨汉简文。浅析《西平嫘祖研究》,无理无据胡篡云。汉简本是民间语,并非兰台御史文。汝南西平远离古,不是古代真西陵,论文刊登光明网转载西平《论史坛》。专家学者默无语,明智学者笑开颜。从此西平大检点,网文关闭少妄言。2015年盐亭县委陈朝先主持召开嫘祖文化研究会,笔者石云龙发言后把嫘祖寻根颂,呈送给陈朝先书记,他阅后转交给袁明县长并对袁县长指着《嫘祖寻根颂》说:写得好!受到盐亭县委两位领导的赞扬。值得注意的是,盐亭县委两位领导对《山海经》佐证黄帝出生在古蜀岷山很感兴趣,认为嫘祖出生在盐亭找到了合法依据。弥补了嫘祖圣地碑轩辕之丘西陵氏远近适宜的孤证。中午吃自助餐时,袁县长当着陈朝先书记对石云龙说:我把你写的《嫘祖诞生在盐亭的二十二条佐证》已亲自送到中央文化部同志的手中,陈朝先书记表示赞赏。同年8月,中华炎黄文化会召开常务理事会时,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在杨万忠副会长的倡议下把《嫘祖诞生在盐亭的二十二条佐证》分送给每人一份,影响很大。对迎来2016年3月17至18日,海峡两岸在盐亭嫘祖故里召开祭祀嫘祖大典,起到了一定作用。
重要题示:近年来,嫘祖圣地为何多,今后还会更多。  其论点,前文已述。来自2006年9月,炎黄文化会常务副会长鲁淳,在河南西平嫘祖文化研究会所言:黄帝和嫘祖其足迹遍天下的论断......所以嫘祖出生地多数并存就不奇怪了,但原生地只有一处即出生地。国务院对黄帝和嫘祖的原生地,一贯持谨慎态度,如2015年6月25日国务院参事室正式命各并授牌“世界丝绸之源花钱山漾”丝片迄今有4200年,晚嫘祖野蚕家养近300年,此信息来见《人民日报》而仅见《参考消息》来自美国报道。
“嫘祖圣地”非“嫘祖故里”,“嫘祖圣地”是属于足迹所至,如果具备了一定条件,就可以授给“嫘祖圣地”的光荣称号。黄帝和炎帝偕同。2007年7月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命名西平县为“中国嫘祖文化之乡”的光荣称号。2008年7月23日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同意为盐亭“嫘祖文化圣地”授牌的复函。希望做好授牌的各项准备工作,届时我会将派专人参加授牌仪式。可能是因不是嫘祖故里的称号,盐亭把授牌仪式一直拦执。有人竟说:研究嫘祖文化的目的是为了开发,开发就对了。把“嫘祖文化研究会”更名为嫘祖文化开发研究会,从此停止了嫘祖文化研究寻根的活动。直到2016年3月18日才接受了中华炎黄文化会授给盐亭“嫘祖文化圣地”的光荣称号。2017年4月11日中国炎黄文化研究会又授了湖北省定远县“嫘祖圣地”的光荣称号。2015年10月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领导专程来盐亭考察嫘祖文化石云龙有幸会见原常务副会长鲁淳,畅谈了一小时,我赞扬他2006年11月在西平会议上的讲话,这个讲话是继续掀起对炎黄和嫘祖文化的研究,特别是在嫘轩寻根方面是有力的号令。他说你写的《四川盐亭河南西平谁是嫘祖故里》我看后说,你专的很深,感谢你!他问我今年多大了,我说88岁,他说长他三岁。他给我题词留念,其词曰:“弘扬嫘祖文化,建设和谐盐亭”并说给西平也是这样题的:“建设和谐西平”,研究嫘祖文化,必须以史为鉴,可以正历史,以人为鉴可以正衣冠。从此我所撰有关“嫘轩寻根”都寄他矫正。
