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四川省嫘祖文化促进会交流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15|回复: 0
收起左侧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五探访安佛的教育史(下)/陈朝伟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9-29 14:5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绝恋钓鱼岛 于 2016-9-29 14:59 编辑

              走进盐亭安佛篇之五探访安佛的教育史(下)
                           陈朝伟
       微信流行,老幺跟不上时代步伐,也终于买了一个能能够玩微信的智能手机。爱疯是癫子用的,据说米国人藐视中国主权的存在,本人不刁此货。有了微信,就可以和亲朋好友聊天说事。中师的同学都是上班族,除了寒暑假唠嗑外,大家一般沉入水底。最活跃的是初中同学群,嘘寒问暖后,大家要求每个人作自我介绍。开始时,我尽量回避此类话题。蒙着头抢红包,“一婚也是爱,两分还是情”,抢得越多越好,所谓多多益善。你一言,我一语,距离拉近了,个个都是乌鸦啄豆渣——成了白嘴子。说是周末休息,结果周末成为手机党。红包抢多了,话说多了,有些问题就必须交代,我最头疼的是老同学回家拜访母校事宜。母校是我曾经学习的地方,是我曾经工作的地方,是我曾经生活的地方。他们回之前要咨询我,离开后要查问我。
      昔日辉煌的安佛学校如今人烟稀少,造成这种局面有大势所趋,也离不开人的因素。大趋势为:安佛乡被裁撤,邮电所被撤销,信用社差一点也搬走;5.12后家长们纷纷到八角、金孔、盐亭、绵阳等外地购置住房,孩子也随之带走;附近规模较大的学校因有意突出业绩也吸收了部分学生。人的因素也是安佛学校加速衰落的重要因素。2008年秋,主要领导发生变化,新官上任三把火。新人将火烧得旺旺的,大家仿佛看到古校将“凤凰涅槃”。一年后,大家才发觉滔滔不绝不是治世之才。条条款款如同出自“法家”之手,“刑不上大夫”仿佛是定规矩者的“免死金牌”。鬼鬼祟祟的系列行为已经令人作呕,主席台趾高气扬的指责、斥骂逐渐引起大家的不满。不和谐的会场气氛终于导致两位老领导的现场愤懑和质问。倒也聪明,两位老人第二年被请去颐养天年。山中没有老虎,申猴大显神威。刚愎自用,排除异己,煽风点火,随意打小报告……2011年6月,一意孤行终致地火的喷发。盖子被揭开,事情大白于天下,可怜的安佛独自承受这份阵痛。2011年秋,在文办的坚强领导行下,九年级被裁撤,只余七八年级苟延残喘。2012年秋,初中成为了历史。
      按理来说老幺应该是说得脱走得脱,可是钱主任对此耿耿于怀,幸好老幺遇到了贵人,终于改变了工作环境。本人当着贵人表态:立志重新做人、虔心治学、踏实从教。谁曾想钱主任亡我之心不死,退居二线后伺机言我的不好。我常想:你干嘛不依不饶的?我也是受害者。你等当初污我谋私利而添麻烦,时至今日,我那可怜的利息款还是一张条子!抗战八年,终有结果,如今条子保存八年依然睡卧箱底,看来这条子被有意无意安排为安佛学校衰落的历史证据。
      抛除烦恼,暂时忘却母校有关的忧愁。每逢周末,天南海北,大家闹得欢腾。话题涉及自然风光、风土人情。
      早晨,海娃从武汉三镇发来问候;夜晚,中兵兄弟代表新疆人民送上祝福。山西的宁妹妹送来陈醋,王同学洪姐姐遥寄汾酒。绵州酒店的任英等待大家欣赏特色米粉;静女子说“我欢迎光临”;热情不过任定全,每天都向大家呈上鲜美的牛奶。得毅三娃常道他没有读多少书,我说他把社会大学念得好,洞坝子半天甩句“苍穹我永艳”,惠英、金萍、秀儿虽然哭笑不得,却也连连称是,另三鹰毫不客气送上白眼……贵州打拼的问明陈总永远那么年轻、那么充满活力,远在千里之外的煜娃总是给大家带来惊喜,德芬、志军两姊妹关键时候呈上几句温馨。世道变化大,勤奋的良春、泽民车儿一响黄金万两,两人总是较真谁的“滚滚”转得圆。老幺喜欢占点小便宜,不知道哪天可以免费搭乘,此事值得期待。待到廷梅绽放、莲花争艳时,牦牛哥永远伫望青天,然后潇洒一阵红包雨……亲戚永远不怕我生气,总是对映华说生意兴隆,她不知道我可怜的私房钱是如何变成烟草的。文志常常对波娃说:“哥,你来了吗?”殊不知隐形的翅膀早已随风而去,是疾是病,只凭仕芬“望闻问切”来判定。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25年前的同窗如今分布于大江南北、长城内外,体内流淌着安佛的血液,骨子里秉承着安佛的精神。艰苦奋斗,顽强不屈,他们在各自岗位上大显身手。
      回到小家,大家忘记了工作的压力;忘记了人情世故的纷扰;忘记了生活的烦恼……这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一世繁华难及三年同窗之情那么深、那么淳。一切系恩师所赐;一切系母校联亲。
      2016年8月下旬一天,朋友对我说,安佛成为教学点了,我很是惊讶:千年古校就没有了?
      新学期开始了,我也忙起来了,没有时间、没有精力询问相关情况。上周六,恰好和灰标同志一起共进晚餐。桌上随便问问,他言恢复了。老幺想:“幸事!伯传先生可静心于九泉之下。”


                                                                                                   2016年9月28日截稿

陈朝伟:盐亭县金孔初中教师,盐亭作协会员,文同诗社会员,盐亭416装饰有限公司“企业历史文化传承与发展委员会”顾问。


点评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