近十余年,嫘轩文化研究都是遵循鲁老所言,黄帝和嫘祖他们的故里只能有一处,其他都是他们足迹所至的的次生地,次生地仍可祭祀,享受黄帝和嫘祖的荣光。然而称号只能是“圣地”之称,他们的故里究竟在何处,按照鲁淳副会长所讲具体年代孰先孰后,开展各抒己见、百家争鸣,按照四条原则是学术繁荣和文化普及的好现象。也是促使大家进一步学习研究,最终达到共识,实实在在的诞生地。按照鲁老的思维,今后的大局是:伏羲故里在天水早成定论,炎帝故里在宝鸡,国家已作定论,黄帝故里按《山海经》应在汶川县布瓦村,嫘祖故里在盐亭(唐碑)其余都应是足迹所至的圣地,圣地同样享受祭祀。故里为拜祖,葬地为祭祀。这是鲁老所言“弘扬先祖文化建设和谐社会”完全符合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说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相一致。
最后几点说明。1、“黄帝有熊氏”之词的来历。《五帝本记》记载:自黄帝至舜、禹皆同姓而异其国号,以章明德。故黄帝为有熊,帝颛顼为高阳,帝喾为高辛,帝尧为陶唐,帝舜为有虞,帝禹为夏后,而别氏姓姒妃。契为商,姓子氏。弃为周,姓姬氏。上文大意是:春秋以前,先祖的姓氏和国号没有分别。如黄帝的姓名轩辕或轩辕氏,又叫轩辕之国《山海经》尤是称呼,到了春秋孔子删定诗、书时才把国和姓氏分开以章明德这是有熊之词的由来。说明有熊是黄帝的国号,并非黄帝故里。
《五帝本记》记载:炎帝欲侵诸侯,轩辕教熊、罴等六种野兽与炎帝战于版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孔子删《尚书•禹贡》时,唯独蜀国首贡熊、罴两种野兽作为贡品。说明古蜀国是熊、罴的老家。《蜀王本记•夏书》曰:“蜀宝有锦、绣”其他进贡的绢。而蜀国贡的是锦、绣说明黄帝与蜀国的关系。后来疑古派人篡改史籍,误导黄帝组织的是六种野兽为名作的部落,与黄帝战于版泉之野。又说《禹贡》时七州都贡有丝绢,唯独梁州和雍州无绢作贡品。疑古者目的是贬低古蜀国的文明史不承认黄帝与蜀的关系。
2、新郑有熊之都的来历。
    新郑谓有熊之都之词,来源于西晋,皇甫谧作《帝王世纪》该书至宋朝已佚传。
《黄帝汇典》记载《帝王世纪》云:黄帝都涿鹿,或曰都有熊(来源于初学记)。黄帝都涿鹿在上谷。或曰:黄帝都有熊,今河南新都是也。(来源于御览)
黄帝有熊氏,母曰附宝孕二十四月生黄帝于寿丘,寿丘在鲁东门北二十里(源路史)
黄帝有熊氏,少典之子,生于封丘(源于辞史)
黄帝生于寿丘,在鲁东门之北,少昊自穷桑登帝位,穷桑在鲁北,后徙典阜。(源于正义)
或言“新郑”县,故有熊之墟,黄帝之所都也,郑氏徙居之,故曰新郑也(源水经注卷二十二引)
《炎黄汇典》类似的资料记载还有数十条不再录。
上文充分说明,黄帝在新郑建都仅是皇甫谧一家之说,把新都列入“黄帝圣地”的光荣称号是可以的。如果有人主张新都是黄帝的故里与四条原则完全相悖。严重违背了史学观,会成为历史的罪人,难道不可悲吗?
本文敬请盐亭县委袁明书记、县长向赟宣传部祝部长阅读、斧正。
本文文责自负请原文使用。


             作者: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顾问
                   盐亭县嫘祖文化开发研究会顾问
                        2017年5月21日

(此稿为杨万忠修改稿)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1 11:15:52 | 显示全部楼层
石老的研究更深了!赞!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6-5 22:00:51 | 显示全部楼层
向石云龙老先生学习
点评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